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你会怪我么
    虽然已经是接近盛夏,山里的太阳晒在身上也没有外面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只是让人感觉暖洋洋。

    刚刚下水里浸泡过的朱红丽躺在石板上,不知觉间就陷入了沉睡。

    “不,这不可能!”

    就在朱红丽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二傻的怒吼声。

    突然听到这声音,朱红丽吓得一个哆嗦,猛地坐起来。

    可当她转头看过去,却发现二傻依旧闭着眼,只是双眉紧紧皱了起来。

    “这……”

    朱红丽看着二傻,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二傻。

    就在朱红丽犹豫不决的时候,二傻忽然再次大声哀求起来,“我没错,我的药没问题,让我再看看,求你们,在让我看看她!”

    “我真的没看错,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也相信我的药,我不会错的,绝对不会错的!”

    朱红丽刚要开口叫醒二傻,二傻突然又大声吼了起来。

    “二哥!”

    见二傻不太对劲,朱红丽连忙轻呼出声。

    可二傻并未立即醒来,而是再次怒吼起来,“不!这绝对不可能!”

    “潜意识的记忆,二哥难道……”

    朱红丽内心惊疑不定,咬了咬嘴唇,张开口却没有喊出来。

    “不——”

    就在此时,二傻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啸,从地上一跃而起,狠狠一拳打在石头上。

    砰的一声巨响,河边的巨大石块仿佛也被打得猛烈一震。

    “二哥,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二傻这么用力一拳打在石头上面,朱红丽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死死抱住二傻的手臂。

    被抱住之后,二傻并未低头去看自己血肉模糊的拳头,而是瞪大双眼看着朱红丽。

    他的双眼,没有丝毫焦距,眼中尽是茫然之色。

    看着二傻无神的双眼,朱红丽内心不由得莫名的恐慌起来。

    就在朱红丽不知所措的时候,二傻突然张口,带着惊咦出声,“红丽?”

    他这语气,充满着不确定性,就像是见到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历尽沧桑之后一下子不敢确认,又像是突然见到生离死别的伴侣,内心充斥着疑惑。

    “是啊,我是红丽!”

    朱红丽连忙点头,双手扶住二傻的肩膀,轻轻摇晃着,“二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

    听到朱红丽的话,二傻愣愣的看着朱红丽半晌,才长长吐出一口气,“呼——”

    这一口气吐出去,二傻双眼立即聚焦,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庆幸之色。

    见二傻终于恢复到正常样子,朱红丽稍微放心下来,连忙问二傻,“二哥,你刚才怎么回事?做噩梦了么?”

    “是啊!”

    二傻轻轻点头,“梦到了我很害怕的场景,不过还好只是梦!还好只是梦!还好还好!”

    朱红丽本来想问二傻到底梦见了什么,不过见他神色不是太好,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

    沉默了片刻,朱红丽才轻轻握住二傻血肉模糊的右手,心疼的轻声说道,“二哥,你的手伤成这样,要用什么药啊,你指点我,我去帮你采集。”

    二傻轻轻摇头,从朱红丽手中抽出右手,活动了几下,轻轻摆手,“就皮外伤,不碍事的!”

    “还皮外伤?”

    朱红丽一把抓住二傻的右手,没好气的说道:“你自己看看,这么轻轻一甩,血都溅了一地,都伤成这样子了,还要逞强!”

    “别担心!”

    二傻再次摇头,“我自幼就伤痛缠身,不知道受过多少伤,自愈能力一流,这点伤痛,根本算不得什么!”

    “啊?”

    听到这话,朱红丽惊呼一声,忍不住露出一丝喜色,惊喜的问二傻,“二哥,你恢复记忆了?”

    “没!”

    二傻轻轻摇头,“一直还是那样,断断续续的片段,刚才这句话,也是本能的说出来的。其实我自己都记不得过去的事情,我只知道,自己好像不怎么怕受伤。过年那次你也看到了,我被打成那样,可等我躺一天,第二天基本就没什么大碍了。”

    说到这里,二傻把满是鲜血的手塞到嘴里舔了舔,轻轻笑道:“其实那次我被打得可惨了,当时浑身怕是挨了几十棍,都是实木的锄头柄。他们当时,也是以为早已经把我打死了,不然不会就这样把我丢到那边去。”

    尽管看到二傻好生生站在面前,朱红丽还是听得胆战心惊,农村用的锄头柄都有手臂粗细,全是最结实的实木,打在身上可比钢管重多了。

    那样打上几十棍,朱红丽简直没法想象当时的场景。

    过了片刻,朱红丽才咬了咬嘴唇,轻轻摇头,“二哥,他们都把你打成这样,完全就是谋杀了,你怎么还容忍这事,不选择让警察来处理啊?”

    “因为太多了!”

    二傻无奈的说了句,笑着轻声问朱红丽,“红丽,你知道当时有几个人参与了此事么?”

    “几个?”

    朱红丽本能问了句,轻轻摇头,“以二哥你的力气,三两个人,怕是没办法制伏你,少说也是四五个吧?”

    “少了一倍多!”

    二傻伸出双手十指比划了一下又伸出两根手指,淡淡说道,“一共是十二个,而且其中好几个还是夫妻档。”

    “什么,这……”

    朱红丽才惊呼出声,二傻就摆手打断她,“你想想看,这种事完全是谋杀,而且众人都是元凶。如果这事真让警察参与进来,不说多的,起码每个人五年吧!说实话,我也觉得他们罪有应得,应该将他们绳之以法。可这里是农村,不是城里,没有什么太好的福利!他们都是家里仅有的青壮年,上有老下有小,那样他们家的老人,还有小孩怎么活?”

    “这……”

    朱红丽闻言,沉默了良久,才轻轻摇头,“可就这样也不行啊,做错了事情,就得受惩罚。你这样就放过他们了,他们不仅不会领情,弄不好还觉得自己没错,说不定还会找机会对你下手呢!”

    “他们不会,也不敢的!”

    二傻抱起手,淡淡笑道:“我没有报复他们,也没有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不过事后我跑了一趟村政府那边的打印店,在那边打印了很多文件,给他们挨家挨户送了一份。那些文件,全是蓄意谋杀罪的罪案,包括作案细节,最终审判结果,都写得一清二楚。”

    说到这里,二傻轻轻摇头,“既然没办法用法律手段来报复,那就给他们普及一下法律知识,免得他们再自寻死路!”

    没等朱红丽开口,二傻忽然抬头看着朱红丽,沉声说道:“红丽,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我哪天给你治病,看错了病,用错了药,你会怪我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