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龙岗山之战(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撤,快撤!”高开禾原本还想跟幽州军大战上一回,然后再行佯败,以为自己的两个儿子之埋伏争取些时间,可却万万没想到幽州军的攻势一开始便是如此之狂猛,眼瞅着败局已难有挽回之可能,高开禾又哪敢再有丝

    毫的迁延,高呼了一声,一拧马首,慌乱地便沿着山道往东南方向狂逃了去。

    “追上去,给我杀!”高句丽军本来就已被幽州军的盾刀队杀得个大败亏输了的,而今高开禾这么一率先逃走,其所部将士又哪还有甚战心可言,自是呼啦啦地全都扭头狂逃不止,一见及此,马岱可就来了精神,一声嘶吼之下

    ,率三千铁骑便狂飙了起来,直杀得高句丽军一路逃一路死,要多凄惨便能有多凄惨。

    “呜,呜呜,呜呜……”

    就在幽州军狂猛追杀个不休之际,道旁两侧的山林中突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两彪高句丽军一左一右地从山林中狂冲而出,有若铁钳般向幽州军杀将过去。

    “不好,中计了,撤,快撤!”

    尽管心中其实早有准备,可这一见两路高句丽军来得如此凶悍,马岱也自不免脸色为之一沉,自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一拧马首,紧着便狂呼了起来。

    “轰……”饶是马岱的命令下得及时,奈何先前幽州军追杀得过猛了些,短时间里根本来不及掉头转向,很快便被两路高句丽军拦腰冲成了数截,大乱之下,众幽州军将士也自没了战意,拼死冲杀着便往来路逃了回

    去。

    “追上去,杀光汉狗!”

    这一见幽州军败得如此之凄惨,高开禾解气之同时,也自不免起了驱策溃兵去冲击幽州军后续部队的想头,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死死追在了马岱所部的后头。

    “呜,呜呜,呜呜……”高句丽军先前被马岱所部杀得实在太过凄惨了些,如今好不容易才反败为胜,自是怎么也不想让幽州军就这么逃之夭夭了去,一直在后头紧追着马岱所部不放,这一追便足足追出了六里之距,可也就只能

    到此为止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狂响不已中,左翼马超、右翼魏延几乎同时率部从山林中冲杀而出,势若奔雷般地便向高句丽军席卷了过去。

    “该死,撤,快撤!”两路幽州伏兵皆是以骑军开道,出击的速度自是快得惊人,这都还没等高句丽军反应过来,便已被两路幽州骑军冲成了数截,正自率部冲在最前方的高开禾当即便被惊得个面如土色,哪还敢再往前冲,慌

    乱间一拧马首,紧着便要掉头杀出重围。

    “弟兄们,贼军中计了,跟我来,反身杀贼啊!”

    听得身后号角声大作,马岱立马便知己方的伏兵已然发动了,自是不打算再往前逃了,紧着一拧马首,高呼着便率部掉头扑向了已然乱作了一团的高句丽军先头部队。

    “突出去,快突出去!”高句丽军的战斗力比之幽州军精锐部队而论,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些,同样是中伏击,先前马岱所部在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尚能顺利杀出重围,而此时的高句丽军尽管也已是在拼命了,却根本无法冲破

    马、魏两部兵马的拦截,见得情形不妙,高开禾登时便急红了眼,领着自家几个儿子,率亲卫骑军奋力冲到了最前方,试图强行杀出条血路来。

    “蟊贼,受死!”高开禾倒是英勇了,可他这么一发狠,当即便引来了马超的注意,这一见高开禾身上的铠甲精美华丽,马超立马便意识到此獠必是条大鱼无疑,又哪肯错过了这等捞取战功的大好机会,一声怒吼之下,率

    尚能跟随在侧的千余骑兵便径直向高开禾冲杀了过去。

    “杀!”见得马超面嫩,看起来就像是白面书生一般,高开禾自是没将马超的高速杀来放在心上,这一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只听高开禾一个开声吐气之下,手中的长枪便已若闪电般暴刺了出去,势若奔雷般直

    取马超的胸膛。

    “找死!”

    高开禾这全力的一枪速度虽快,却毫无变化,完全就是一派仗势欺人之嚣张,这可就把马超给惹火了,但听其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猛然一用力,手中的虎头湛金枪也自狂猛无俦地挥击而出了。

    “铛,呼……”马超这一枪可是发了狠,速度可谓是快到了极点,没等高开禾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听一声巨响过后,高开禾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被马超的枪势击得脱手横飞了开去,而马超的枪势却仅仅只是稍稍一缓而

    已,依旧原式不变地刺向了高开禾的前胸。

    “哎呀。”待得从惊诧中回过了神来,高开禾这才惊恐地发现寒光闪闪的枪尖赫然离其胸膛已不足一尺半之距了,心顿时便慌了,赶忙怪叫了一声,腰腹拼尽全力地向后便是一倒,试图以铁板桥来躲过这绝杀的一枪

    。

    “呜……”高开禾的反应倒是不慢,只可惜他的避让早在马超的预料之中,就在枪尖方才刚刚掠过高开禾的胸甲之际,只见马超双腕猛然一翻,虎头湛金枪猛然一颤之下,枪尖后方的一截倒刃便已急速向下猛扎而去

    ,目标依旧是高开禾的胸膛。

    “啊……”马超这一记变招实在是太过突然了些,此时此刻,高开禾的身形已老,哪怕已瞧清了马超的枪势,也已无力再作出避让了,除了发出声怪叫之外,根本没甚旁的法子可想,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锋利的倒刃

    急速地扎向自己的胸膛。

    “休伤吾父!”

    “汉狗受死!”

    “一起上,杀了他!”

    ……

    高开禾本人已是睁眼等死了,可架不住其儿子多,这一见自家父亲有难,当即便有六子呼啦啦地一拥而上,两根狼牙棒以及两柄斩马大刀几乎同时架在了高开禾的胸前,彻底封死了马超的枪势之进击。

    “铛……”马超虽是神力惊天,奈何这一记下扎本就是仓促变招,力量并未用足,以一敌四之下,吃亏难免,但听一声惊天巨响中,马超高大的身形竟是被震得向后便是一个倒仰,当然了,出手的高家四子也自没能占到丝毫的便宜,同样被震得手臂酸软不堪,不仅如此,四支长兵刃几乎同时向下一沉,重重地打在了高开禾的胸膛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