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宁可翻脸,绝不容忍
    “这……”

    看到二傻这么说,朱红丽不由得无奈的摇头。

    二傻轻轻拍了拍朱红丽的手臂,扫了一眼众人,轻轻摇头,“我之前的确有些迷迷糊糊,所以那些事情我也懒得去深究了,因为把这些人送进牢狱,对我也没任何好处!我也相信,绝大部分人本性并不邪恶,只是一时糊涂,把这些人送进牢狱,只会加深仇恨而解决不了问题。不过以后,我要好好活着,不想继续这样了,我也把话放在这里,我不会主动去坑人害人,但是谁继续找我麻烦,我绝对不会姑息!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警察不是摆设,只要做过的事情,就能查出证据!这种事情再有下一次,我会把之前所有事情一起翻出来,变本加厉一起还给这些人!”

    说到这里,二傻转头看向众人,沉声说道:“我知道今天红丽站出来帮我讨公道,肯定会被在场有些人记恨!或许在你们眼里,红丽作为同村人,今天这事做得有些过分,可她是替你们考虑,怕你们在犯罪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无法回头,希望你们都能理解。如果谁敢因为这事报复红丽,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二傻现在什么都没有,也没什么需要畏惧的,各位或许觉得自己活够了,什么都不怕,但是你们还要家人,你们也得替他们考虑考虑!”

    “二哥,你怎么……”

    朱红丽刚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她,“红丽,我懂法律,知道这么说话,是威胁人,是违法行为!可你看看,我还有什么,我有什么需要的在乎的?如果连仅有的那么一两个朋友都被人威胁伤害,那我还需要害怕什么?坐牢么?我现在他妈就想蹲在牢里去,自由什么对我而言都是狗屁,在我眼里,蹲在牢里也比住在这种鬼地方强百倍!”

    本来还想继续劝说二傻的朱红丽,忽然想到这边的情况,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果断闭嘴不语。

    朱红丽是个聪明人,刚开始她因为担心二傻状态不对没去多想,稍微一想,她就明白过来。

    二傻这么说,其实并不是真的要去采取什么报复手段,只是在告诫这些村民,他什么都没有,也不怕坐牢,让他们不要挑战他的底限。

    说完这些话,二傻看了一眼被打碎的风车,忽然走到文翠兰身边,笑着问了句,“小婶,打坏了你家一架风车,要赔钱么?”

    “啊?”

    文翠兰问心有愧,突然看到二傻走过来,吓得一个哆嗦连连坐在地上后退,根本没听清他说什么话,只知道摇头。

    “做错了事,就该惩罚,打坏了东西,就要赔钱!”

    二傻掏出三百块钱丢到文翠兰身上,微微耸肩,“我记得这边打一架风车的工钱是二百四,加上六十块材料应该差不多了!”

    丢了三百块钱之后,二傻不再理会文翠兰,从让开的人群中走过去,拾起自己的小药锄,淡淡笑道:“各位,这风车看着还挺新的,我这锄头那么小,怎么随手一砸就整个都碎了呢?该不会这风车的质量太差了吧?”

    听到这话,众人不由得同时微微变色。

    之前他们因为愤怒,一心想把二傻从这里撵走,还没想太多。

    这会儿他们才发觉,刚才二傻那一下,似乎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那个风车虽然四周都是镶嵌着木板,可中间却是很结实的实木框架。

    让他们来打,别说用一个小药锄,就是给他们一个大锤,最多也就能把风车上的木板打垮塌下去。

    这种老式木质风车有多结实,村里人一清二楚,去年这边吹大风,一栋房子倒下去,压在风车上面,也没把风车彻底压碎。

    看着破碎的风车,他们才陡然间想起来,二傻的力气好像特别大,虽然他看着不是很壮,可在帮村里人干力气活的时候,他一个人能干三个的。

    六十斤一块的青砖,一般人也就能背个两块,而二傻一只手臂上串两块,还能健步如飞。

    用背叉的时候,背个五六块也是轻轻松松,如果不是背叉就那么大,估计他还能多加几块。

    当初村里人叫他二傻子,就是因为他力气大,又不说话,干活一干就是一整天,就算没有主人看着也绝不偷懒,就和二傻子没区别。

    想到这一茬,在场的那些人不由得都隐隐有些畏惧起来。

    等到走出了这些人的视线,朱红丽才轻声问二傻,“二哥,你是怎么把那个风车,整个打垮塌下去的?”

    “这个啊!”

    二傻闻言忍不住尴尬的摇头,“其实那个很简单,木头制造的东西,包括房屋在内,框架上面都有一些薄弱点。只要找准薄弱点,一记重击下去,力量传遍整个木质框架,那些连接的点就会破裂。说出来很无奈也很搞笑,本来我是想借这一下,震慑一下那些人,让他们别太冲动,然后解释给他们听。可我也没想到,他们反应那么迟钝,没被吓住不说,一变得群情激奋了。”

    说到这里,二傻轻轻摇头,“不过今天你真不该来,我无所谓,反正这里不是我家,离开留下都没区别,天下之大总能找到容身之处。可你不一样,这里是你的家,你的家人亲戚朋友,都在这个地方,你为我出头,还把话说得那么绝,太得罪人了。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你尴尬不说,你的父母也会觉得尴尬。为了我这么做,真心不值得!”

    “这事我一点不后悔!”

    朱红丽闻言,轻轻摇头,“怪只怪,他们做得太过分!你一心给他们帮忙,替村里做了那么多事,他们不领情也就算了,居然还这样对你。这种忘恩负义的亲人和邻居,不交往也罢!”

    说到这里,朱红丽忽然转移话题,沉声问二傻,“二哥,先前我三婶说我妈找你要补偿,那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事你必须说个清楚,我要弄得明明白白!”

    不等二傻开口,朱红丽就轻轻摆手,“二哥,直接说实话!你救了我的命,还要给钱,这世上哪有这个道理?你就算不说,我宁可和我妈翻脸,也绝不会容忍她做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