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胡艳的直觉
    “胡大哥,先别问这事!”

    二傻还没开口,朱红丽的父亲就轻轻摆手,“这孩子在山里冻了几天,没冻死也快饿死了,还是先把他扶进屋里,让他烤暖和,再给他来点热汤暖和身体。”

    没过多久,二傻就浑身热气腾腾,看得众人惊叹不已。

    一般的人,被这么冻了,就算血脉活络过来,也是虚弱至极,就算用热水敷短时间也没法让身体回暖。

    这个二傻,体质实在好得让他们惊讶。

    等朱红丽给二傻喂了一杯用生姜加红辣椒熬制的热汤,胡耀三才再次问起二傻被袭击的问题。

    听到胡耀三再次问起这问题,二傻低头沉默了片刻,才轻轻摇头,“我什么都没看到,当时就感觉腿上一疼就倒在地上,然后后背和后脑勺也挨了重击。等我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丢在深山的雪地里,深山也覆盖了厚厚的雪。我腿上负伤,双手也冻僵了,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爬进那个小石屋。”

    “这样啊!”

    胡耀三闻言,无奈的摇头,“这事情红丽和艳艳已经报了警,让警察慢慢去查好了,我先扶你去躺着休息。”

    二傻微微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屋里的几个人,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用手捂着额头的朱红丽,半晌才用嘶哑的声音低声说了句,“谢谢各位!”

    胡耀三把二傻送进去躺着之后,才刚刚离开,朱红丽就走了进来。

    “傻二哥……”

    朱红丽看着躺在床上的二傻,才刚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她,“红丽,你冻病了,先别问我的事情了,赶紧出去喝一碗姜汤,回去好好休息吧。等我缓口气,回头我给你开服药过来。你这身体太弱了一些,以后可千万别犯这种傻了,为了我这样的人,不值得。”

    “值不值得我自己清楚!”

    朱红丽伸出冰凉的双手轻轻握了握二傻的手,微微点头,“傻二哥,我听你的,你好好休息,我也去喝姜汤调养,等我好转一点,我再来看你。”

    等到朱红丽转身走到门口,二傻才看着朱红丽的背影,用嘶哑的声音道谢,“红丽,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这次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听到这话,朱红丽转过头,看着二傻嫣然一笑,轻轻摇头,“傻二哥,你救过我的命,我也没说过谢谢,你也一样不用说这种话。我们是好朋友,没必要说这两个字!”

    说完这话,朱红丽深深看了一眼床上的二傻,才转头走出去。

    “好朋友么?”

    二傻看着关上的房门,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自嘲的笑起来,“这个名词,还真是遥远又奢侈!”

    被丢在冰天雪地里冻了三天,二傻受尽了煎熬,也想了很多。

    虽然他还是没有想起那些重要的事情,可他的思维变得清晰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迷糊了。

    他隐隐感觉到,自己曾经应该拥有过很多,也失去过很多。

    只是他依旧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又还拥有什么。

    过了片刻,他就微微眯上眼。

    对他而言,死亡并不算可怕,活着却是一种幸运。

    虽然依旧是浑浑噩噩,可他现在有了一些信心,他觉得自己总有一天,应该能想起来那一切。

    吱呀——

    就在二傻准备稍微休息一下的时候,房门又被推开了。

    “不是让你……”

    说到一半,二傻就闭上了嘴,因为这次进来的,并不是朱红丽,而是胡艳。

    刚走到二傻床边,胡艳就轻轻握住手,歉意的低下头,低声向二傻道歉,“二哥,对不起!”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

    二傻微微摇头,“胡艳,作为一个只算认识的人,你们全家人能够在大过年跑到冰天雪地里去找我一整天,已经仁至义尽了。你们没找到我,那是我命不好,不应该是是你说对不起,而应该是我向你们表示感谢。”

    “可我们是朋友!”

    胡艳蹲下来,苦笑着轻轻摇头,“作为一个朋友,我在还有希望的情况下就放弃了,这是很不应该的。”

    “胡艳,千万别这么想,更不要自责!”

    二傻摇头说了句,轻轻摇着头,“在这冰天雪地里,要找到一个人,就如同大海捞针,完全就是碰运气。你一个女孩子,在这种风雪天漫山遍野找了一整天,冻得鼻青脸肿,已经是尽力而为了。”

    “可我现在真的很沮丧也很惭愧!”

    胡艳抓住二傻的手,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叹息,“我比红丽姐身体要好,本来应该学红丽姐一样,坚持到最后的,可我没有。同样是你的朋友,我没红丽姐做得好,也失去了第一时间找到你的机会。在回头之后,我就知道,自己怕是要失去很多了。”

    说到这里,胡艳重新抬头看着二傻,轻声说道:“傻二哥,我知道自己没资格再说朋友这两个字,可我还是希望,你能把我当朋友,偶尔有空的时候,能够过来看我一眼,陪我聊聊天。你也知道的,因为那种病,我这些年,并没有交过一个真正的朋友,因为他们都不敢靠近我。只有你不嫌弃我,不在乎我的冷言冷语,不在乎我父母的误会和冤枉,坚持帮我治疗。”

    听到胡艳的话,二傻沉默了片刻,才轻轻点头,“好!虽然我暂时还有些迷糊,不过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应该是个不错的体验。”

    “太好了!”

    胡艳轻声说了句,转动大眼睛看着二傻,“二哥,既然我们是朋友了,有些事情也没必要继续隐瞒了吧?告诉我下,到底是谁袭击了你,别说你没看到,刚才在外面,你说谎了。”

    “哦?”

    二傻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不解的问胡艳,“艳艳,刚才我什么表情都没流露,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女人的直觉!”

    胡艳巧笑倩兮的看着二傻,“别以为那是扯谈,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很准的,在你还没开口解释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

    开了句玩笑,胡艳才轻轻摇头,“其实是你说漏了嘴,他们粗心没察觉,不过我听出了你话语你的漏洞。如果先袭击你的腿,还是从后面下手,那么你应该是仰面倒下,在那种情况下,你绝对能够看清楚袭击者的面目。以你健壮的体格,就算打中了你的腿,个把人也未必就能制服你,所以直觉告诉我,袭击你的不止一个人。应该是前面有人找你说话,吸引你的主意,然后后面的人悄然靠近。他们第一次打的,应该是你的后脑勺,将你击倒,再在背后补了几棍,最后才打了你的腿,将你丢进深山,为的就是不让你活着出来。”

    听到胡艳的话,二傻沉默了一下,才苦笑着轻轻摇头,“艳艳,我不得不承认,女人的直觉,真的很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