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下次,让他换个狠招
    “这……”

    “这个……”

    那些人认定二傻是罪魁祸首,其实主要是不懂这些东西,被人唆使。

    朱红丽这么一解释,他们就都明白过来,自己是轻信了谣言了。

    一时间众人不由得默然无语,惭愧的丢下手里的工具,低下头去。

    文翠兰更是惭愧得无地自容,二傻帮她救了小孩子,她还做出这种事,简直都没脸见人了。

    看到众人都沉默下来,二傻缓步从人群中走出来,看着朱红丽,无奈的摇头,“红丽,其实你不用来的,在你心里,这里民风淳朴,山清水秀,不应该留下这种不好的印象。”

    “你这句民风淳朴,真的太准确了!”

    朱红丽忍不住冷笑出声,“这里的人就是民风太淳朴了,淳朴到恶意造谣中伤,持械伤人,威逼取证。这天底下,都没几个地方,比这里民风更淳朴了!”

    “我没有讽刺!”

    二傻轻轻摇头,“村里发生这种病,大家都不懂,莫名恐慌,有人暗中造谣,那些人完全不明所以,又只有我这么一个外来人,而且还是完全不被信任的二傻子。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而然的怀疑到我头上。这些人根本不懂什么法律,不知道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也不懂什么叫犯法,只知道用最简单粗暴的办法来解决问题,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种事。”

    说到这里,二傻微微叹了口气,无奈的苦笑,“其实我刚才也因为这事,莫名冲动,才闹得差点不可开交。说起来,他们这些人,就和拍的那些乡村电影里面被邪恶势力或者神婆蛊惑的村民一样,纯属于被人当成了枪使。本来我也以为自己能够保持冷静,和他们慢慢解释的,可我没想到,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我自己先差点失控了。”

    “解释?”

    朱红丽苦笑着摇头,“就他们刚才这样子,解释那也得要他们听啊!他们分明就没想过给你说话的机会,而是想要你的命!说得轻松,这是一场误会,说得严重,这就是真正的蓄意谋杀!”

    “红丽,别这么说话!”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苦笑着轻轻摆手,“二傻的话说得很中肯,我们深感惭愧。可我们真的没想过要他的命,就是被谣言蛊惑,想打他一顿,然后将他从这里赶出去。”

    “哼!”

    朱红丽冷哼着瞪了中年人一眼,沉声说道:“姚三叔,你和我这么解释可以,真要是闹出事,伤了人,警察会听你们这么解释么?蓄意伤人甚至杀死人,你们是聚众行凶,社会影响属于极度恶劣的。我之前的话,绝对不是吓唬你们,这种事情真闹出来,判十年八年一点不夸张,闹出人命的话,动手的人绝对是死刑!”

    说了两句,朱红丽扫了一眼众人,无奈的摇头,“或许各位觉得,我一个晚辈这么说话很过分,可这次是你们自己做得太过分!我还想把这里介绍出去,让人到这里来开个原生态旅游区,像你们这么盲目排外,一有坏事,就觉得肯定是外地人做的,到时候还有哪个人敢来?说句很诛心的话,你们一辈子挖地啃土,反正混不出什么日夜了,可你们就不替后人想想么?你们的儿子还能在外地打工,孙子或许也可以,可房子需要一直建么?现在机器越来越发达,苦力迟早被淘汰,到时候你们的子子孙孙没工打了,难道就让他们和你们一样,继续回来挖这三四亩山地,那样有出路么?”

    “这个…我们……”

    众人闻言,都讷讷不能语。

    朱红丽职业做直播的,声音洪亮,口才也相当了得。

    说得众人无法反驳,朱红丽接着说道:“你们再回想一下,现在一共出现了九起病例,镇里送去的三个,一个已经没救了,另外两个能不能救好还是个问题。肖医生家里的三个患者,现在也是命悬一线,而二哥治疗的三个人,刘家的那个已经基本没什么问题了,另外两个病情也减轻了很多。这么一想,你们还不明白么,二哥的医术,比这边一般的医生,都要好太多,而他的收费,治疗一个病不到一百块!送到镇里去的三个孩子,我来之前最新统计出的数据,分别花了五千八,七千三百和一万一千五百,光是全身检查就两千多!肖医生那里的,也都花了几千了,谁贵谁便宜,谁是在榨我们的血,谁又是在帮我们,你们活了这么大的人,心里就没一点底么?而且那些不信二哥的,都是花了钱,还未必能救孩子的病,到是谁居心不良,你们难道真没长脑子么?”

    “是十起了!”

    文翠兰走过来,惭愧的低声说道:“红丽,刚才我家小咪,也被二…他确诊为乙脑,他…那个……”

    “您可真行啊!”

    听到文翠兰的话,朱红丽忍不住冷笑着讽刺,“二哥辛辛苦苦帮你的孩子治病,然后你悄然发信息招人过来围殴他,我记得您当年的课本上面,有篇故事叫东波先生和蛇来着,您这行为,比蛇蝎还过分百倍!也许您觉得我这个后生晚辈说话很难听,可您想想看,如果不是我在听到二哥被冤枉,就一直在收集资料想还他清白。今天如果不是我发现群里有人讨论这事,我及时赶过来,事情会变成什么样?等您事后得知,您亲手害死了就小咪的恩人,就算警察不找您麻烦,您的良心能安宁么?”

    “我…对不起,是我糊涂,我错了!”

    文翠兰突然抱住二傻的手,低声哀求,“医生,我真是糊涂透顶了,你狠狠骂我一顿,或者干脆打我一顿,这样我会好受一点!”

    “骂你浪费力气,打你脏手,真是……”

    朱红丽才说了两句,二傻就轻轻摆手,“红丽,都是乡村邻居,而且是你的长辈,别把话说得太那个。”

    阻止了朱红丽,二傻抬头扫过众人,沉声说道:“今天这事,或许各位依旧觉得,自己是被谣言蛊惑,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甚至只当是一场闹剧。可这事情,真的让我很失望,甚至绝望。我这人不想害人,但是以德报怨的事情我也做不出来。以后你们这些人有家人患病,如果找到我,我不说不治疗,但是价格起码按照肖医生一半收费标准来收费,你们骂我缺德,说我黑心随意,我不强求什么也不指望靠行医为生!那个骂我爹娘的,肖医生收什么价,我收什么价,一分不会少!”

    看到众人窃窃私语,二傻接着说道:“今天这事我敢肯定有人暗中挑动,我不清楚这个人是否在你们之中,我不会查案也没那时间去追究。如果在中间的话,就请记住一句话,善恶到头终有报。如果没在,各位就帮他带个话,别玩这种小把戏,下次,让他来个狠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