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庸医自误
    肖芸一下子没看出二傻在笑,还以为他也发了什么病,连忙跑过去焦急的问起来,“傻二哥,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做出这幅表情?”

    二傻强忍住笑意,朝肖芸轻轻摆手,“丫头,你先出去,我要看下病情,红丽留着给我打下下手。”

    “哦!”

    肖芸天真单纯,丝毫不怀疑,点了点头就退了出去,顺手关上了房门。

    “哈哈哈……”

    肖芸刚出门,二傻就双手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等二傻笑了一阵子,朱红丽才好奇的问他,“傻二哥,什么事这么好笑?”

    “说出来,怕把你笑死!”

    二傻拉了张椅子坐下来,轻轻摇头,“这肖世红和你四婶一样,染上了一样的病。”

    “啊?”

    听到这话,朱红丽微微惊呼了一声,不解的问二傻,“二哥,你不是说这病对身体影响不是很大,就是痛痒难当么,肖医生怎么会晕过去啊?”

    “那病本来问题不是太大,就是稍微有点难根治!”

    二傻微微耸肩,“至于肖医生为什么会晕过去,那就是我忍不住想笑的原因了。你也知道的,因为我们是同行,而且我收费比他低了很多,我们之间闹得不怎么愉快。”

    说到这里,二傻微微摊手,“肖医生发现自己患上这病,估计也有些时日了。这种病,镇里的医院估计也没什么办法治疗,肖医生自己也没那能耐,那病虽然对身体影响不大,甚至拖上个几个月半年都能凭着自己的免疫能力抗过去,可患上之后特别难受。你想想看,他得知自己患了这种病,又知道我有这个办法治疗这种病,却偏偏拉不下这张脸去找我,剩下只能用什么办法了?”

    “哦,我明白了!”

    朱红丽露出一丝了然之色,轻轻点头,“于是他找了你配制的药,然后自己学着配制,结果就闹成这样了!”

    “对啊!”

    二傻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摇头,“不过中药可不是那么好配的,每一种药方,都是独门秘籍。就算有药方,也没办法照本宣科把药配备出来,因为通常意义上来说,中医都不会开药方出来,而是自己亲手去配制了交给患者。因为药方就是中医吃饭的东西,要是传出去,那就人人都会了,也就用不着找医生了。”

    说到这里,二傻顿了顿才轻轻摆手,“你不用用这种眼光看我,我虽然习惯性给人开药方,实际上我也就简单列举一下自己用的药,让患者有个数,知道我用了哪些药,值不值那么多钱。我也不会把每种药详细用量开出来,那种药方,一般都是比较大的中药店,有助手专门帮忙抓药,才会开出来。我倒不在乎药方传出去,也没想过靠这个赚钱吃饭。关键是我压根没助手,而且我都是尽量选自己有的药去用,不会让患者去别处抓药。所以呢,我开出的药方,即便是很专业的医生拿去也没啥用,上面根本就没有每种药的分量。”

    微微顿了顿,二傻接着解释,“如此一来,他也只能学你所说那样,找到我配制的药,拿来研究里面的成分,然后去尝试着学。”

    “这也没什么问题吧?”

    朱红丽疑惑的轻轻摇头,“只要把成分研究清楚,再按照比例配制,药效也就一样了啊。”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二傻笑着轻轻摇头,“中药很多药材看起来就很类似,磨碎了之后,就更加难以辨别,不是说拿到药就能分析出药方的。就算对各种药熟悉到一个极致,也会被类似的药误导,有些看着很相似的药,药性却相差甚远。配药这种事,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一旦出错就是大问题。若非如此,也没有那么多独门秘方了,实际上啊,就算对药性很了解的中医,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敢去尝试这种办法。肖世红作为这里的老牌医生,还算是中医世家的传人,居然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贸贸然就把药拿来仿制,没闹出人命,已经算是运气好了。”

    “这……”

    朱红丽闻言,微微摇头,“可我也没觉得,这事有什么好笑的,你干嘛笑得那么夸张?”

    “那是因为你完全不懂这一行,我也没办法解释得很清楚。”

    二傻笑着轻轻摇头,“他这种行为,可谓滑稽至极,如果传出去,那就是中医界的大笑话。一个老医生,祖辈都是中医,居然连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只要懂点中医学常识的人,都会笑掉大牙的。”

    “可是肖芸不是请你来看笑话的啊!”

    朱红丽面色微沉,轻声说道:“本来我不该这么说你,可作为一个医生,这种时候幸灾乐祸,实在有些不应当。”

    “可我找不到帮他的理由啊!”

    二傻微微摊手,“你对我也不够了解,我这人别的事情都好说话,哪怕鄙视我嫌弃我,我都能一笑了之,可我就不习惯有人怀疑我和威胁我。这肖世红怀疑我的医术不是一次两次了,因为我收费低的事情,还上门威胁我,甚至……”

    说到一半,二傻轻轻摆手,“算了,来都来了,凑合帮一下吧!”

    “甚至什么啊?”

    尽管二傻关键时刻闭了嘴,没说出最重要的,心思细腻的朱红丽还是察觉到了一些东西。

    看了眼朱红丽,二傻犹豫了一下,才轻声问她,“红丽,你那么聪明的人,会不明白关键么?那种病怎么来的,你很清楚,肖芸的母亲不说人老珠黄吧,起码算不得什么美女,年龄也不小了,你觉得她能和李龙飞发生点什么不成?而且我刚来也看了,肖芸的母亲根本没染上那种病,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一些了吧。”

    “哦?”

    朱红丽眉头微皱,沉思了一下,才低呼出声,“如此说来,杨家小婶晕倒的事情,和他有关!那个女人……”

    “是莫贝妮!”

    二傻轻声说道:“在事发之后,我和晓琳谈过一次,这边只有肖世红家里种的有醉心花这种东西,而晓琳的去向,只有莫贝妮清楚。而且在事发的前天晚上,莫贝妮就来了肖家,还带了醉心花回去,说是要治疗牙疼。我和莫贝妮照过面,她牙齿健康得很,具体怎么回事,不需要我详细解释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