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二傻不傻
    “傻二哥……”

    朱红丽面色微变,才刚开口,二傻就沉声打断她,“手机拿来,就用一下!”

    “别让他打电话!”

    看到二傻接过电话,春翠再次围过来,伸手拦住他,沉声说道:“小混蛋,别想在老娘面前耍心眼,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这坏蛋做了坏事,还能这么淡定,一看就是穷凶极恶之徒。你根本就没想过报警,是想叫你的同伴过来,然后救走你这混蛋!”

    听到春翠这么说,不光是刘老三和朱红丽,就连红衬衫女子也微微皱起眉头。

    他们都不傻,这事情怎么看都有蹊跷,可春翠却一口咬定是二傻做的,这几个人也感觉出不对劲来了。

    倒是朱老大依旧神色淡淡,没有多少反应。

    二傻看着拦住自己的春翠,沉默了片刻,直接将手机递给朱红丽,“帮忙报警吧,就说有人企图猥亵害命未遂,现在自首伏法,这样警察会来得快一点。”

    将电话递给朱红丽之后,二傻直接走到一边,抱着头坐下来,靠在一颗小树上微微眯上双眼。

    早秋的山里,太阳不算太火烈,照耀在身上让人感觉暖洋洋的,很容易犯困。

    没过多久,二傻的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都有些傻眼。

    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在这荒郊野外安然入睡,除了傻子,怕也没有别的人可以了。

    不过此时在场的人,除了依旧昏迷的杨家媳妇,其余的人没谁觉得二傻是真傻了。

    撇开他的医术不谈,就凭他刚才的反应,还有后面那几句有着很深含义的话,也让这些人不敢小看他。

    狠狠瞪着二傻看了片刻,春翠转头剐了朱老大和刘老三一眼,也将背叉侧放着,咬着嘴唇坐下去。

    朱红丽没有按照二傻的吩咐那么做,不过还是报了警,说了下这边的情况,才找了个空地坐下来,将几株药材送进嘴里,缓缓咀嚼着。

    红衬衫女子则是坐在杨家媳妇身边,照料着她,刘老三也坐在旁边,微微摇着头。

    朱老大双手拄着木杵,静静看着不远处的二傻,握住木杵手柄的双手悄然握紧又放松,神色也是复杂至极。

    警察局在镇上,距离这边有着好几个小时的路程,而且这山上根本不通公路,警察花费了很长时间的功夫。

    一直到红日西偏,三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才气喘吁吁的爬上来。

    他们刚刚上来,才醒转的二傻就快速迎上去,朝他们伸出手,“警察先生,我自首投案,劳烦你们将我带回警局去!”

    二傻在被吴秀莲老人捡回来之后,曾经被村里的干部送到警察局去过一次。

    镇里的小警察局加起来也没几个警察,这些人都认识二傻,闻言也没把他的话当回事。

    领头的警察看了眼二傻,伸手轻轻推开他,转头招呼身后两名年轻警察,“文杰,正奇,你们想想办法,先把晕倒的病人带下去!”

    吩咐了一句,领头的中年警察接着问在场的人,“这里有人晕倒,你们打了急救电话没有?”

    “嗯!”

    已经吐掉了嘴里的药液的朱红丽微微点头,“我已经打了120,镇上的救护车应该也快要到了。”

    “很好!”

    中年警察微微点了点头,接着沉声说道:“这位小姐,刚才是你报的警吧?”

    “没错!”

    朱红丽是文化人,对于警察并不畏惧,自然的回答,“警察先生,是这样的,我这位小婶晕倒了,当时只有傻二哥在场,他又不开口解释,我的几位长辈怀疑是他下的毒手,因此有些误会和纠纷,差点动手,我才被迫报警。”

    “那不是怀疑,而是根本……”

    朱红丽的话,刚落下,春翠就大声嚷嚷起来。

    “这位女士,麻烦你先住口!”

    春翠一句话还没说完,中年警察就摆手打断她,冷冷说道:“警察问话,问到谁谁开口,没问到的别给我插嘴!”

    打断了春翠的话,中年警察转头看向二傻,沉声问他,“小伙子,你刚才说要自首,是觉得自己犯了什么罪?”

    二傻扫了一眼朱老大,刘老三和两个中年女子,淡淡开口,“是他们给我定的罪!”

    “他们?”

    中年警察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不过作为警察,他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接着问二傻,“小伙子,你难道不知道,只有法官,才能给人定罪么?”

    “自然知道!”

    二傻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无奈的摇头,“可这四位说我迷晕这个女子,又纵使毒蛇咬伤她。我都坐在地上没动,他们还说我拼死反抗,要利用正当防卫的名义,将我打死打残丢出这个村子。他们人多势众,而且众口一词咬定是我所为,我反驳也没用,只好自己认罪了。去警察局,虽然面临的可能是牢狱之灾,起码还能活着,比在这里丢了命要好!”

    那四个人,尤其是春翠和朱老大,虽然恼火之极,可有这中年警察盯着,他们也没敢打断二傻的话。

    朱红丽听到二傻的话,却是陡然一震。

    她猛然发觉,这二傻根本不傻,而且还超乎想象的聪明。

    他之前什么都不说,是因为他清楚,任何反驳都没有意义,只会让自己承受更多伤害。

    当着警察,尽管他只是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来,而且还是说的事实,可他加上自己的几句理解,却是完全将自己放到了受害人无辜者的位置。

    “接着说!”

    中年警察扫了一眼那四个人,继续问二傻,“小伙子,你是怎么发现那个晕倒的女子的,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们误会的,说清楚点!”

    二傻看着中年警察,沉默了一会儿,揉了揉额头,才淡淡开口,“大致是上午九点左右,我从前面大湾山坳上来,刚刚上山,刘芳就气喘吁吁跑过来,和我撞了个正着。然后她告诉我,这里有人晕倒了,把我一路拉过来。之后她让我求救这个女子,自己去……”

    “你胡说!”

    二傻才说几句,春翠就气急败坏的打断他,“傻狗东西,我侄女小芳前天就去她姑妈家了,根本没在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