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我是看小孩可怜
    “你……”

    肖世红刚开口,二傻已经转过头去,朝朱红丽伸出手,“红丽,你背着的保温杯应该还有热水吧,借我一点用用。”

    “嗯!”

    朱红丽闻言,连忙把背包放下来,将保温杯取出来。

    她在外面读书习惯了,不习惯喝冷水,每次上山都背着一瓶热水。

    二傻不讲究这些,在山上是哪里遇到水就在哪里喝,没水就忍着。

    他也知道喝生水的习惯不是太好,不过他没有这设备,而且采药难免磕磕碰碰,背着一个大保温杯也不方便。

    接过朱红丽的保温杯,二傻走到黄三婶面前,朝她冷冷点头,“把孩子放下来,将她的袖子撸起来一下。”

    “二傻子,小雪她……”

    黄三婶才刚开口,二傻就摆手打断她,“小雪患的是肠道痉挛引起的暂时堵塞,在这边好像是叫肠子打结来着,这种病算不得什么大病,但是疼起来要命。小丫头能够一直忍着没有放声痛哭,已经很了不起了。这种情况拖下去,有可能变成绞肠痧,到时候治疗起来可就真困难了。”

    “黄三婶,您就相信他吧!”

    朱红丽看到黄三婶依旧背着小雪,连忙走过来劝说,“傻二哥这个人我特别了解,没有把握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说出来,既然他说能够轻松治疗,那就没问题。傻二哥的性格您也是了解的,他这人脾气比较古怪,基本上不主动开口说帮人治病,人家找他他也得看心情才会答应。这次能够主动开口,多半还是看小雪忍得辛苦,是可怜小孩子。”

    “妈妈——”

    小雪这时候也双目含泪的低声喊了句。

    听到自己女儿的哀求声,黄三婶心头一软,将小雪从背后放了下来。

    不过放下小雪之后,她还是狠狠瞪了二傻一眼,“二傻,希望你是真有把握,要是你敢不懂装懂,耽误了我女人治病,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肖世红早在听到二傻说出病情的时候,眼光就有些闪烁,不过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他也不能再开口,只能希望二傻是眼高手低了。

    “傻二哥,我们走!”

    听到黄三婶的话,朱红丽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拉住二傻的手,沉声说道:“大家都是邻居一场,相帮相扶本来是理所当然的,可他们实在太过分了一些。你这是帮他们呢,他们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说话的口气还弄得好像是你求她一样了!”

    “红丽,你……”

    黄三婶刚开口,二傻就轻轻摆手,“红丽,罢了,孩子生病,大人担心,态度差一些,我能理解!”

    说了句,二傻轻轻把小雪朝黄三婶推了推,“麻烦把小孩抱着,帮她把右手衣袖撸到手肘以上。”

    黄三婶犹豫了一下,才照着二傻所说的办。

    等黄三婶做好这事,二傻打开保温瓶倒了一点热水暖了一下手,然后掐住小雪的右手肱二头肌的位置,轻轻拉扯她的肌肉。

    “嘻嘻嘻……”

    小孩比较怕痒,尤其是腋窝和手肘上面,还有手心脚心最严重。

    即便是腹痛难忍,被二傻这么轻轻掐肌肉,小雪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反复掐几下,二傻就会重新倒点温水暖手,如此重复了大约两分钟,他收手盖上保温瓶,淡淡朝小雪笑了笑,“丫头,站起来看,看还疼不?”

    小雪从她妈妈怀里出来,站在地上感受了一下,又朝前面走了两步,才惊呼出声,“呀,一点都不疼了!”

    “这……”

    看到这一幕,黄三婶和朱红丽都愣住了,她们都没想到,就用一点热水,也能治病。

    肖世红则是脸色一连数变,最后才朝黄三婶微微拱手,“三嫂,真抱歉,今天我只看小雪病痛难忍,以为她患了重病,实在看走眼了!”

    说了一句,肖世红悄悄瞪了二傻一眼,转身就走。

    “肖医生,肖医生……”

    见肖世红就这么走了,黄三婶顿时急了,可她连续喊了几声,肖医生却是头都没回。

    “唉——”

    目送肖世红走远,黄三婶忍不住无奈的叹息,“这一次,我可是把肖医生给得罪惨了!”

    “得罪了就得罪了!”

    朱红丽不以为然的摇头,“傻二哥的医术不比肖医生差,他治病还便宜得多,有事情找他不也一样么?再说了,肖医生从来都只有钱亲没有人亲,管他是谁去找他,医药费也少不了一分,不得罪他也没啥好处。”

    “回去吧!”

    二傻把保温杯递给朱红丽,朝黄三婶微微摆手,“小孩刚刚恢复,受冷或者不小心吞下冷风,还有可能导致复发,最好是背着她回去。”

    说完这话,二傻站起身就朝远处走去。

    “喂,二傻,不那个医生!”

    黄三婶连忙在后面叫道:“你帮忙治病了,我还没给钱呢!”

    二傻闻言转过头,冷冷摇头,“我这是看小孩可怜,才插手此事。小孩没钱,也没用药,我就不找她收钱了!”

    不等黄三婶反应过来,二傻就快步朝前面走去,朱红丽见状也快速跟了上去,只留下黄三婶神色复杂的看着二傻的背影。

    “你这人啊!”

    刚刚追上二傻,朱红丽就忍不住抱怨起来,“你明明是帮人,还摆出这么一幅冷冷的态度,也难怪人家不待见你了!”

    “友情不是靠施舍换来的!”

    二傻微微摇头,“能成为朋友的,什么态度都能成朋友,该是敌人的,就算你掏心置腹,他还是敌人,态度根本就不能决定一切。我就知道,从人家门口走,准没什么好事,果然是走到哪里,坏事都不离身,唉!”

    “帮人治病,怎么就成坏事了呢?”

    朱红丽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下,才轻声问二傻,“傻二哥,小雪痛成这样,你就用了一点热水就治好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很简单!”

    二傻一边走一边淡淡回答,“这种肠道痉挛,在小孩子之中很常发,不过这其实不算病,只是不小心扭动造成肠道暂时堵塞,根本不用什么药来治。十指连心,用热水轻轻碰触手臂的经脉,能够把热量传递进心口,还能刺激肠道蠕动。稍微堵塞的肠道一蠕动,就恢复正常,痛感自然消失。”

    朱红丽刚要开口惊叹,二傻就朝她轻轻摆手,“以后记得离我远点,也别帮我说什么好话,还有就是不要随便改变我的行进路线,我这人很怕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