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女人啊女人
    “想什么呢?我往哪里走啊?”

    二傻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摆手,“不是我想走了,而是吴奶奶老了!她老人家吃尽了苦头,身体毛病一大堆,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尽管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帮他用食补疗法调养身体,可她终究老了,虚不受补,没办法坚持太久的。老人那么好心,我既然住在这里,就得想办法赚些钱,安排好后事。”

    “哦哦哦!”

    听到二傻解释,胡艳才微微点了点头。

    李龙飞根本不懂医药,也看不懂药方,拿着药直接离开。

    目送李龙飞离开,胡艳转头看着二傻,轻轻笑道:“二哥,最近你变化挺大的啊!”

    “呵呵……”

    二傻微微耸肩,“艳艳,你是觉得我变贪婪了么?”

    “不不不,你可别误会!”

    胡艳连忙摆手,“我的意思,是说你以前从来不会去解释那么多,更不会主动去提醒别人什么。就去年年末那会儿,刚认识你的时候,你给我的感觉,都是不近人情的那种。和陌生人,你是基本不会说话的,而今天你和这李龙飞之前应该就说了不少话,刚才又特意叮嘱警告他。”

    “这个啊,其实也正常!”

    二傻微微点头,“我已经和你解释过了,去年那半年里,很多时候我都迷迷糊糊的,和真正的二傻子没啥区别。现在虽然还想不起那些往事,思维变清晰了不少,主要的是,多了你和红丽这两个朋友,我也感觉这样不错,所以决定改变一些了。”

    说到这里,二傻微微摇头,“今天这事,说起来我的确也挺贪婪的,不过和某些医院已经那些不良医生比起来,这个价格最多也就算中下等。他那些病,真进了大医院,人家不会再三叮嘱甚至吓唬他注意个人行为,只会一味的给他开药。而且那些药,到了外面,稍微一加工,价格就提升几百上千倍。就拿那一株何首乌来说吧,当时我就挖了半天功夫才挖起来,藤子都差不多有拇指粗了,怕是有数十年。这个年份的野生何首乌,在这边还是白菜价十几块一斤,到了外面加工之后少说就上千。还有狗脊,芡实,肉苁蓉,那些也都是在本地不值钱,拿到外面去样样都是高价。医生估计一次性给他开的分量,也就我的十分之一,然后掺杂的都是一些不值钱也没用处的辅药,价格估计也是成千上万。他自己不注意,吃再多的药,那也不会有什么明显效果。如此一来,身体没办法彻底康复,他就得不断花钱,最后算下来,花个百八十万一点不稀奇。”

    “差不多是这样!”

    胡艳轻轻点头,“外面收购药材,除了那些老中医,一般都不会理会是野生的还是自己种植的,如此一来,野生的珍稀药材也就卖不出价格。你这些药都是从深山采集出来的,自然不能用种植药材的市场价去衡量,所以你也没必要因为这事,就觉得内疚。”

    “呵呵……”

    二傻闻言笑着轻轻摇头,“其实我也没想过赚他那么多钱,可这家伙太嚣张了,而且的确也挺人渣的。在没有女朋友的情况下,这段时间居然还吃了几种不同的辅助药物,身上也有至少两个女人的脂粉味道,怕是没少祸害人。而且这家伙染了病也不消停下,害人又害己,所以想了下,我还是决定让他破点费,顺便吓唬一下,免得他太过分了。”

    两人说了一下这事,二傻去地里帮吴秀莲种土豆,胡艳也以马上要下雪,怕他忙不过来的理由跟了上去。

    也幸亏胡艳过去帮忙,两人刚到地里不久,天空就飞起了鹅毛大雪。

    吴秀莲已经把土豆种子都丢到了地里,不全部用土掩盖好,一个雪下过去,土豆种子就全废了。

    两人让身体弱的吴秀莲先回去,顶着雪忙碌了一阵子,才把土豆全部掩埋好。

    等两人赶回来,才走到院子里,就听到有人在和吴奶奶说着话。

    听到屋里的声音,胡艳忍不住微微皱眉,轻声问了出来,“这不是莫贝妮么,她怎么跑这里来了?”

    问了句,胡艳忽然转头看着二傻,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容,“傻二哥,这女人该不会又是想找你帮她看病了吧?看来你上次表现得不够冷漠,没让她彻底死心啊!”

    “估计是真病了吧!”

    二傻笑着轻轻摇头,“这女人心机很深,如果真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或者是想要对付我,肯定都不会过来,而是想办法把我喊道没人的地方,再施展她的计划。这次她直接过来,多半是生了病。这边的冬天太冷,不注意生病也是很正常的。”

    “也是!”

    胡艳微微点头,“那个莫贝妮,的确是个黑寡妇,这边一直都有猜测,她的丈夫杨老二,很可能都是她害死了的,只是这事没证据。二哥,我知道你不会被美色所迷惑,不过和这女人共事,你可要千万留个心眼。这个女人比李龙飞要可怕得多,李龙飞也就仗着有钱有势欺负人,没太多心机。这个女人的心眼就如同蜂窝一样,一肚子坏水,一个不留神,就会上她的恶当。”

    提醒了二傻几句,胡艳看了眼天空越来越大的风雪,轻声笑了笑,“二哥,这雪越下越大,待会儿路就不好走了,而且天色也快晚了,我就不进屋去了。”

    “慢走!”

    二傻朝胡艳摆了摆手,目送胡艳走远,半晌才轻轻摇头,“女人啊女人!”

    他刚感叹完毕,莫贝妮就推门走了出来。

    莫贝妮的打扮依旧那么时尚,即便是大冬天穿着毛领的外套,胸口也露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在外面。

    刚看到二傻,莫贝妮就轻声笑起来,“呀,傻二哥,原来你早就回来了啊,这大冷天的怎么不进屋站在这外面吹风啊?我刚问了吴奶奶,准备到地里去找你呢!”

    “刚把土豆盖完!”

    二傻说了句,盯着莫贝妮扫了一眼,轻轻点头,“这次你的确需要吃点药了,你先去坐一下,我很快给你开好药拿来。”

    等到莫贝妮带着药离开,二傻再次摇头感叹起来,“女人啊女人!”

    听到二傻的感叹,吴秀莲轻轻摇头,压低声音说道:“老二,别想这个女人,村里好姑娘多的是,随便找一个都行,比如那个艳艳就是个很好的姑娘。这个杨家媳妇,不是什么好东西,娶回家就是找罪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