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四十四章 又一个张仙邈
    冲到棺材前,青年的眼中只有棺材,脸上带着喜色,看样子,真是恨不得把整个棺材都给搬走。

    “这就是医圣的宝藏吗?是我的,都是我的。”青年神情十分的激动,手臂有些颤抖着向着棺材摸了过去。

    这个时候尹小凡也停止了调息,睁开双眼,向着那青年望了过去。

    在青年的手臂触碰到棺材的时候,棺材并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尹小凡一惊。

    要知道刚才触碰到棺材时,这棺材上明明有着阵法,能把人弹开,可这个时候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让人意外。

    尹小凡并没有出声,继续站在一旁看着。

    幽仙子也是盯着青年看了起来,不过她的目光不止盯着青年,也不时的看着尹小凡,看到尹小凡的神情变化,幽仙子眉头一皱,心中更加肯定,尹小凡一定是知道一些什么。

    可尹小凡跟幽仙子,早就被青年无视了,他的眼中只有棺材,只有医圣的宝藏,在手触碰到棺材之后,居然慢慢地摸了起来,感觉这已经不是棺材,而是一位绝世美女,摸得十分小心,十分缓慢,好像生怕摸坏了一般。

    摸了一下棺木,青年的神情就变得更加激动了,然后开始用力,想要推开棺木。

    见青年要推开棺木,尹小凡跟幽仙子的目光都是一凝,认真的盯着青年的举动,想要看看,这棺材中到底有着什么。

    “咔咔”

    在青年用力的推动之下,棺木开始慢慢地移动起来,在把棺木打开之后,就有一道亮光从里面蹿了出来。

    “你是什么东西?”三人向着亮光望去,发现这道亮光正好站立在三人的中间,居然还是一道人影,青年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吃惊的说道。

    看到这道人影,幽仙子却是皱着眉头,像是在回想着什么。

    尹小凡却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脸戒备的样子。

    “老夫,张仙邈。”这道人影有些虚幻,在看到三人之后,摸了一下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

    “张仙邈?你是医圣张仙邈?你不是已经死了。”在听到眼前这个老人的身份之后,青年瞪大了眼睛。

    “老夫是死了,你们见到的只是老夫的灵魂而已。”张仙邈笑着说道。“没有想到千年之后还能见到你们这些年轻后辈,老夫真是感到欣慰。”

    “医圣前辈,你既然已经死了,能不能把你的传承留下,晚辈不材,医学世家洪家子弟,愿继承前辈的衣钵。”青年见到眼前的张仙邈,眼中闪过一丝灼热。

    一旁的尹小凡却是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青年这么直接,还自己要传承的,脸皮真是够厚的。

    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就这么要传承,难道不怕这张仙邈是假的,传承没有得到,还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吗?

    尹小凡可是吃过一次大亏,所以这次可是十分的小心,免得在上当受骗。

    “老夫是要把传承留下。”张仙邈点了一下头说道。“在老夫观看你们三人的资质之后,会给你们相应的传承,希望你们能把老夫的医术发扬光大。”

    “三人?”青年却是一愣,这个时候也看到了一旁的尹小凡跟幽仙子,脸色却是有些不善,必定这两人很有可能争夺自己的传承,自然不会给好脸色看。“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来的,居然敢跟我争夺传承,你们认为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尹小凡看了那青年一眼,就像看白痴一样,并没有理睬他,目光却是一直盯着张仙邈,想要看看这个张仙邈到底是怎么回事。

    “前辈,他们两个的资质一定不如我,还请前辈把最为精湛的医术传给我,那两个资质平庸,随便传给他们一些就行了。”青年看了尹小凡跟幽仙子一眼,直接把他们无视了,一脸笑容的向着张仙邈说道。

    “一切还是等我看过你们的资质再说,必定只有最适合你们的医术,对你们来说来时最好的医术。”张仙邈笑了笑说道。

    “前辈真的是医圣张仙邈?”幽仙子回过神之后,向前一步,行了一礼,直接问道。

    “没错,小姑娘,你难道对老夫有疑问吗?”张仙邈看了幽仙子一眼,笑着说道。

    “既然前辈是张仙邈,那前辈可记得曾经亏欠过一名女子。”幽仙子盯着张仙邈说道。

    青年跟尹小凡都是一样,幽仙子这话是什么,难道还要挖掘医圣张仙邈的烟历史不成,这倒是有意思。

    “老夫亏欠过一名女子,老夫怎么不记得,你说的女子是何人?”张仙邈回想了一下,可就是想不起来,皱了皱眉头向着幽仙子问道。

    “梅姑。”幽仙子咬着牙,说出了两个字。

    “梅姑?”听到这个名字,张仙邈慢慢地回想了起来,然后眼中微微一亮。“好久远的名字,小姑娘,你跟梅姑是什么关系。”

    “梅姑是我的祖师。”幽仙子并没有隐瞒,直接说道。

    “你是梅姑的徒子徒孙,好,很好,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还能见到故人之后,老夫真是感到欣慰。”在知道幽仙子的身份之后,张仙邈看幽仙子也是越看越顺眼了,笑着说道。“小姑娘,你为什么说我亏欠了梅姑。”

    “当年梅姑师祖爱慕于你,可你却把梅姑师祖抛弃,让梅姑师祖在桃花树下苦苦等了三十年,依旧不见你归来,最后郁郁而终,你说,你是不是亏欠梅姑师祖,要不是因为你,梅姑师祖岂会郁郁而终。”幽仙子一脸气愤的盯着张仙邈说道。

    “梅姑等了老夫三十年吗?真是苦了她。”听到梅姑因自己而死,张仙邈也是有些自责的说道。“老夫当年不是想要抛弃她,只是不想让她卷入那场战争之中,实在是太凶险了,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陨落。”

    “战争结束之后,老夫不是没有想过去找她,只是当时老夫身负重伤,这伤一养就是十年,本想伤好之后就去找梅姑的,可没有想到老夫的行踪暴露,又被追杀,最后甚至身陨于此。”

    “不是老夫不想去找梅姑,老夫也是身不由已,没有想到梅姑会因为老夫而郁郁而终,说来也是老夫对不起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