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黄雀在后
    “你想怎么样?”这种成为阶下囚的感觉让老者很是憋屈,死死地盯着尹小凡说道。

    “并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们五大门派想怎么样?”尹小凡看到老者那羞怒的样子,笑了一下说道。“那百魂草是我赢得比试第一的奖励,而你们五大门派不依不饶,还想抢回去,这未免也太霸道了,而且那个守卫药谷入口的老头明明不是我杀的,偏偏安在我的头上,你们五大门派什么意思,看我好欺负,想要恃强凌弱不成,未免也太霸道了。”

    要是在之前,老者根本就不会跟尹小凡废话,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敢跟强他们五大门派的东西,简直就是找死,可现在,老者不得不慎重了,必定尹小凡的实力真的是很强,连他都成了尹小凡的阶下囚,不得不认真对待尹小凡了。

    “百魂花是怎么到你手中的,你心里应该清楚。”但老者必定是化形境中期强者,就算是身为阶下囚,但也不会弱了气势,死死地盯着尹小凡说道。“你杀没杀人,你自己也清楚,而且现场留有你的证件,说不是你,你可有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我不是已经证明了,你还想让我怎么证明。”尹小凡紧了紧拳头,向着老者说道。

    “你什么时候证明的,我怎么不知道。”老者愣了一下说道。

    “就在刚才,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尹小凡淡淡的说道。“我的实力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要是我想强抢百魂花,在这药谷中谁能拦我,而我却是选择了比试,中规中矩的拿到百魂花,而且我在跟五大门派的人交手的时候,我也是处处手下留情,并没有伤他们性命,这就说明,我并不想跟五大门派的人交恶,难道我的诚意还不够吗?”

    “凭我的实力,完全可以蒙面杀进药谷,抢走百魂花,谁都能知道是我做的,难道凭这些,五大门派还感受不到我的善意吗?非要逼着我跟五大门派交恶,跟五大门派拼个你死我活,难道这对五大门派有好处吗?”

    随着尹小凡的话,老者皱起了眉头,思考了起来。

    尹小凡说的也不无道理,以尹小凡实力,药谷中无人能敌,要是想要抢走百魂花,恐怕根本就阻拦不出。

    凭尹小凡的身手,想要逃出药谷,以药谷当时的实力,根本就拦不住,尹小凡根本就没有必要杀人。

    “你的证件出现在尸体旁,这你又作何解释。”老者思考完,向着尹小凡问道。

    “我的证件是在林州市丢的,我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这里,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我的仇家故意丢在这里的,目的就是陷害我,让我跟五大门派交恶。”尹小凡想了一下,向着老者说道。

    “陷害你?”老者死死地盯着尹小凡,想要在尹小凡的脸上发现点什么。

    “什么人?”尹小凡突然感知到危险,连忙向后退了一步,警觉的向着身后望去。

    在尹小凡刚刚站立的地方,却是突然出现了三枚飞刀。

    “你还真是警觉。”随后就有两名女子走了出来,一名穿着白衣,一名穿着青衣,脸上都带着面纱。

    “果然是你这一切都是你做的。”看到突然出现的两女,尹小凡的眼前微微一眯,一脸警觉的说道。

    “你们是什么人?”见到突然出现的两女,老者也是一愣,连忙问道。

    “她们就是真正的杀人凶手。”尹小凡向着老者说道。

    “什么?是她们杀的。”老者马上就向着两女看去,眼神也是突然之间变得不友善了。“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害我五大门派的人。”

    白衣女子看了老者一眼,并没有理会,而是向着尹小凡说道。“你成长的速度还真是快,居然连化形境中期强者都不是你的对手了,还真是让我吃惊。”

    “我能成长这么快,你也算劳苦功高,要不是你把体内的能量给我,我怎么能成长这么快,你说是吧!”尹小凡看着眼前的白衣女子,笑着说道。

    “你居然敢这么跟我们圣女说话,你找死。”青衣女子向前走了一步,拔出手中的佩剑,眼中冒着丝丝的寒意,看样子,是准备跟尹小凡动手。

    “你要跟我打吗?”看到青衣女子的架势,尹小凡的嘴角微微一扬,笑着说道。

    “小青,退下。”白衣女子看了青年衣女子一眼,说道。

    “是。”对于白衣女子的话,青衣女子没有任何的迟疑,连忙走到白衣女子的身后,但眼神却是死死地瞪着尹小凡。

    尹小凡没有想到白衣女子这么快就找来,不过尹小凡的心中正好有着疑问要询问。

    “我心中有个疑惑,不知道你可否帮我解答。”尹小凡向着白衣女子说道。

    “这是你临死前的遗言吗?”白衣女子冷冷的看了尹小凡一眼说道。“你说吧!”

    “你杀五大门派的人,是为了嫁祸我,让我跟五大门派的人起冲突,这我能理解,可你为什么连自己人都杀,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在小旅馆中杀人的,就是你。”尹小凡死死地盯着白衣女子说道。

    “这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管。”白衣女子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既然遗言说完了,那你就准备受死吧!”

    通过白衣女子的眼神,尹小凡就知道,人确实是白衣女子杀的,可尹小凡实在是想不明白,白衣女子为什么那样做,必定那个女子也是白衣女子的手下,白衣女子没有理由要杀她,可白衣女子貌似不愿意多说,尹小凡也没有办法。

    “想杀我,你有这么本事吗?”尹小凡笑着说道。

    “刚才你跟那个老头的打斗,我都看在眼里,你虽然赢了,但也并不轻松吧!”白衣女子冷笑了一下说道。“你现在还有多少战力,跑,你认为自己跑得了吗?”

    尹小凡皱着眉头看到白衣女子,没有想到白衣女子想当黄雀,在自己跟老者拼个两败俱伤的时候再出来,坐收渔翁之利,还真是好算计。

    尹小凡虽然受了伤,但也不会坐以待毙,想要杀他,可没有那么容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