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 好自为之
    说到这里,二傻拍了拍朱红丽的脑袋,轻轻摇头,“红丽,嫉恶如仇是好事,但是很多事情,不能只用善恶对错来辨别。就说今天这事吧,首先来说,不管她做了多少错事,她都是你的嫂子,都是一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你把话说得太绝,以后再见面难免尴尬。其次来说,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你家里的长辈和哥嫂姐姐,他们都还没表态,你就迫不及待的阐述自己的观点,难免让人觉得你没礼貌!”

    见朱红丽神色变得有些难看,二傻轻轻摆手,“红丽,我懂你的意思,也知道你并非只是因为友情,而是因为心中的善恶观。可还是那句话,在亲情面前,不能一味追究善恶对错。你嫂嫂一念之差做了错事,在外人看来,的确罪不可恕,应该受到惩罚。但是作为她的家人,不说包庇纵容,却也不能一味去怪罪。看她这年龄,估计也就二十出头,比你大不了多少,说是个大女孩也不为过,不懂事也是可以理解的。这种事情,在没有酿成恶果的情况下,用道德去约束,适当的教训,让她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别再做出这种傻事即可。把规则定得太死,甚至上升到法律高度,实在没必要,而且法律的作用,不也就是教导人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么?”

    不等朱红丽开口,二傻吐了口气,接着说道:“其实今天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闹大了,我可能被闹得身败名裂,可能还会挨打甚至被拘留,闹不大,也就是一个恶趣味的玩笑,并没有太大的实质性伤害。到事情真相基本大白,大家心知肚明的程度,就没必要继续了!这事情追究起来,关乎一个女人的名声,名声对于女人而言,是第二性命。或许廖元梅没有顾及自身名誉,做出这种事的确不太应当,可作为一家人,你总不能将她往死里逼。而且这种事情追究下去,弄不好就闹大了,俗话常说,家丑不可外扬,这事闹出去,面临的可能不只是一个家庭的破灭,还有你们整个朱家被人嘲笑。作为朱家人,在真相不明的时候,尽力去阻止事态发展,是值得赞扬的。但是在事态已经明了之后,继续追究,说得好听是嫉恶如仇,说得难听点就有添乱的嫌疑。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你要真把事情闹过分了,朱家这些人就算明面上不说,暗地里难免记恨于你,你以后在这个家庭,又如何自处?”

    “唉——”

    听到这话,朱红丽看了眼二傻,沉默了片刻,才摇头无奈的叹息,“二哥啊二哥,你这人做事,总是替别人考虑,怎么就不替自己考虑考虑?你说得对极了,我是朱家人,这种事情我的确表现得有些过了。可你是被害者,莫名蒙冤,还险些挨打,你难道就不该替自己考虑下,给自己讨个公道么?”

    “我无所谓!”

    二傻轻轻摊手,“这朗朗乾坤,头顶有青天,公道自在人心!我一直坚信,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十恶不赦的恶人,纵然是违法犯罪,那也是因为迫不得已的理由。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犯错并不可怕,知错能改,就善莫大焉。廖元梅的确走上了歧路,但是她还没错到不可回头的地步。我相信经历了此事,她自会知晓厉害是非,定能改过自新,痛改前非!”

    廖元梅原本还一直咬牙切齿的盯着二傻,待听到这话,顿时惭愧的低下头去。

    院子里朱家那些人,也都沉默下来。

    二傻放出的半截录音,已经让他们大致明白真相,随后二傻这些话,也如同晨钟暮鼓,狠狠敲打在他们心中,让他们默然无语。

    和朱红丽说了几句,二傻转头看向廖元梅的婆婆和公公,接着沉声说道:“两位只差一点,就对我动手,不过我和红丽算是不错的朋友,你们是红丽的长辈,也算是我长辈,我就不计较这事了。希望你们以后遇到事情,能稍微冷静一点。有个故事叫家人与邻居,不知道你们听过没有,说的是一户人家的墙壁快垮塌了,他的邻居和儿子都来提醒他,说墙壁倒塌,难以防贼,让他留意。结果后面下大雨,这个人家里的墙壁真的垮塌,那人家里也遭了贼。可那人第一反应,就是怀疑是邻居偷了东西,因为他觉得,邻居发现了墙壁倒塌的事情。可他却忘记了,还有个人也提醒过他,那就是他的儿子。”

    说到这里,二傻轻轻笑了笑,微微摇头,“后面的内容没必要继续讲,我说这事,就是提醒你们下,有时候最亲的人,也有可能犯错误,不要遇到事情,就本能认为是外人的错。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亲人也好,素不相识的路人也罢,谁都可能是做错事的人,遇到事情先多想想前因后果,别一味包庇亲人。维护家人,保护家人没错,但是太过冲动就不好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我这耐心,去慢慢分析事情的真相。遇到冲动的人,今天怕就闹得不可开交了!人有情法律无情,闹出事情来,法律追究下来,谁都担当不起!你们的儿子和侄女儿,说得非常对,这是个法治社会,不是以前那个混乱的年代,什么都能用拳头和嘴巴解决的了。就算你们真觉得别人做错了什么,那也得让警察来处理,而不是挥舞拳头和工具去制裁别人!”

    微微顿了顿,二傻扫了一眼另外几个人,轻轻说道:“这话是对廖元梅的公婆说的,也是对各位说的。大家都一样,也是红丽的亲人,也算是我的长辈和朋友,我也不希望大家因为冲动,就把事情闹得不可开交!”

    不等这些人开口,二傻就轻轻摆手,“或许在大家看来,我根本就没资格说这种话,也不愿意听。如果真是这样,大家就当我放屁就是了,反正今天这事,我自认为没做错什么,也没做任何对不起这里任何人的事情!我现在就要离开,大家总该不会再找理由阻拦吧?”

    廖元梅的公公走过来,刚要说话,二傻就转头深深看了一眼廖元梅,沉声说道:“廖元梅,今天这事我从未想过闹成现在这样,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你了,是你自己非要陷我于不义,我的确是被逼无奈,希望你能理解。这种事情,可一不可再,我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污蔑,另外有些事情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手里掌握的东西,或许比你想象得多,有时候多行不义必自毙,希望你好自为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