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章 关老
    “让你们稍等了,请喝茶。”没过一会儿,关玉龙就端着一壶茶走了过来,给尹小凡跟两女都倒了一杯,笑着说道。

    “好茶。”尹小凡喝了一口,笑着说道。

    “这可是我一个伯伯弄来的上好龙井,外面可是喝不到的。”见尹小凡喜欢,关玉龙笑着说道。

    “是吗?那我可要多喝一点。”尹小凡笑着说道。

    然后又慢慢地喝了一口,感觉这茶确实是不错,尹小凡确实是很喜欢。

    “你跟我上来。”这个时候,关灵雨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尹小凡在客厅里喝茶,直接向着尹小凡说道。

    “有什么事吗?”尹小凡并没有起身,而是看了关灵雨一眼,淡淡的说道。

    “当然是给我爷爷看病了,还能干什么?”关灵雨有些不满的看了尹小凡一眼。

    “小雨,你真的让他给爷爷看病吗?”本以为关灵雨只是说说,看到关灵雨居然来真格的,关玉龙有些迟疑的问道。

    “当然了,要不然我大老远的把他带来干什么?”关灵雨白了关玉龙一眼说道。

    “可是…”关玉龙还想说些什么,关灵雨直接打断道。“没有那么多的可是,爷爷的病要紧。”

    面对如此强势的关灵雨,关玉龙还真是没有办法,并没有再说什么。

    尹小凡又喝了一口茶,然后就把茶碗放在了茶几上,然后站了起来,就向着二楼走去。

    关玉龙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上去,两女也紧随其后。

    跟在关灵雨的身后,尹小凡走上了二楼,关灵雨走进了一个房间,尹小凡也跟着走了进去。

    “爷爷,这就是我给你找的医生。”在走进书房之后,看到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正站在书桌前,手中拿着毛笔,在书写着什么,关灵雨连忙上前,向着老者说道。

    这个时候老者也写完了,把毛笔放在了一旁,慈祥的看了关灵雨一眼,然后就向着尹小凡看去。

    “小家伙,就是你要给我看病。”打量了一下尹小凡,老者笑着说道。

    “关老,我受关灵雨所托,前来帮你看病。”尹小凡也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者,不卑不亢的说道。

    “小小年纪就有学有所成,不简单,不知道你师承何人。”老者并没有急于让尹小凡治病,而是向着尹小凡询问道。

    “我师承周昌龙。”尹小凡并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周昌龙吗?”老者皱着眉头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听说过。”

    “恩师一直都在隐居,不好名利,关老没有听说过也不足为奇。”尹小凡淡淡的说道。

    “原来是隐士高人,怪不得,怪不得。”老者笑了一下说道。“不知道你对我的病怎么看。”

    “还没有为关老把过脉,不好下判断。”尹小凡摇了摇头说道。

    “倒是一个谨慎的小家伙。”老者笑了一下说道。

    然后走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向着尹小凡说道。“既然这样,那你就给我把一下脉好了,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何本事,居然能让我的孙女对你这么推崇。”

    “得罪了。”在老者把手腕伸出来的时候,尹小凡直接走了过去,把手指放在了老者的脉搏上,为其把起了脉。

    看到尹小凡真的在给爷爷看病,一旁的关玉龙也是好奇的看着,旁边的两女神色如常,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

    关灵雨却是一脸的紧张,不知道尹小凡到底有没有办法为自己的爷爷治病,其实她的心中也没有底。

    “怎么样?”在尹小凡松开手腕的时候,老者好奇的向着尹小凡问道。

    “三十年的顽疾,三十年的煎熬,关老能一直忍下来,不得不让人佩服。”尹小凡有些感慨的说道。

    “我当年可是参加过抗m援c的,是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这点小疼痛算什么,比起那些战死的战友,我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老者笑着说道。

    “哦,关老居然还参加过抗m援c?”尹小凡有些意外的说道。“没有想到关老还有这么辉煌的过去,真是让人意外。”

    “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老者不以为意的说道。“现在还是说说我的病情吧!你这个小家伙能看出多少。”

    “关老的这个顽疾确实是比较棘手。”一提到病情,尹小凡也是变得严肃了起来。“关老的心脏当年被利器穿透过,虽然侥幸活了下来,但当时没有调养好,导致寒气入体,在加上过于劳累,所以直接导致心脉受损。”

    “虽然后来找人好好地调理一番,但已经留下了病根,导致关老一累,心脏就会变得疼痛难耐,有着一股寒意从心口向着四周扩散,如同掉进冰窖一般。”

    “这种疼痛一般人恐怕难以承受,可关老爷子能忍受了三十多年,不得不让人佩服。”

    听到尹小凡的叙说,老者先是一愣,随后就变得吃惊了起来,突然之间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尹小凡,仿佛要把尹小凡看穿一般。

    “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医术,真是让人吃惊,怪不得小雨非要让你来给我治病,确实是有些本领。”刚才并没有怎么在意尹小凡,必定尹小凡不是出身名门,而且岁数也不大,医术恐怕也有限,可在尹小凡给他把过脉,说出自己的顽疾时,老者看尹小凡的目光就变得不一样了,充满了震惊跟惊讶。

    通过把脉,就能把自己的情况知道的差不多,这医术造诣可是不弱,现在可不会在小看尹小凡了。

    “关老过奖了。”尹小凡笑着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关老应该请过高人给你治过病,虽然没能帮你根治顽疾,却是让你的顽疾好转了一些,要不然关老的心脏恐怕承受不了这三十多年折磨。”

    “哦,这你都能看得出来,还真是让人意外。”尹小凡给老者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老者的嘴角微微一笑,向着尹小凡说道。“没有错,在二十年前,我因为这顽疾病危过一次,那一次差一点死去,后来找了一位高人,请他给我诊治了一翻,虽然没能治愈,却是帮我稳住了病情,可二十年过去了,当年留下的药方已经渐渐逝去了作用,我的病情也是变得越来越严重,不知道还有多久可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