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低估了
    “好厉害的小子,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他了,这小子的阵法造诣深不可测。”在一旁观战的老者眼神微微一眯,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

    “那切磋的结果会如何。”旁边的老妪问道。

    “败了,而且败的很彻底,双方的阵法层次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老者有些感叹的说道。“年纪轻轻,阵法居然达到了如此程度,还真是让人吃惊,不知道怎样的高人才能教出这样的妖孽,华夏zheng府恐怕是没有这个能力。”

    “他真有这么厉害。”没有想到尹小凡这么厉害,老妪认真的向旁边的老者问道。“如果是你上场,你有信心打败这个小子吗?”

    “我上吗?”老者苦笑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恐怕很难,不过败的层面更大,这个小子一只占据着主动,游刃有余,我感觉他还没有用出全力。”

    “没有用出全力?”听到老者的话,老妪也是微微一愣,神情有些震惊的向着尹小凡望去。“那这个小子的阵法造诣到底有多高。”

    “这就不得而知了。”老者摇了摇头说道。“以阵布阵,就这份能力,我就有些自叹不如,这个小子将来不可限量,这次燕京之行能遇到如此阵法天才,也算是不虚此行。”

    一旁的老妪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尹小凡一眼,然后眼神动了一下,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缚”

    尹小凡爆喝一声,那些冰链就缠绕在火钟之上,紧紧的把火钟锁了起来。

    “想破我的火钟,恐怕你没有这个实力。”看到冰链缠绕在火钟之上,老者的脸色也是一冷,刚才的一幕还在眼前,老者可不会让火钟步入火柱的后尘。

    老者咬破自己的手指,把一滴鲜血打进火钟之中,然后快速的结起了手印。

    “震”

    在鲜血进去火钟之后,火钟上突然出现了一阵红光,然后就有些一阵悠长的钟声响起。

    “咔嚓”

    火钟的音波威力也是不小,在火钟的震动之下,围绕在火钟上的冰链也是发出一阵阵断裂的声音。

    “垂死挣扎吗?”看到老者的举动,尹小凡冷战了一下。

    “断”

    尹小凡马上快速结起了手印,爆喝一声。

    那一根根冰柱突然散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甚至有不少冰柱出现了一道道裂痕,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断裂一般。

    “什么?这怎么可能。”本来那些冰链已经被火钟震的碎裂了不少,可那些冰链突然散发出一阵白光,碎裂的锁链居然慢慢恢复了,还散发出惊人的寒气,在这火钟上居然出现了冰霜,看到这一切,老者露出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尹小凡却是没有机会老者的惊讶,继续控制着冰链,对着火钟发起攻击。

    随着冰链上的寒气越来越重,火钟上冰霜也是越来越多,很快就让火钟变成了冰钟。

    “不。”看着眼前的变化,老者大声的喊了起来,心中充满了不甘心。

    咬破自己的舌尖,直接向眼前的火钟吐出了一口鲜血,快速的结起了阵法。

    在鲜血融进火钟之后,整个火钟散发出耀眼的红光,火钟身上的冰霜也是被瞬间震碎。

    “这是要拼命吗?”看到老者的举动,尹小凡皱一下眉头。

    但老者却是不会给尹小凡思考的时间,在挣脱了冰霜之后,就开始挣脱冰链束缚。

    “既然你想要玩,那我就奉陪好了。”尹小凡皱了一下眉头,冷笑道。

    没有任何的迟疑,尹小凡马上结起了手印。

    在尹小凡的手印之下,那些冰柱散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甚至有不少冰柱承受不住,开始一根根的爆裂来,化成了一堆冰屑。

    “真是胡来,大家退后。”看到老者跟尹小凡的举动,旁边观看的老者也是脸色一变,连忙喊道。

    众人也看出气氛有些不对,没有任何的迟疑连忙后退。

    “给我破。”

    “给我断。”

    尹小凡跟老者的脸色都变得凝重了起来,同时暴喝了起来。

    “轰隆隆”

    一阵剧烈的爆破声突然响起,火光跟冰屑四射,眨眼的功夫,客厅里就变得破烂不堪。

    “噗”

    爆破之后,老者张口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苍白了起来,气息也随之变弱了不少,看样子,受的伤不轻。

    “咳咳”

    在爆破声结束之后,尹小凡也是有些狼狈的后退了几步,然后咳嗽了两声。

    看的出,尹小凡并没有受什么伤,刚才的切磋胜负看来很是明显。

    “你没事吧!”看到老者受伤,众人都连忙走了过去,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伤了元气而已,休息几天就没事了。”老者抬头看了尹小凡一眼,神情有些复杂,然后苦笑着向众人说道。“我败了,败的心服口服。”

    那些老者露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可卫庄跟幽兰却是露出一副震惊的样子。

    阵法切磋,尹小凡居然能让一位化形境巅峰强者心服口服,那尹小凡的阵法造诣到底有多厉害,不得不让人感到心惊,尤其是刚才的切磋他们一直都在认真的观看,老者根本就没有放水,尹小凡是靠真正的实力获胜的。

    “你们怎么只知道关心那个老头,就没有人关心我一下。”一旁的尹小凡有些不爽的说道。

    “小友阵法造诣之高,让我等望尘莫及,就算是想要关心小友,恐怕也没有机会。”一旁的老者看了尹小凡一眼苦笑着说道。

    这算是拍马屁吗?听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一开始说好的切磋,可对方居然拼命,让尹小凡心中微微的有些不爽,可现在被对方这么一恭维,尹小凡心中的怨气也是消散了不少。

    “前辈过奖了,侥幸,侥幸而已。”尹小凡笑着说道。

    “小友真是太谦虚了。”这名老者笑着说道。

    在刚才的切磋中,尹小凡可是表现的格外强势,完全就是压着打,虽然那个老者的阵法造诣也不弱,但在尹小凡的面前,却是显得不堪一击。

    他们找尹小凡切磋,就是想要见识一下尹小凡的阵法造诣,在看过尹小凡出手之后,那些个老者一个个笑眯眯的看着尹小凡,眼神不断的变化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