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三章 各打各的(四)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打开城门!”在将星荟萃的幽州军中,孙方并不算出众,用兵也偏保守,但并不意味着他没有果敢一战之勇气,这不,眼瞅着曹军的填城行动越来越肆无忌惮,孙方可就不打算再忍让下去了——在将防御战的指挥权移

    交给了副手之后,孙方急匆匆地便下了城头,从亲卫手中接过了马缰绳,一哈腰,便即翻身上了马背,顺势取下搁在得胜钩上的斩马大刀,扬声便高呼了一嗓子。

    “咯吱吱……”

    随着孙方一声令下,早有准备的十数名把门士兵立马齐齐冲到了门前,飞快地卸下了沉重的门栓,将城门从内里推了开来。

    “跟我来,出击,杀啊!”

    城门方才刚刚洞开,孙方便已是一声断喝,脚下一点马腹,一马当先地便冲出了城去。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

    见得孙方如此勇悍,八百幽州骑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热血沸腾了起来,齐齐高呼着战号,紧随着孙方便杀出了城门,有若旋风般杀向了正自忙着填城的曹军。

    “弓箭手压住阵脚,鸣金,快鸣金!”有鉴于孙方连日来一直龟缩不出,曹军上下都难免有些懈怠,加之这都已忙乎了一整天了,曹军将士们皆已是疲得慌,哪能经得起幽州骑军这么通狂猛的突击,刹那间便被冲得个七零八落,大批的步骑混

    杂在了一起,彼此践踏之下,死伤可谓是惨重不已,眼瞅着情形不对,曹操也自难免有些沉不住气了,赶忙嘶吼着便下了撤军之将令。

    “突击,突击!”曹操的命令倒是下达得很是及时,奈何此际天正黑,在众曹军将士们骤然遇袭之际,早已乱作了一团,要想顺利后撤,又岂是件容易之事,万余溃兵只顾着逃命之下,竟是将本阵都冲得个大乱不堪,这一

    见有机可趁,孙方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率部紧随着溃兵便径直杀进了曹军阵列之中,一通大杀下来,曹军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

    “快,关上营门,弓箭手上栅栏前防御,快防御!”

    大败之下,曹操忙不择路地便率先逃回了大营,也自不顾尚有大批己方将士还在营外,急吼吼地便狂吼了起来。

    “撤!”

    曹操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孙方根本就没打算趁机去袭敌营,大杀了一通之后,紧着便率部撤回了城中,持续了一日的大战至此算是落下了帷幕……建安十年七月二十五日,辰时正牌,初升的旭日红艳艳地从海平面上探出个头来,将鸭绿江口的水面映照出点点的金光,十数艘小渔船其上,粗犷的渔歌于晨雾中荡漾不已,这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祥和,

    只可惜这等祥和明显无法持久——远处的海面上不知何时竟是冒出了大量的白帆,急速地向江口处直冲而来。

    “是汉人的船。”

    “不好,汉狗来了,快回城禀报大人!”

    “快划,快划啊!”

    ……

    乘风破浪而来的幽州军舰队很快便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面对着那由近七十艘舰船所构成的庞大规模,众高句丽渔民们当即便被吓得个怪叫连连不已。

    “冲过去,尽快靠岸!”

    区区十数艘渔船而已,于幽州水师都督何崇看来,与蝼蚁无异,自是不会在意那些高句丽渔民们的惊恐之呼号,随口吩咐了一声之后,便即将目光转向了江口西岸的武次城。十数艘高句丽渔船在幽州军庞然的战舰面前,就跟一堆小玩具似的,根本不值一提,饶是众高句丽渔民们已将连吃奶的力气都拿出来了,也自没能逃过尽数被撞沉之下场,数十名渔民在海面上哀嚎呼救个

    不休,然则幽州军舰队却根本不加理会,径直便向岸边疾驰了过去。

    “敌袭、敌袭……”

    幽州军的庞大舰队是如此之显眼,武次城头的轮值哨兵们很快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喝声便即此起彼伏地响成了一片。武次城(今之东港市一带)始建于西汉初期,原本一直是汉家边城,后被高句丽所侵占,算将起来,已有近四百年的历史了,然则无论是汉朝还是高句丽,对此城都从不曾有甚重视可言,城池不大不说,还残破得很,城防工事年久失修之下,早已不堪使用,四面城头上就连一架守城弩都没有,至于驻军么,更是只有寥寥的三百余老弱病残,在告急的号角声响起后,高句丽守军将士们倒是全都奔上了南城

    墙,可只一瞧清正自疾驰而来的幽州军舰队之规模,从县令燕机枢到下头的普通一兵,全都被吓得个腿脚发软不已。

    “传令下去:提请路将军即刻派兵登陆,我水师第二分舰队自会上前掩护。”

    尽管早已知晓武次城残败不堪,然则在不清楚敌情是否有变动的情况下,何崇在行事之际,自不免便谨慎得很,并不敢全军靠岸,仅仅只打算由随行的步军前去攻打武次城。武次城虽是位于海边,但却并无码头这等设施,幽州军的战船以及大型运输船都无法直接靠岸,路涛所部只能换乘交通艇划向岸边,好在高句丽军在此处并无水师之存在,幽州军的抢滩登陆行动自然也就

    毫无阻碍,一个时辰不到而已,路涛已亲率三千精锐步军登上了岸边,匆匆整队列阵之后,便即扛着云梯向城墙所在处逼近了过去。

    “将军快看!”

    大军方才刚从岸边起步没多久,一名走在路涛身后旁的亲卫突然手指着城头,惊疑不定地便呼喝了一嗓子。

    “嗯?全军止步,来人,去,让城中守军即刻出城归降,有敢顽抗者,皆杀无赦!”听得响动不对,路涛赶忙抬眼向城头望了过去,入眼便见城上赫然有着一面白旗正自迎风招展着,一见及此,路涛的脸色也自不免精彩了起来,沉吟了片刻之后,这才扬手下了道将令,自有一名懂得高句丽语的通译高声应了一声,大步便往城下冲了过去,不多会,便见城门洞开间,武次城县令燕机枢已领着数百老弱残军从城中迤逦地行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