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章 吓坏关玉龙
    酒吧里发生的一切,对于关玉龙而言,实在是太震撼了。

    没有想到尹小凡看起来瘦弱,可实力居然这么强,那些警察对于尹小凡来说,居然那么不堪一击,眨眼的功夫,居然都被尹小凡干倒,尤其是那个中年警官,更是被尹小凡打断了腿,一想到这个,关玉龙都感到自己的小心肝乱颤。

    在回来的路上,关玉龙都不敢抬头看尹小凡,生怕尹小凡一生气,再打他一顿。

    回到关家之后,就见到关灵雨气呼呼的坐在客厅里,见到尹小凡他们进来之后,马上瞪起了眼。

    “你们去哪里鬼混了。”关灵雨瞪着尹小凡说道。

    “我们只是出去逛逛而已,怎么能算是鬼混呢!”尹小凡撇了撇嘴说道。

    “逛逛?”关灵雨在尹小凡的身上嗅了一下,皱了一下眉头说道。“一身的酒气,你真的只是逛逛那么简单吗?”

    “那你认为呢!”没有想到关灵雨的鼻子居然这么好用,一下子就闻到自己身上的酒气,尹小凡撇了撇嘴说道。“你说我们除了逛逛还能干什么?”

    “你一肚子花花肠子,谁知道你干了什么。”关灵雨转头向着关玉龙说道。“说,你带他们去了哪里。”

    见到关灵雨这么的强势,一进门就审问尹小凡,可是把关玉龙吓坏了。

    要知道刚才对尹小凡凶的那几个人可都被尹小凡打断了腿,要是关灵雨惹得尹小凡不高兴,尹小凡也对关灵雨出手的话…

    一想到这里,可是把关玉龙吓坏了,连忙走上前给关灵雨使眼色。

    “我问你话呢!你对我挤眼干什么,难道你的眼睛抽筋了不成。”见关玉龙不停地对自己挤眉弄眼,关灵雨有些不爽的说道。

    平时自己这妹妹挺聪明的,怎么今天就这么笨,难道没有看到自己在给她使眼色,怎么就看不明白呢!真是让关玉龙着急得要命,还不能明说,真是让关玉龙干着急。

    “小雨,我们哪里也没有去,你就不要问了。”关玉龙见关灵雨看不懂自己的脸色,就笑着说道。

    “哪里没有去,那回来怎么一身的酒气。”关灵雨继续问道。

    “你忘了,我们晚上不是喝了茅台,身上有酒气不是很正常吗?”关玉龙笑着说道。

    “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关灵雨想了一下说道。“你们出去,为什么不带我。”

    “你好久没有回家了,母亲甚是想念,这不是给你们一个独处的时间,让母亲好好跟你聊聊天。”关玉龙连忙说道。“好了,天色已经不早了,就不要跟审问犯人似的审问我们了,还是赶紧睡觉吧!”

    生怕关灵雨在审问尹小凡,惹得尹小凡不快,关玉龙连忙把关灵雨推向她的房间。

    “我还有话要说,你不要推我。”关灵雨有些不满的说道。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关玉龙不为所动,继续推着关灵雨。

    尹小凡也是一脸的不解,不知道这对兄妹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们的房间在哪里?”尹小凡向着两女问道。

    “你想干什么?”白衣女子一脸警觉的看着尹小凡。

    “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是想告诉你们,不要妄想逃走,你们是逃不掉的。”尹小凡向着两女警告道。

    “哼,你以为你能困我们一辈子不成,只怕你没有这个本事。”白衣女子冷声一声,然后带着青衣女子气呼呼的走了。

    “困你们一辈子,你们想的倒是美。”尹小凡看着两女走进了一个房间,淡淡的自语道。

    随后尹小凡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伸了一个懒腰,就躺在床上睡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尹小凡睁开眼之后,就走出房间,在关家的院子里练起了五禽戏。

    在尹小凡正聚精会神的练习五禽戏的时候,两女也正好走了出来,停在距离尹小凡不远处的地方。

    “圣女,他练习的好像是五禽戏。”青衣女子盯着尹小凡看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怪不得他观想了虎跟鹿,原来是五禽戏。”白衣女子的眼神也是一凝,目光紧紧地盯着尹小凡。

    “人的精力有限,一般都是观想一种物体,可他练习五禽戏,岂不是要观想五种生物,还真是够自大的。”青衣女子冷笑道。

    “不,他的资质过人,比起我的天赋来,恐怕也不逊多让,要是他肯下功夫,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看着眼前的尹小凡,白衣女子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

    “什么?跟圣女你的天赋差不多,这怎么可能。”青衣女子有些吃惊的说道。

    “他现在已经会了虎式跟鹿式,而且看他对五禽戏的掌握,恐怕剩下的三式也用不了多久。”白衣女子淡淡的说道。“他修炼速度真的是很快,比起我现在都快,这一点不得不承认,而且他还会阵法,学医术,这些都会消耗他不少的精力。”

    “以他现在的年纪能达到这样程度,不得不说,他的天赋真的是很惊人,要是背后有大势力培养,他的成就一定十分的惊人。”

    “很少听到圣女这么夸一个人,难道你真有这么厉害吗?”经白衣女子这么一说,青衣女子也是任何的盯着尹小凡看了起来,仿佛要把尹小凡看穿一般。

    “他厉不厉害,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必定我们现在可都是他的阶下囚。”白衣女子充满苦涩的说道。

    一提到这个,青衣女子也是有些不甘心。

    “我难道变得这么有魅力了吗?让你们两个春心萌动,一大早就跑出来偷窥我。”在两女正沉思的时候,在她们的耳边突然传来了尹小凡的声音。

    “脸皮真厚。”白衣女子瞪了尹小凡一眼说道。

    “圣女,我们走,不要理他,免得气坏了身子。”青衣女子瞪了尹小凡一眼,然后就离开了。

    “偷看我吗?”看着两女走进了客厅,尹小凡皱着眉头自语道。“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白衣女子也是观想了虎跟鹿,这是巧合,还是有别的原因,看来她们应该不是无缘无故偷看我才对。”

    皱眉眉头思考了一下,然后尹小凡也走近了客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