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执拗
    听到朱红丽这话,二傻顿时觉得头大如斗。

    当初他就知道朱红丽脾气倔强,知道这事绝对不会善摆干休,才只字不提,就连胡艳也是她自己发现了,二傻才不得不承认。

    可二傻万万没想到,齐依琳居然会把这种事宣扬出去。

    在二傻想来,他给朱红丽疗伤的事情,虽然从医生和患者的角度来说不算什么事情,可对于这村里来说,却是关乎女孩子名节的。

    一个做母亲的,怎么说来,也不应该把这种事还宣扬出去。

    犹豫了片刻,二傻才轻轻摆手,“红丽,这没多少钱,我当初给齐阿姨的想法,也是让她给你买点补品,就没必要一直纠结了!”

    “这不是一个性质!”

    朱红丽闻言,坚决的摆手,“你自愿给我,那是朋友情意,我妈接受了,我只会感谢你!可这样要的,完全不同!于道德上讲,她这是忘恩负义,于法律上来说,她这是敲诈勒索!于情于理,都说不通!这种事情,绝对不能纵容,否则她老人家只会变本加厉!你或许不在乎,但是我绝对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红丽,别那么激动!”

    二傻连忙摆手,“红丽,其实这钱,就是我主动给阿姨的。当时齐阿姨就骂我,我觉得愧疚,就给了一点钱她,让她帮你买点补品。”

    “为什么愧疚?”

    朱红丽转头盯着二傻,沉声问道:“二哥,去山里是我自己的意思,进竹林也是我自己跑进去的,你都再三警告了,你还有什么错?耽误你干活,连累你受骂,怎么说该愧疚的也是我好不好,你有哪里需要愧疚的?”

    “这个……”

    二傻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其实朱红丽受伤,他的确挺愧疚的,因为他一直觉得,自己把她们两个女孩子带着往这种深山里跑,实在太冒险了!可朱红丽这么一说,二傻的确没道理可讲。毕竟最初的时候,的确是朱红丽找到他,主动要跟着到深山里去做直播的。

    “呵呵,二哥,露馅了吧?”

    朱红丽见二傻愣住,微微笑着耸肩,“实诚人就别学人说谎,艳艳和我说过了,你只要一说谎,左边太阳穴就会跳!所以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刚才是在说谎?”

    “是吗?”

    二傻闻言,本能的摸了一下左边的太阳穴,才连连摇头,“红丽,你开玩笑呢!谁的太阳穴会跳啊,你当我是传说中的内家高手啊?”

    “本来是开玩笑,不过也证实了我的猜想!”

    朱红丽轻轻笑道:“你如果直接摇头,我还真没法第一时间判断,不过你这一摸太阳穴,就等于承认了自己在撒谎了。这是本能反应,哈哈哈!”

    听到朱红丽的话,二傻忍不住苦笑着摇头,“真是服了你和艳艳了,一个明明平时很粗心,关键时刻却跟福尔摩斯一样,把事情真相看得一清二楚。另外一个呢,聪明得跟人精一样,还那么执着,你们就不能在关键时候装装糊涂么?人一辈子,活得太精明多累,该糊涂就得糊涂!稀里糊涂一辈子,那才叫傻人有傻福!”

    “傻人有傻福,那叫大智若愚,真正的傻人,根本不知道变通,只会被生活所累,何来福气之说?”

    朱红丽说了两句,轻轻摇头,“我们做不到大智若愚的境界,只能平时也多留个心眼。毕竟我和艳艳从高中就进了城里,算起来也在外面七八年了,女孩子只身在外,太单纯太天真是很危险的。我们这边十年之前都还很乱,当时聚众斗殴,上门抢劫,杀人放火这些事,都不算太稀奇。我们八岁的时候,村里还有个猎人一发散弹打死了自己的亲兄弟。这事情就发生我们旁边的刘家坪,解剖的时候,全村的大人都去看热闹,我和艳艳不敢留在家里,也跟着去了。”

    说到这里,朱红丽眼中闪过一丝恐惧之色,轻轻摇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当时解剖的那种血腥画面,整个人就和屠宰牲口一样,被解剖成一块一块的,内脏全部掏出来寻找落在身上的散弹铁子,鲜血散了一地。”

    微微顿了顿,朱红丽接着说道:“从经历那件事之后,我和艳艳都知道了什么叫恐惧,也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懂得去思考了。因为过早懂事,让我们提前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也更早的知道了人心的复杂。因为我们很小,大人不觉得这么大的孩子能懂什么,说话基本不会避开我们。知道得多了,心眼自然也就多了一些。或许因为这样,我们缺少了你希望看到的那种单纯,可我们起码我自己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我能通过一个人的基本动作和眼神,就能判断出,一个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就像当初你刚来到这个村里,尽管你什么都不说,我也能看出,你是个真正的好人。后面得知你天天上山采药之后,我就提出跟你一起去,不是我天真轻信人,而是我明白,你这人绝对不会起坏心思。“

    说完这话,朱红丽看了眼二傻,接着笑道:“其实艳艳也差不多,她有时候的确很糊涂,生活中那些小事往往处理不好。但是遇到关键事情,她就会把握住一些蛛丝马迹。她当初选择学犯罪心理学,一方面是因为村里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让她愤怒而无奈,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她观察入微,懂得人心,有这方面的天赋。你或许不知道,艳艳的老师对于艳艳不去做警察这事,一直深以为憾。因为她老师一直觉得,艳艳是他有史以来最杰出的弟子,一定能成为一名杰出的破案专家!”

    “呃……”

    二傻愣了愣,才轻轻笑着打趣朱红丽,“那你当初,肯定也被你老师给予厚望了!如果你没有选择回家直播,肯定也能成为一个杰出的记者!”

    “我不行的!”

    朱红丽露出一丝遗憾之色,轻轻摇头,“想要做个好记者,不仅要有狗一样灵敏的嗅觉,还得有一颗实事求是的心,还得有一幅好身体。有前面两点,才能写出好的东西,而有第三点,才能第一时间挤开人群跑进现场。老师当时就劝我放弃这个专业,因为我身体一直偏弱,到那种乱糟糟的场面,被踩死的几率很大!”

    说了几句,朱红丽伸手一拉二傻,“走吧,我妈找你勒索的事情,必须得让她给个说法,再把钱一分不少交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