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认祖归宗
    听到慕容城的称呼,尹小凡一愣,难道慕容城认识这老头不成。

    老头看了慕容城一眼,神情有些复杂,叹了一声气说道。“你认错人了。”

    “虽然古师叔离开的时候我只有十岁,但古师叔的样子,我还是记得的。”慕容城看着老头的脸庞,一脸激动的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古师叔虽然老了很多,但往日的轮廓依旧还在,我是不会认错的,你就是古洛师叔。”

    “臭老头,原来你也是齐云观的弟子。”见到慕容城开始认亲了,尹小凡也是一愣,看着眼前的老头,笑着说道。

    “臭小子,你要是不想被打,就乖乖的闭嘴。”老头瞪了尹小凡一眼说道。

    尹小凡撇了撇嘴,不在说话,继续看了起来。

    “古师叔可知道,师祖在把古师叔赶走之后,就认识到自己做错了,想要悔改,可古师叔已经不在了,师祖曾经派出不少的弟子下山寻找师叔,可寻找了多年,没有一点的消息,就连师祖临终前,也都在念着师叔的名字,这也是师祖最后的遗憾。”慕容城看着老头,神情有些激动的说道。“家父成为掌教之后,也是多方打探师叔的消息,也就是差无音讯。”

    “师叔,你到底躲到了哪里,我们已经找了你几十年,可就是找不到你的消息。”

    面对神情激动的慕容城,老头一下子沉默了。

    “师父他老人家在临死的时候还在念着我这个不孝徒儿吗?”沉默了一番,老头声音突然有些沙哑的说道。

    “没错,师祖其实早就原谅师叔你了,只是因为找不到师叔,这才一直误会着,现在见到师叔,总算是能化解当年的误会了。”听到老头承认,慕容城也是一喜,连忙说道。“师祖当年的遗愿就是让师叔重回齐云观,而且师祖在临终前还给师叔留下了信。”

    “给我留下了信。”老头一愣。

    “是的,信就在祖堂里面,还请师叔跟我去取。”慕容城点头说道。

    “不,我是被齐云观驱逐的弟子,我没有资格进去齐云观,更加没有脸进,还是把信取出来,我在外面看为好。”老头摇了摇头说道。

    “那好,我这就把信取来,还请师叔稍等片刻。”慕容城看了老头一眼,然后走进了观内。

    四周的弟子却是一个个发起了楞,没有想到这个老头居然是齐云观弟子,而且辈分比起掌教来,还要高上一辈,怪不得这么的厉害,一个个弟子都开始好奇的看了起来。

    尹小凡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动,怪不得这个老头一直生活在齐云山上,原来他曾经是齐云观弟子,不过好像是犯了什么错,这才被驱逐出齐云观。

    看现在的样子,好像齐云观打算原谅老头,让老头认祖归宗,这倒是变得越来越有意思的。

    “师叔,这是师祖留下来的信。”慕容城从观内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封书信走了过来。

    看着眼前有些发黄的信封,老头缓缓地伸出双手,再碰到信封的时候,整个双手都颤抖了起来。

    “这是师父留给我的信?”老头看着眼前的信,神情有些激动,囔囔道。

    “师叔,这就是师祖留给你的,你看过之后,就该解开心结了,其实师祖早就原谅你了。”慕容城在一旁说道。

    老头又看了看信封,上面写着‘徒儿古洛亲启’,看着这熟悉的笔记,老头眼角不自觉的流出了一滴泪水。

    慢慢地撕开信封,看着上面一个个熟悉而又亲切的字,老头的眼变得红红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激动。

    “师父,是徒儿错了,徒儿不孝。”看到信上的内容,老头突然跪在了地上,抱着信,大声痛哭了起来。

    “师叔,其实师祖早就原谅你了,一直都在盼望你回来。”慕容城看着情绪激动地老头,连忙劝说道。

    “师父的一片苦心,我现在才能理解,害师父为我担心这么多年,最后郁郁而终,我真是不孝,像我这种不孝的人,有何资格在进入齐云观,有何脸面见死去的恩师。”老头摇了摇头说道。

    “师叔,你错了,师祖最后的遗愿就是希望你认祖归宗,你要是一直不肯认祖归宗,师祖他老人家在地下也不会安息的。”慕容城看着老头说道。

    “可是我已经被逐出了师门,如何认祖归宗。”老头苦笑着说道。

    认祖归宗,老头何尝不想,可当年他已经被逐出了师门,已经不在是齐云观的弟子,还怎么认祖归宗。

    “古洛,你可愿拜先师为徒,成为齐云观第三十八代弟子。”慕容城脸色政郑重的看着老头,直接问道。

    老头先是一愣,然后神情变得激动了起来,直接向着慕容城跪下说道。“古洛愿意。”

    “好,我慕容城,以齐云观第三十八代掌教的身份,代师收徒,让古洛重回我齐云观门下,从今天起,古洛就是我的师弟了。”慕容城见老头同意,脸上一喜,直接向着齐云观的众人说道。

    “恭喜掌教师兄,为先师收得佳徒。”

    “恭喜掌教。”

    那些弟子跟长老们,一个个开始向慕容城道喜。

    “这是我齐云观之幸。”,慕容城十分的高兴,然后向着老头说道。“平白无故让师叔挨了一辈,还请师叔不要见怪。”

    “只要能重回齐云观就好,至于辈分,对我来说并不重要。”老头笑着说道。

    老头现在真的是很开心,自己在齐云山上生活了几十年,在齐云观的门前路过无数次,就是不敢进去,因为他是弃徒,已经被齐云观赶了出来,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生之年还能回到齐云观成为齐云观弟子,这对他而言,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

    现在老头别无所求,只要能让他重新走进齐云观,见一见自己的恩师,在给恩师烧上一炷香,老头就感觉死而无憾了。

    老头的眼角又流出了一粒泪珠,心中格外的高兴,迈着脚步,向着齐云观慢慢地走去。

    众人也都理解老头,不再说话,站在一旁,默默地为老头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