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小病,举手可医
    他们说二傻的坏话,就是看到二傻和朱红丽距离比较远,偷偷摸摸说来着,被小丫头突然大声点穿,三人都有些尴尬。

    黄三婶扭转头微微横了一女儿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子别乱插嘴!我们就讨论一下这位叔叔的事情,也没说他什么坏话!”

    “妈妈!”

    小女孩抹了抹眼泪,不解的问她妈妈,“妈妈,您为什么要说谎啊?老师说了,说谎的都不是好孩子呢,要大人才能说谎么?”

    “噗嗤——!”

    本来听到两人这么说二傻还很生气的朱红丽听到这话,顿时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过想到这里两位都算是自己长辈,刚刚笑出来,朱红丽就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见自己这会儿说小话被这个小孩子给点穿了,肖世红索性朝二傻微微招手,“二傻,别走那么远,大家一起走也热闹点!我们就随便讨论一下你,说你替村里人治病的事情,小孩子听不懂话,你可别放心上。”

    “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打自招!”

    朱红丽暗暗嘀咕了一句,悄然朝二傻使了个眼色,稍微和这几个人拉开了一点距离。

    二傻仿佛没看到朱红丽的眼神,稍微加快了速度,朝肖世红和黄三婶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没有开口说话。

    见二傻走过来,刚刚抹掉眼泪,还是大花脸的小丫头忽然扭过头去,轻声问二傻,“叔叔,您也是医生么?”

    二傻还没开口,已经退到了后面一点的朱红丽就朝小女孩轻轻点头,“小雪猜得一点没错,这个叔叔是很好的医生,治病可厉害了!”

    “真的吗?”

    听到这话,小雪微微眨眼,“叔叔,我现在感觉肚子好疼,您能让我快速好起来么?”

    二傻听到小雪的话,不由得沉默下来。

    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小女孩所患之病,要治疗也非常容易,可这个小雪是肖世红的患者,他半途插一手,难免遭人记恨。

    二傻到不是怕了这肖世红,只是他清楚自己是一个外地人士,在本地本来就不被待见,不到迫不得已,他也不想招惹什么人。

    上次肖世红找到他家里,他不给对方面子,那也是私底下的事情,只要二傻不主动说出去,肖世红也不会把那事宣扬出去,也算不得什么深仇大恨。

    肖世红明显不是什么心胸宽广的人,如果在这半路抢了肖世红的声音,坏了他的生意,他绝对不会善摆干休。

    朱红丽见二傻沉默下来,还以为他是无能为力,走上前去轻轻摸了摸小学的脑袋,低声安慰她,“小学,医生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治病需要药。这个叔叔在外面,什么都没带,哪有什么办法帮你治病?”

    朱红丽的话刚落下,黄三婶就轻轻摇头,“小雪,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有时候说一个人厉害,那是称赞他,并不意味着他就真厉害。村里真正厉害的医生,还是你肖伯伯,不管是大病小病,都药到病除。你再忍一忍,到了你肖伯伯家里,吃点药一会儿就好了。”

    “哦!”

    小雪闻言露出一丝失望之色,微微垂下脑袋,眼泪又开始滚落。

    小孩子最怕的就是疼痛,尤其是肚子疼和头疼,一疼起来小孩子就会忍不住大哭。

    这个小女孩只是默默垂泪,还能忍着开口说话,没有放声大哭,已经算忍耐性比较好的了。

    朱红丽虽然很不满黄三婶这态度,不过都是邻里邻居,也不好当面说什么。

    犹豫了一下,她才退后一步,走到二傻身边轻声安慰他,“傻二哥,你没带药,治不好小雪的病也没什么,用不着沮丧。”

    “红丽丫头,这你可就不懂了!”

    二傻还没开口,肖世红就接过她的话,沉声说道:“治不好病,对于医生而言,那是一种耻辱。二傻医术高明,只要看一眼就能判断出别人的病情,突然遇到一个看不出来的,心情低落也再正常不过!”

    说到这里,肖世红走到二傻前面,示威般的扫了他一眼,冷冷笑道:“二傻,人有本事是好事,可持才傲物,目空一切可就不好了。眼睛和感觉有时候会误导我们,老中医那一套望闻问切,虽然简单快速,准确度的确没法和仪器相比。尤其是给小孩治病,可千万得检查准确了,才能下手。这年头小孩子可金贵了,个个都是宝,要是出点差错,谁都担当不起。”

    “嗯,没错!”

    二傻闻言,终于不再沉默,点了点头,淡淡开口,“仪器的确是可靠得多,虽然仪器也会失灵,也会出错,总比用眼睛去看,用心去判断要好。有的时候,哪怕是一眼能看出的病情,举手就能治疗的小病,即便是很确认了,为了准确性,也要多检查一番。哪怕因此让患者多受点折磨,多花些仪器钱和医药费,那也是值得的。”

    “嗯,对,嗯?”

    肖世红一开始还没听出二傻这话的讽刺的意味,以为他是附和自己,随口应了声才感觉不对劲,不由得眉头一皱,冷冷盯着二傻,“二傻,你这是在讽刺我自己不会看病,只会依靠仪器,乱收费么?”

    “肖伯伯……”

    朱红丽见肖世红找二傻吵了起来,刚开口准备劝解,肖世红就冷冷摆手,“红丽,你别插话,这小子敢侮辱我的医术,他必须说个明白。”

    二傻扫了一眼肖世红,冷冷点头,“肖医生,本来我只是说下这个社会少数地方存在的一些现象,你非要这么对号入座,那我承认又何妨?你质疑我相色断病的能力,我怀疑你不会看病,大家也算是扯平吧!再说肖医生你虽然名头上中医,可你平日里诊断用的基本是仪器,开的也是成品西药,我说你依靠仪器,也没啥不对吧?”

    说到这里,二傻指了指泪眼模糊的小雪,冷冷说道:“就比如这个小孩,她根本就没得什么大病,就是吃完饭活动不当,暂时性肠道不畅,都不用药就能治好。肖医生非要她的大人背着她大老远赶路,估计过去还得折腾半天仪器,最后还得花费一大笔钱开一大堆药,你做了这么多年医生,会连这点病都看不出来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