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我好失望
    “哇——”

    文翠兰还准备骂二傻,她的小孩小咪忽然发出一声尖叫,直接从椅子上挣扎着摔了下去。

    “小咪!”

    看到小孩子摔倒,文翠兰也顾不得继续争吵,连忙跑过去把小咪抱了起来。

    不过小咪就像是受到了莫大惊吓一样,不断的挥舞着手脚,嘴里也怪叫个不停。

    “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妹妹她怎么了?”

    看到这场景,胡艳忍不住满眼焦急的问二傻。

    “病加重了!”

    二傻无奈的摊手,“这事情一发生,你小婶肯定会怀疑,又是我做了什么手脚。可乙脑病就是这样,说发就爆发,说加病就加病。这种病感染的是脑中枢,骤然发病导致晕死甚至猝死,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那还等什么啊?”

    胡艳听到这焦急,摇了摇头,伸手推二傻,“二哥,我妹妹都这样了,赶紧想想办法啊!”

    二傻拉住胡艳,伸手指着抱住小孩的文翠兰,无奈的摇头,“你让我怎么想办法啊?”

    听到二傻的话,胡艳才发现文翠兰死死抱着小孩,双眼却如同看杀父仇人一样盯着二傻。

    “这……”

    胡艳犹豫了一下,才走过去无奈的劝说文翠兰,“小婶,不管您相不相信二哥,您也得替小咪妹妹考虑下。她现在的情况您也看到了,这样下去,小咪真的会没命的!”

    “艳艳……”

    文翠兰还想说二傻,胡艳直接大声吼着打断了她,“小婶,您该醒醒了,不管您什么事情什么理由,有比小咪活下去更重要的么?”

    “这……”

    被胡艳这么一吼,文翠兰不由得犹豫起来,沉默了片刻,她才看了眼二傻,将信将疑的问胡艳,“艳艳,这个家伙,真的能够治好小咪?”

    “我不敢保证!”

    胡艳还没说话,二傻就轻轻摇了摇头。

    “看到了吧,他根本就是忽悠,弄得就是害人的东西!”

    听到这话,文翠兰再次大声吼起来,胡艳没有开口,只是用哀求的目光看着两人。

    “艳艳,我真没把握!”

    二傻轻轻摆手,“这种事,我不会开玩笑,乙脑是遗传病之中最容易留下后遗症的病症之一,即便是大医院,完全治愈的几率也就八十左右。”

    不等胡艳和文翠兰开口,二傻接着沉声说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病越拖越严重,越容易留下后遗症吗,甚至可能危及生命。”

    “小婶!”

    胡艳满脸无奈的看着文翠兰,“您宁愿不要小咪的命,也不肯相信二哥一次么?你倒是说说,他来这里,到底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你这么不信任他?”

    “唉!”

    文翠兰看着依旧在胡乱挣扎的小咪,长长叹了口气,才无奈的点头,“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让他试试!”

    “唉——!”

    听到文翠兰这么说话,二傻也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找上门给人治病,人家答应这事,居然都成了一种施舍,他觉得自己真的窝囊到了极点。

    不过这人毕竟是胡艳的亲戚,最关键的患病的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他还是没办法就这么拂袖而去。

    如果患者是个大人,自己清醒,二傻绝对不会去管他的死活。

    虽然俗话说医者父母心,可他不是圣人也不是菩萨,人家都不要他救,他去求着人家当患者,那不叫救人,叫犯贱了。

    小咪的病情还没有刘芳的弟弟那么严重,还不需要针灸,只要推拿穴位,然后服药就可以。

    和文翠兰一起进了屋,二傻替小咪推拿了一会儿,才把背后的麻袋拿下来,从中间取出一些药物来。

    看到二傻随身带着药,文翠兰又开始嚷嚷起来,“艳艳,你看到了吧,这家伙随身都带着药,就是准备……”

    “现在在治病,安静点!”

    不等文翠兰开口,低头配制中药的二傻就沉声打断了文翠兰的话。

    “小婶!”

    胡艳也压低声音替二傻解释,“二哥是医生,随身背着药不是很正常么?肖医生去村里就诊,哪次不是挂着药箱,您怎么就不去怀疑他呢?就因为肖医生是本地人,二哥是外地人是么?大家都是人,都是医生,你想想肖医生什么收费,二哥又是什么收费?我给您算算账,这村里就几个人,这种病还只有小孩才容易患,村里又有几个小孩?就算村里小孩都患病,也就几十个吧,按照二哥一个人几十块收费,他能赚几个钱?如果他真有这能力,他随便去做点什么,不都比这个强么?给人家打几天工,都挣到这点钱了!”

    听到胡艳的话,文翠兰直接摇头反驳,“打工多累啊,做这个多轻松?”

    “轻松?”

    胡艳忍不住冷笑出声,“小婶,您说这个轻松?您知道二哥采药多难么?这边山里是什么情况,您还不清楚,不是遇到老虎豹子就是遇到毒蛇马蜂,我就跟着他走了那么几天,身上全是伤痕,还有次遇到豹子,差点交代在山里了。上次红丽姐被山蝰咬伤,如果不是二哥在,帮忙解毒,她的命恐怕都保不住。攀爬山崖,钻荆棘丛,回来天天一身伤,哪里轻松了?你倒是说说,在哪里打工有这么危险这么累?”

    “这……”

    文翠兰刚开口,二傻忽然轻声说道:“艳艳,我少带了一味药,你去吴奶奶那里取一下,037号柜子里,取大致二三两就好了!”

    “噢噢!”

    胡艳听到二傻的话,点了点头,连忙朝外面跑去。

    胡艳走了之后大约两分钟,二傻把手里的药包扔给文翠兰,淡淡点头,“好了,把这药拿去文火炖熬,取出汤汁每餐给小孩喂二两左右的酒杯一杯。如果味道差小孩喝不下去,可以适当兑冰糖或者蜂蜜。”

    “你不是说……”

    文翠兰惊讶的看着二傻,刚准备问,二傻就冷冷笑着摇头,“缺药那是忽悠艳艳的,她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子,我不想让她经历太多黑暗的东西。”

    “什么意思?”

    文翠兰递给二傻五十块钱,佯装不解,好奇的问了句。

    “呵呵……”

    二傻把麻布袋背起来,随手把钱揉成一团砸在文翠兰脸上,单手提起放在旁边的药锄,轻轻摇头,“你们这些人啊,我真的好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