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还有一线希望
    二傻刚走上公路不久,一辆救护车就从他旁边呼啸着冲过去。

    看到这救护车,二傻忍不住微微摇头。

    如果又是乙脑患者,这救护车来怕也不济事。

    不过村里的人不信任他,非要花费钱把小孩送到镇里的医院,他也没什么办法。

    夜晚凉风习习,二傻只觉得脑海里闪烁着很多片段,却始终想不起来,那都是些什么事情。

    其实一直到现在,他的脑海里都还是很乱,很多时候,有些话都是本能的说了出来。

    这村里的人视他如仇寇,对于这些人,他并没有什么感情。

    很多时候,他都想不理会这些事情,每天继续去深山采药。

    可是当他看到小孩子被病痛折磨的时候,他又忍不住挺身而出,就好像治病救人,成了他的本能。

    每次静下心来,他都会问自己做这些为什么?

    不清楚为什么,对于做医生这个事情,他内心有种本能的排斥。

    当初在治疗胡艳的时候,他才咬着牙说那是最后一次,然而闲下来的时候,好像又觉得除了采药和治病,就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这种复杂又矛盾的心理,和脑海里闪烁的那些若隐若现,如同梦境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的东西,让他郁闷又无奈。

    “呀,没长眼睛啊?”

    二傻正走神,冷不防就撞到一个物体。

    他刚止住脚步,准备看下自己撞到了谁,一个女人的咒骂声就在前面响起。

    “抱歉!”

    说了句,二傻伸出手准备去拉,才发现那个人并没有被撞倒。

    随后二傻才看情前面的场景,那个救护车就停在前面不远处,两个护士正用担架抬着一个小孩从车上下来。

    看清楚这场景,他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救护车并不是来接患者的,而是把没得救的人送回家。

    见到这一幕,二傻忍不住暗暗叹息,又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被病魔夺走了!

    “原来是你这个二傻子!”

    在这时候,那个女子也看清了二傻的样子,狠狠说了句,突然冲过来,一把揪住二傻的衣领,大声怒吼起来,“该死的狗东西,就是你害死了我家小宝,你还我小宝的命来!”

    女子一边怒吼,一边张牙舞爪的伸手就要揪二傻的头发。

    这边突发的情况,把那边正准备接孩子进去的几个人也吸引了过来。

    两个护士见没人接担架,也把担架放到路边,围了过来。

    “该死的二傻子!”

    前面过来的那个老头刚靠近,就大声骂了出来。

    “我打死你这个祸害!”

    另外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妪也冲过来,扬起拐杖就朝二傻扇过来。

    二傻正被那个年轻女子揪着,一下子让不开,不过那个老妪一点准头都没有,一拐杖没打到二傻,倒是打得那个年轻女人身上了。

    老妪的拐杖是用竹子做的,不是太重,但是被打一下也不轻松,那个年轻女人直接被打得惨呼起来。

    “狗东西,还我孙子命来!”

    那个老头看到老妪一拐杖没砸到二傻,从路边捡起一块碗口大小的石头直接朝二傻冲过来。

    “周大爷,周大妈,你们这是干嘛?”

    两个女护士见情况不对,连忙跑过来,死死抱住两个老人。

    “放开我!”

    那个老妪被抱住,依旧拼命挥舞着拐杖,“你放开我,都是这个混蛋,是这个混蛋把我孙子害成了这样!”

    “大妈,您误会了,您的孙子是生的病,和这个朋友没什么关系啊!”

    “大爷,您先把石头放下来!”

    两个护士一边劝说两个老人,一边朝二傻使眼色,让他赶紧退开点。

    那个年轻女人因为挨了一拐杖,已经松开了手,这时候二傻已经脱离了束缚。

    不过他并未退开,而是看了一眼疯狂的两个老人,沉声问两个护士,“两位姐姐,送到医院里去的三个孩子,都没抢救过来么?”

    “一个没抢救过来,一个医院也没办法了,还有一个暂时还在治疗!”

    抱住老妪的那个护士快速回了一句,另外那个护士接着问道:“这位朋友,你是刚到这村里的么,难道是你把这病毒带了进来,我怎么听他们都说是你害了村里那些孩子?”

    “我来了快一年了,来了就从未离开!”

    二傻避开旁边再次冲过来的那个年轻女子,无奈的耸肩,“可他们不懂这些,非要咬定是我让孩子们患病的,我没办法解释!”

    “这……”

    那个问二傻的护士愣了愣,才连忙大声喊出来,“周大爷,周大妈,还有张家嫂子,你们先别冲动,听我给你们解释!”

    喊了两句,那个护士把老妪拉到一边,接着说道:“根据医院的诊断,这次村里患的是一种流行传染病,叫综合性乙型脑炎。这是病毒引起的,可能是某种动物或者回村里的人带回来的病毒。既然这个朋友一直在村里没离开,那和他应该没什么关系,你们别瞎猜!”

    那个护士的话,总算起到了一点作用。

    倒不是说这些人听懂了这个护士的解释,而是他们觉得,二傻从来没离开过这个村子,根本不认识这个护士,护士没道理帮他说话。

    “周大爷,周大妈,张家嫂子!”

    二傻无奈的看着三人,轻轻摇头,“我知道你们遭遇了这种事情,内心万分悲痛,可这事真的不是我!那位护士姐姐说得很对,那是一种自然形成的传染病,就和流行感冒,还有耳风以及水痘这些病一样,不是那个人能制造出来的。你们刚从医院回来,医院开的病历你们应该都看到了,乙脑这种病的详细资料,今天朱红丽也打了出来。我只能这么解释,我真的没那能力,制造出这种病!”

    “没错!”

    另外一名护士也轻轻点头,“这种病的确是自然形成的,没有人能够制造出来,你们肯定是听了谣言!”

    “这…那…那个……”

    三个人闻言,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忽然同时嚎啕大哭起来。

    之前他们心里还一直有个怨恨的对象,有仇恨压抑着悲痛,这时候忽然得知自己仇恨的对象,竟然是错得,顿时再也忍不住了。

    “对了!”

    二傻看了一眼痛哭流涕的三人,忽然转头问两个护士,“两位姐姐,你们说还有一个孩子,只是放弃了抢救,暂时还没断气,是这样么?”

    “嗯!”

    其中一个护士微微点头,“那个孩子还在车上,氧气保着在!”

    听到这话,二傻直接朝救护车上跑去。

    两个护士刚追上救护车,二傻就轻声开口,“快来帮忙,这孩子还有一线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