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你敢要吗?
    高台之上。

    陈天星双拳紧握,盯着叶辰幽冷说道:

    “好一个狂妄之徒,既然如此。

    那今天老夫就亲手斩杀你这个小畜生,为我儿报仇”。

    说完盯着宫敬守道:

    “宫堂主,现在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和龙组无关。

    我挑战他,你没有意见吧”。

    听到陈天星这个先天宗师竟然要挑战叶辰。

    台下的众人顿时脸色古怪。

    这陈天星一大把年纪,为了给儿子报仇,脸面都不要了。

    以大欺小就不说了。

    用先天宗师的修为挑战一个地阶修为的少年。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

    陈天星在整个古武界的名声算是彻底的黑透了。

    顺带整个青云门也会成为笑柄。

    而被发问的宫敬守,此时却是一脸呆滞。

    不敢置信的确认道:

    “陈天星,你确定要挑战他???”

    被雷到的宫敬守,这次直接叫了陈天星的名字。

    而宫敬守的态度却是让陈天星更加愤怒。

    为什么你是一副很惊讶的态度。

    难道我堂堂先天宗师挑战一个地阶修为的蝼蚁。

    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不成。

    陈天星和在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以为叶辰是地阶修为。

    这还是叶辰承认自己斩杀了陈子浩。

    他们才敢猜测叶辰是地阶修为。

    至于猜测叶辰是天阶高手或者先天宗师。

    这个念头他们想都没有想。

    就这样阴差阳错之下,陈天星注定悲剧了。

    冷冷的看了一眼宫敬守,陈天星确认道:

    “宫堂主,这小畜生杀了我儿子,我必杀他。

    斩杀他之后,我会公开向龙组赔礼道歉”。

    陈天星也担心龙组会强硬阻止自己斩杀这少年。

    所以此刻陈天星也做出了让步。

    表示事后会公开给龙组赔礼道歉。

    这样一来,如果龙组还不同意。

    那么龙组就显得太霸道了。

    陈天星这话的意思宫敬守明白了,台下的其余人也明白了。

    这是要逼宫的节奏啊。

    但是人家也说了,我是逼宫没错。

    但是逼宫完我会做出赔偿道歉。

    而且陈天星的理由很充分。

    你龙组的人杀了人家的儿子,难道还不许别人报仇不成。

    难道龙组的人就能随便杀人?

    如果这个说法在所有人的心里坐实。

    那么龙组的威名定然会大打折扣。

    但是如果宫敬守此时答应陈天星的要求。

    那么这件事传出去,定然会让龙组的其他成员感到心寒。

    这就是陈天星心里的毒计。

    如果叶辰真的只有地阶修为。

    宫敬守可能真的比较难做。

    但是现在嘛,宫敬守心里只能为陈天星默哀了。

    许洁三人也是一副诡异的笑容。

    宫敬守将目光看向了叶辰。

    因为这事他还真做不了主,所以只能看叶辰自己的意思。

    当他转头时,看到的是一张满面寒霜的俊脸。

    陈天星左一句小畜生,右一句小畜生。

    早就让叶辰心生杀意。

    此时见宫敬守看向自己。

    顿时对着高台之上冷声开口:

    “我接受你的挑战”。

    说话的同时,炼气二层的修为彻底放开。

    “轰”。

    随着叶辰修为散开。

    一股庞大无比的气势瞬间冲天而起。

    陈天星的先天威压如同遭遇滔天洪水的堤坝。

    被瞬间碾压消散。

    随着庞大气势直冲天际。

    一道更为强势的先天威压从叶辰身上散发而出。

    将整个花岗岩广场笼罩在内。

    如果说陈天星的先天威压如同蒙蒙细雨。

    那么叶辰此刻散发出的威压就是那倾盆大雨。

    两者高下立判。

    突然出现的庞大气势和威压顿时让陈天星和在场的其余众人全都傻眼了。

    只有宫敬守和许洁四人满脸怜悯的看着高台上目瞪口呆的陈天星。

    其余人的心里,包括陈天星在内。

    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

    见鬼了。

    这少年竟然不是地阶修为,更不是天阶修为。

    而是实打实的先天宗师。

    十八岁的先天宗师?

    这是真的吗?

    这怎么可能呢?

    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有些怀疑人生。

    他们人生的终极目标,人生的至高追求。

    那就是成为先天宗师。

    在场的很多天阶高手全都是五六十甚至六七十的高龄。

    以这样的年纪成为天阶高手,足以让他们自豪无比。

    但是现在呢。

    叶辰散发出的先天威压。

    如同一巴掌重重扇在他们的脸上。

    同时也在心里感叹道:

    几十年的努力,全都修炼到狗身上去了。

    此时整个场内最郁闷,最悲催,最尴尬的人。

    莫过于高台上的陈天星。

    此刻他终于明白过来。

    为什么自己说要挑战叶辰之后,宫敬守会用那样的语气说话。

    也明白了为什么许洁等人会露出诧异和怜悯的表情。

    因为他们早就知道叶辰是先天宗师。

    而且还不是刚突破的那种。

    从叶辰散发出的威压,陈天星不难判断出。

    叶辰的修为要强过自己。

    而陈天星心里的另一个疑问也完全消散。

    之前他还在疑惑,这一次自己举办宗师宴。

    为什么只有宫敬守一个天阶后期来。

    按照以往的惯例,随行的绝对有一名先天宗师。

    但是那名弟子汇报消息的时候他还问了一下。

    那名弟子十分确定的说只有宫敬守带着四个弟子。

    他还以为这一次事出突然,龙组没有派来长老会成员。

    所以他才敢肆无忌惮的逼宫。

    他自始至终没有想过宫敬守带领的四个青年男女中会隐藏着一位先天宗师。

    其实这个还真不怪他。

    别说他了。

    换成任何人也不会想到这个答案。

    先天宗师,何其骄傲。

    怎么可能甘愿隐藏在一个天阶后期手下。

    但是偏偏就出了叶辰这么一个特例。

    高台之上,呆愣片刻的陈天星终于反应了过来。

    虽然叶辰是先天宗师。

    但是他更是杀害自己唯一骨肉的凶手。

    如果让他就此放弃,他万万做不到。

    况且叶辰是先天宗师,自己也是先天宗师。

    就算不是叶辰的对手,叶辰也奈何不了自己。

    所以陈天星还是冷声开口道:

    “阁下身为先天宗师,无故斩杀我儿。

    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

    陈天星此话出口,叶辰笑了。

    “斩杀一个敢要挟叶某的蝼蚁,还需要给你交代。

    就算叶某给你交代。

    你敢要吗?”极品全能修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