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心有愧疚的宫敬守
    虽然叶辰此刻双眼紧闭。

    但是意识体却在脑海里边感悟此次战斗获得经验。

    修行路上的前辈说的没错。

    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获得最大的收获,就必须经历生死之危。

    只有在生死间才能飞快的成长,增加战斗经验。

    刚才的一战虽然自己胜了。

    但那是依靠“凝剑术”的威力。

    如果不是自己突破炼气三层以后得到了这一招。

    那么昨天自己的处境就真的危险了。

    “凝剑术”虽然威力无穷,但是只能用来保命。

    不到万不得已,以后坚决不能施展。

    因为它的后遗症太严重了。

    一招就可以将体内的灵气抽空。

    施展完“凝剑术”的自己完全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渣渣。

    如果一招将敌人斩杀还好,万一敌人没被杀死。

    那么等待自己的结果可想而知。

    就好像刚才的战斗一样。

    幸亏是于满山没有挡下自己的攻击。

    要是于满山拼命挡下这一击。

    那么此刻的自己或许早就踏上黄泉路了。

    想到这里,叶辰顿时浑身一震。

    体内莫名的升起一道凉意。

    因为“凝剑术”强大威力产生的一些满足和得意也瞬间消散。

    好险。

    如果自己对“凝剑术”产生依赖。

    那么自己的修为恐怕就要停滞不前了。

    甚至出现修为倒退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到那种后果,叶辰的脸色忍不住一白。

    这就好像普通人突然中了几千万的彩票一样。

    猛然得到如此巨大的财富,很多人的心灵会遭到剧烈冲击。

    顿时就会陷入“魔怔”。

    好好的班也不想上了,整日就想吃喝玩乐,挥霍钱财。

    反正是凭空得来的,挥霍起来毫无压力。

    于是整个人就开始彻底变化。

    变的懒散,堕落,沉迷于花天酒地无法自拔。

    当有一天钱财挥霍完之后才会猛然发现。

    此时的自己已经一无所有。

    往日的花天酒地,酒池肉林。

    如今却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

    这种天与地的落差会瞬间让人崩溃。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于是就有了很多自杀,发疯的例子。

    当然挥霍完醒悟的例子,想要重新努力养活自己。

    但是到那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工作能力几乎消失殆净。

    试问那时的你还有公司要吗?

    这和叶辰此时的情况何其相似。

    就算中了千万彩票,如果能控制住自己的**。

    理智面对飞来的横财,恐怕又是另外一番美好的结果吧。

    事实上,不止是叶辰,所有的修者都是一样。

    如果自身的实力差,现在有一个宝物非常强大,但是无法长久使用。

    恐怕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修者就会选择宝物,从而忽视了自身修为。

    所以想要强大起来,根本没有捷径。

    想清楚这些,叶辰的强者之心变得更加稳如磐石。

    鸿蒙造化诀不仅突破时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惊人。

    平时恢复灵气时速度也非常快。

    按照一般的功法,最起码要一天时间才能恢复体内灵气。

    但是现在才过去了不到五个小时。

    自己体内的灵气完全恢复。

    就在叶辰刚睁开眼的时候,便感知到身旁宫敬守身上的异样。

    脸上顿时露出诧异之色。

    没想到宫大哥竟然触摸到了先天宗师之境的门槛。

    假以时日,突破到先天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而此时,宫敬守的眼皮抖动一下,睁开了眼睛。

    看到面前含笑看着自己的叶辰。

    宫敬守一把拉住叶辰的胳膊,激动的说道:

    “叶老弟,老哥我。。。我好像摸到先天的门槛了”。

    看着激动不已的宫敬守,叶辰无奈笑道:

    “宫大哥,恭喜啊。

    你突破到天阶巅峰没多久,就已经触摸到了先天的门槛。

    想必不用多久,你就晋升到长老的行列了”。

    听叶辰说完,宫敬守脸上的激动之色更加浓郁。

    嘴上忍不住说道:

    “叶老弟,你可真是老哥的福星。

    你说说,自从认识你,在天阶后期卡了好几年的我突破了。

    至于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宗师之境,现在我也摸到了门槛。

    要不是你,恐怕我现在还在天阶后期的门槛上徘徊呢”。

    宫敬守越说越是肯定。

    叶辰一定是自己的福星。

    自己突破到先天后期,是因为叶辰的几句指点。

    而自己此次触摸到先天的门槛。

    也是刚才观摩了叶辰和于满山两大先天宗师的战斗,多了一些感悟。

    这才有机会触摸到宗师的门槛。

    这两次都和叶辰有着干系。

    要说叶辰不是自己的福星,宫敬守可是万万不相信的。

    看着宫敬守越来越崇拜的眼神,叶辰心里一阵无语。

    此时宫敬守心里正是兴奋的时候。

    虽然此刻已经是晚上,但是宫敬守哪里能睡得着。

    所以当即决定拉着叶辰前往天源山塔状建筑内的酒吧去喝酒。

    一方面是因为高兴,另一方面他也想好好的感谢感谢叶辰。

    高兴的同时,宫敬守心里也有一丝潜藏的压抑和愧疚。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叶辰是真心把自己当兄弟。

    不仅数次救了自己,而且连续两次帮助自己突破。

    但是自己呢,不仅没办法报答叶辰,也没什么能帮上叶辰的。

    平白无故接受叶辰连续的恩情。

    宫敬守如何能受得住。

    这才执意拉着叶辰去喝酒。

    不过叶辰倒是没想那么多。

    反正自己今晚是修炼不成了,又没什么事情干。

    所以没有拒绝,直接跟着宫敬守前往酒吧。

    青龙堂地下广场另一边。

    赵云芳正苦口婆心的劝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许洁。

    “许洁,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嘛。

    呆在这里又没事干,还不如去酒吧放松放松”。

    赵云芳见自己的劝慰没有任何作用,顿时无奈看向了一旁的梁斌。

    他们两人离开之后,商量了一下,觉得许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们和许洁的关系比较好,所以也不想看着许洁继续这么沦陷。

    所以就提出了拉着许洁去酒吧,喝点酒放松一下。

    自己两人瞬间在劝劝许洁。

    说不定许洁就想通了。

    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看到满脸无奈的赵云芳,梁斌心里一动,装作漫不经意的说道:

    “云芳,刚才我听别人说老大和叶辰去酒吧了,不如我们去找他们”。

    梁斌话音落下,只见刚才还发呆的许洁猛地站起来,惊喜的说道:

    “真的啊,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正好我闲得无聊呢”。

    说完立马冲进卫生间,开始梳妆打扮起来。

    面对这样的情况,梁斌只能对着赵云芳无奈的摊摊手。

    十分钟以后,梁斌和赵云芳两人便跟在一脸兴奋的许洁身后。

    坐上了通往天源山塔状建筑的电梯。极品全能修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