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善良过度
    猜测得到承认,胡艳面色微微一肃,偏着头看着二傻,沉声问了出来,“为什么呢?”

    “什么为什么?”

    二傻看着胡艳,不明所以的问了句。

    胡艳微微摇头,没好气的说道:“二哥,你这是明知故问呢!这事情你既然清楚,为什么就不肯说出来呢?难道说,在你眼里,这里就没有可以信任的人么?”

    “哦,你说的这个啊!”

    二傻淡淡笑着轻轻摇头,“这事情倒不是不信任,而是没必要说出来。一来呢,这里没人是警察,说出去没有任何意义。二来呢,我手里也没有任何证据,说出来弄不好还会被别人指责是诬陷。这并非我不信任这里的人,而是那些人也是村里的人,而且在大家印象里也不是恶人,基本上来说,绝大部分都会本能的维护本地人,从而认为我是在说谎。其实吧,这事情报警也没有什么意义,在这种冰天雪地的环境里,别说只是打了一顿还救活了,就算真杀了人,警察也是很难找到任何线索的。我想那些人,也是懂得这个道理,才会在半路等着我吧!”

    “你想得也太明白了一些!”

    胡艳低声说了句,沉默了一下,才轻声问二傻,“二哥,既然你这么想,不想公开说这事,私下里和我说说总可以吧,我保证和父母还有红丽姐,都绝口不提此事。”

    “呵……”

    二傻干笑了一声,微微转动双眼,“艳艳,如果我告诉你,我不认识那些人,你会信么?”

    “绝对不信!”

    胡艳轻轻摇着头,“我们这个村子就巴掌大一块地方,加起来就是那么一些人,你平日里到处走动,要说不知道姓名倒是可能。如果你说那些人你完全没见过,那不仅前后矛盾而且也不太可能。”

    “可我真不认识他们!”

    二傻仰着头轻轻晃动着,“当时天色已晚,风雪又大,我就是听到他们说话是本地口音。别说容貌了,就连他们穿什么衣服,我也没看清。”

    “你这根本就是敷衍!”

    胡艳没好气说了句,沉默了一下,轻轻摆手,“二哥,既然你实在不愿意说,那也就算了。你说说这事你打算怎么办,这总可以吧?”

    “下雪冻了个半死,自然是凉拌!”

    二傻微微摇了摇头,“艳艳,这事没什么好说的,白白吃了个亏,是很丢脸的,以后我小心点,应该也没啥事了。”

    “不是吧!”

    胡艳不敢置信的看着二傻,“二哥,你傻了啊?你差点就死了,你居然打算就这么算了?”

    “还能怎么样?”

    二傻微微摊手,“报警没证据,我也认不出对方是谁,私下里报复吧,我自己也和他们一样,违法犯罪了。他们不懂法律,或者藐视法律,可以肆意妄为,我总不能学他们一样啊!虽说我并不在乎坐牢什么的,可恶意报复伤人,再坐牢这种事情,我还是不想做。”

    听到二傻这么说,胡艳默然半晌,才无奈的摇头,“难怪他们叫你二傻,你这人真的是脑子有些不好使,简直善良得太过度了。你知不知道,这种事有一次就有二次,你越是纵容他们,他们就越是过分。遇到这种事,私底下报复的确违法,可你得运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既然你和他们照了面,多少总有些印象的,比如说他们的身高体型,说话的声音,拿的什么武器等等。只要把这些资料提供给警方,警方在从周围排查,就能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找出行凶之人。”

    “或许吧!”

    二傻淡淡点了点头,又轻轻摇头,“再然后呢,村里人就会说,是我害了人,如果没有我,他们根本不会犯法,从而更加仇视我这个外来人。上次杨家那个什么琳中毒的事情,还不是我主动揭穿呢,他们也不过是被判了一两年刑,很多人就对我很仇视了。这次的事情闹大,到时候怕是好几个人会被送进去,少说五年起步。到时候他们的家人还有亲人,都会将我视作仇人,村里的人也会将我当成灾星,我还能在这里逗留么?”

    “可是……”

    胡艳刚开口,二傻就轻轻摆手,“艳艳,这事没什么可是了!没有足够的证据,也没什么好折腾的了。当时也怪我,太疏忽大意,根本没把这事当回事,才猝不及防吃了大亏。吃一堑长一智,真要是再遇到这种事,谁吃亏还说不定呢。希望这次事情,他们能够懂得一些东西吧,如果他们真的不懂得进退,继续这么下去,那我也只能运用法律武器去捍卫自己的权益了。到那个时候,村里人还有坚持认为,这都是我的错,那我也只好认了。”

    “不行!”

    胡艳轻轻摇头,“二哥,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未必会怕了他们,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种人既然做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次没能成功,他们下次肯定会更加狠毒,你就算再能耐,也难以招架提防。”

    “放心吧,没什么事的!”

    二傻微微笑着摇头,“这次的事情你们已经报了警,等到雪稍微融化,警察肯定会过来调查。虽然警察未必能够调查出来结果,不过那些人也会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也不是亡命之徒,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人,没谁愿意下半辈子都在牢狱之中度过。这边的人,对于警察……”

    “你又说漏嘴了!”

    听到这里,胡艳忽然插了句嘴,打断了二傻的话。

    “又是什么?”

    二傻闻言,不解的看着胡艳。

    “你如果没看清来人是谁,你怎么判断他们上有老下有小呢?”

    胡艳抱起手看着二傻,“二哥,你可别告诉我,这事情也是你的猜测和想象!”

    “和你说话,真是一点破绽都不能漏!”

    二傻无奈的摇头,“你不去做刑侦的审讯,实在浪费了人才。”

    “呵呵……”

    胡艳闻言,忍不住轻轻笑起来,“我本来就是学的犯罪心理学,当初就是想去做警察来着,不过我爸妈都不同意这事,我只好改行去做别的了。”

    说到这里,胡艳眯起双眼看着二傻,低声说道:“所以你是很清楚是谁对你下手,而且很可能还知道原因,只是出于某些考虑,比如说维护某个人,或者说照顾某个人的情绪,才故意把这事隐瞒下来了。而在这个村里,真正能够让你在乎的,吴奶奶算一个,但是她没有任何亲人,最多也就是偶尔有人稍微帮助过她一点,用不着你那么在乎。排除这个最让你在乎的,也就只剩下一个人了!所以对你出手的人,应该就是她的亲人,而且很可能还是非常亲的那种。这么做,也不外乎两个目的,一个呢,自然是因为某些利益纠葛,比如说你治病收费太低,妨碍了某人的利益,而他们和那个人,刚好是亲戚。第二个嘛,自然是有人怕她和你走到了一起,所以……”

    “好啦好啦!”

    胡艳还没说完,二傻就轻轻摆手,“胡大心理学家,您就别分析了,真正让我在乎的,之前就吴奶奶一个人,现在多了你这个朋友,吴奶奶没亲人,你的亲戚不会对我下手,所以我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