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牢房里更安逸
    五步蛇是尖吻蝮的别称,被五步蛇咬伤之后,致死率远比眼镜蛇高,甚至很难治愈。

    正是因为尖吻蝮毒性强,致死率高,才有了五步蛇这个别称,说的就是被尖吻蝮咬伤,五步就会死。

    当然,这个说法只是夸大其词,五步蛇咬伤的确很难治愈,但是也没有那么夸张。

    不过五步这两个字,已经足以说明尖吻蝮的剧毒,足以让这些人闻之色变。

    其实五步蛇在这一带并不是很常见,并非如绿褂女子所说那样谁都遇到过。

    就连很多一辈子在山里活动的人,也未必真正见过这种东西。

    尖吻蝮作为蝰蛇的一种,属于偏大的毒蛇,而且尖吻蝮的脖子能够灵活转动,咬到人上身也不算什么稀奇事。

    春翠或许是根本不了解五步蛇,当然也有可能是别有居心,二傻倒是清楚五步蛇的一些东西,不过他一直忙着替那个杨家媳妇清理毒素,没空也没心思去反驳。

    听到要用嘴去吸出来毒素,春翠和红衬衫的女子都吓得连连后退。

    “我来!”

    见两个长辈都被五步蛇吓到,朱红丽咬了咬嘴唇,放下背后的摄像仪器,挺身而出。

    “红丽!”

    红衬衫女子闻言,神色微微一变,一把拉住她,“侄女儿,大婶知道你心地善良,可那是五步蛇啊,弄不好就会没命的。”

    “大婶,我知道五步蛇意味着什么!”

    朱红丽说了句,轻轻摇头,“可小婶是村里邻居,算下来也是亲戚关系,我能见死不救么?”

    说完这话,朱红丽直接低下头去,准备替杨家媳妇吸出毒素。

    “等等!”

    正要去找解毒药材的二傻突然一伸手,拦住了弯腰下去的朱红丽。

    “干嘛?”

    朱红丽不解的看着二傻,“不是你让我把毒素吸出来的么,又拦住我干嘛?”

    “把这个擦了再去吸!”

    二傻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朱红丽娇艳的红唇,淡淡说道:“你这嘴唇上面涂抹的是最劣质的唇膏,比蛇毒还要致命!”

    “你……”

    朱红丽是一路到处走一边做野外直播,的确涂抹了一点唇膏。

    看到自己精心挑选的昂贵唇膏,被一个傻子说成最劣质的唇膏,朱红丽顿时被气得浑身哆嗦,差点就没忍住暴揍二傻的冲动。

    不过她才刚开口,二傻已经起身朝不远处走去。

    “不给个交代,就想这么走?”

    看到二傻要离开,春翠捡起木杵冲过去,横着木杵拦在了二傻前面。

    二傻看着拦住自己的春翠,沉默了片刻,才淡淡开口,“行,我留下,你们去采集止血药!三七三株,小蓟五株,艾草两株,云藤刀口药种子两颗,记得要选裂开的。”

    “这……”

    听到这话,春翠不由得傻眼了。

    她连这些药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哪里会采集什么药材!

    刘老三见状,没好气的摆手,“春翠,够了!这孩子一番好意救人,你还要几次三番为难他,你难道想害死杨家小妹么?”

    “好你个老狗东西!”

    春翠回手就是一木杵扇在刘老三肩膀上,大声咒骂,“老娘这么做,还不是为你们刘家那些后人考虑,你们几个兄弟,个个都屙下一大堆丫头,让这种混蛋留在这里,早晚祸害到她们头上。老娘辛苦的想把这混蛋赶走,落到你这东西眼里,居然还成了为难他了!我的确不想看到杨家小妹出事情,可这混蛋趁机溜掉了,你他妈能负责么?”

    见刘老三不开口,春翠抬手又是一木杵砸在他肩膀上,恶狠狠的吼道:“你他妈不是翻天了么?你说话啊,哑巴了啊?”

    “三婶,三叔也是替杨家小妹安危考虑,没别的意思,我和三叔一起去看着他吧!”

    朱老大见春翠又扬起了木杵,连忙伸手抓住木杵,沉声开口。

    “那你们可得看好了,千万别让这混蛋给溜了!”

    春翠叮嘱了一句,才收回木杵让开。

    二傻也不理会跟过来的朱老大和刘老三,自顾自的在山上寻找着药材。

    这一带小蓟比较多,随处可见,三七也比较好找,艾草和云藤刀口药就比较为难了。

    云藤刀口药是这边特有的一种药物,非常稀少。

    云藤刀口药种子成熟之后呈絮状,里面绒毛极细而且能够融化到血液之中,是凝合伤口的上佳药物。

    被五步蛇咬伤之后,最难治疗的地方,就是血流不止,寻常的止血药物和包扎,都没办法让伤口凝聚,只有云藤刀口药配合另外三种上佳的止血中草药一起用,才能发挥比较好的效果。

    二傻在吴秀莲老人家里倒是存放了一些云藤刀口药,不过这里距离那边太远了,赶回去需要太多的时间。

    找了将近一个小时,二傻才终于找到四种止血的药物,顺带还采集了一点去热解毒的药物。

    等二傻回到那边的时候,朱红丽早已帮杨家媳妇吸完毒血,可杨家媳妇的鲜血依旧顺着伤口往外渗透,丝毫没有愈合的意思。

    而且朱红丽也很倒霉,她一路走过来,边走边直播解说,嘴唇上早就有了干裂的细密口子。

    之前被口红遮掩着,看不出来,在吸出毒血的过程中,毒素却顺着细口渗透进了她的嘴唇。

    此时朱红丽的嘴唇已经明显肿大起来外翻,看上去就像是两根细香肠。

    “傻二哥,我……”

    肿着嘴唇的朱红丽看到二傻回来,迎上来刚开口,二傻就淡淡打断她,“白痴,都说了嘴唇有裂口别尝试!”

    说完这话,二傻就径直走到杨家媳妇身边蹲下来,用手指把药材碾碎,配合云藤刀口药的白色絮状物一起朝伤口处涂抹。

    朱红丽盯着二傻的背影,气得直跺脚,不过还是理智的没有冲上去打扰他。

    二傻用碎药将伤口敷满,又把那个杨家媳妇的衬衫扯下一长条将她腰间包扎起来,才站起身将剩下的几株药材扔给朱红丽,淡淡说了句,“嚼碎含着,别吞下去!”

    朱红丽刚把药接住,二傻就朝她伸出手,“手机拿来,我自首去警局!”

    “啥,自首?”

    朱红丽愣了愣,不敢置信的看着二傻,“傻二哥,该不会真的是你害了小婶吧?”

    “我没那么无聊,品味也没那么差!”

    二傻不屑的说了句,抱起双手微微耸肩,“我只是觉得,牢房里比这里更安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