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良心
    因为腿伤,二傻被胡家一直留着,一住就是半个多月。

    到了元宵前后,二傻的腿差不多完全复原。

    过完年之后天气一直不错,元宵前后这边山上的积雪已经完全融化。

    二傻和胡艳缓步走在路上,晒着早春的太阳,边走边随意说着话。

    经过这段日子相处,两人差不多变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二哥,带着一个女性朋友,去看另外一个女性朋友,你不觉得怪怪的么?”

    翻过一座山坡,看着山那边的朱家湾,胡艳忍不住笑着轻轻摇头。

    “有什么怪的?”

    二傻闻言,不以为然的微微耸肩,“你都说了,是女性朋友,又不是女朋友。再说了,你和红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去看望下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不是么?”

    “哈哈……”

    胡艳闻言哈哈一笑,走了两步,才幽幽开口,“说起来红丽姐能认识你这么个朋友,也挺幸运的,送上门吗免费帮忙开药方养身子的医生,除了二哥你,还真没哪里能找到了。”

    “免费?”

    二傻微微皱眉,“谁说免费的,我怎么不知道?没钱不治可是我的三大原则之一。朋友归朋友,药费还是要付的,补药可不比一般的治疗药物,都是珍稀药材,需要花费老多功夫采集,怎么可能免费?”

    “切!”

    胡艳闻言,不屑的白了二傻一眼,轻声笑道:“那行啊,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去给红丽姐开个千八百的药方出来,看二婶不骂死你!”

    二傻正要说话,看到不远处一条毛公路上面走过去的两人,忽然神色微微一变。

    那两个人是一个老年人一个青年,老年人大致在五六十的样子,那青年估计是二十多,青年人手里正提着一包中药,看样子应该是刚刚从肖世红那里抓药回来。

    “怎么了?”

    看到二傻将注意力放到这两人身上,胡艳微微愣了愣,忍不住轻声问出来,“这是朝阳坪的杨伯和小杨哥哥,他们都是本分老实人,过年那次动手的,不会有他们吧?”

    “别瞎想!”

    二傻轻轻摆了摆手,转头看向胡艳,低声吩咐她,“艳艳,你去问下那个小杨,看他这药是不是替这个老人抓的。如果不是就算了,如果是的,你让他单独过来下,我有几句话要和他说说。”

    片刻之后,那个青年就让老人在路边一个石头块上面坐下,自己和胡艳一起走了过来。

    刚看到二傻,小杨就急迫的说道:“傻二哥,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还赶着回去给老爸他煨药,他身体差,疼得受不了。”

    “我要说的,就是关于你老爸身体的事情!”

    二傻摆手拒绝了小杨递过来的香烟,轻声问小杨,“大兄弟,肖医生帮你爸检查,说是什么病?给你开的药,能否给我看看?”

    “肖医生说是黄疸肝炎,没开药方,只开了这一包中药!”

    小杨知道二傻也是医生,闻言也没多想,直接把药递给二傻。

    二傻把药包散开,取出里面的中药闻了一下,重新包起来,接着问小杨,“肖医生应该还有给你开西药吧,这一包药,只是缓解疼痛的作用没什么明显的治疗效果。”

    “嗯!”

    小杨微微点头,“西药在我爹兜里,一盒护肝片,一盒是叫什么维西什么来着,是止疼片。”

    “这样啊!”

    二傻沉吟了一下,才轻声开口,“小杨,这包中药别喝了,还有止疼片也千万别吃,护肝片用量减半。回头你去吴奶奶那边,我给你开一份药出来,如果你有条件,最好是把杨伯送到镇里的医院去做个全身体检。这事情你先别告诉杨伯,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二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杨还没开口,胡艳就忍不住轻声问出来,“难道说,杨伯他患的,不是黄疸肝炎?”

    “嗯,比黄疸肝炎严重百倍!”

    二傻面色凝重的低声回道:“刚才迎面走过来,我仔细看了杨伯的脸色,他的确曾经患过黄疸肝炎,而且没有得到治疗,是自然拖好的。因为这事,他老人家的肝脏落下了病根,导致排毒能力变差,聚集脂肪速度增快。所以他在不肥胖的情况下,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脂肪肝,如果我能在一年之前发现这事,还能轻松治疗。可是现在老人的肝脏已经因为肝硬化引发了癌变,而且到了中期接近晚期。癌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能够完全治愈的药物。我让小杨立马把杨伯送到镇医院,就是希望老人的癌症还没有完全扩散,能够做肝叶切除手术。”

    “你胡说!”

    二傻刚说完,小杨就一把封住二傻的衣领,恶狠狠的怒吼起来,“肖医生的仪器都没检查出什么狗屁癌症,你这么瞄一眼就能看出来?这分明就是吓唬人,想我去你那里买药,好骗黑心钱!”

    “小杨哥哥……”

    胡艳刚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她,朝小杨轻轻摇头,“小杨,你非要这么想,那也随便你。不过受苦的是你老爸,生命只有一次,没有后悔的机会,我真心希望,你能考虑下我的建议。反正我也不靠做医生赚钱,你觉得我是讹诈,就不用去我家抓药了,直接将老人送到镇医院吧。做个全身检查,重点只检查内脏部位的话,也用不着太多钱,花费几百块买个保险,这钱你总不会觉得也是我赚了吧?”

    “听到了吧!”

    胡艳也没好气的看着小杨,冷冷说道:“从一开始,二哥就让你送杨伯去街上检查,没说自己接手治疗。如果他真是想讹诈你,干嘛说个绝症,随便编个别的病症,然后说自己包管治愈,不是更好欺骗你么?再说了,二哥到村里这么长时间,你看他每次治病都收了多少药费?医院动不动就几百上千,二哥每次都是个位数十位数收钱,就算是病重的,也就是百八十了事。你扪心自问下,现在还有几个医生,能比二哥更有良心么?亏你也是读了……”

    “好啦好啦!”

    不等胡艳说完,二傻就轻轻摆手,“艳艳,我遇到这事情,出言提醒,那是尽医生的职责。他不信也对,的确没几个人,能够这么瞄一眼,就能看出病情的,我现在这么说话,确实和那些骗子没啥区别。”

    说到这里,二傻轻轻摇头,“其实癌症发展到中期,治愈的机会也很渺茫了。上镇里检查,也只是确认这个结果,医院答应动手术的几率很小,最多也就开出一些天价的调理药物,实际效果也是微乎其微。只是我觉得,作为子女,哪怕有万一的希望,也得尝试一番。既然他不领情,那也无需多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