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各打各的(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司马懿的年岁虽不大,可其之沉稳与老辣却远远超出了常人之见识——别看他一直在邺城聚兵,看似保守至极,可实际上么,在接到吕旷兵败的第一时间,不等公孙明那头有所指示,他便已紧急下达了坚壁清野之命令,河内郡各县连夜便开始了大撤退,能带走的都带走,带不走的,全都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待得曹军反应过来,试图分兵袭取朝歌、温县等各城之际,这才郁闷地发现各处竟都已是空城一座,本应是满满的各县粮仓赫然全都被各地官府一把火烧了个精光,曹军以战养战的希望就此彻底化为了泡影,不得已,曹军只能加紧从河南各地调集粮秣辎重,原本预定的攻打黎阳城之计划也因此不得不

    向后推延了整整五日时间。曹操之所以没急着强攻黎阳,固然有着后勤辎重不曾到位之故,可更多的其实是想围点打援,看能否诱使邺城的幽州军前来解围,以便破敌于野,可惜司马懿不上当,仅仅只令溃退到了汤阴的张彪所部三千余残军趁夜色掩护,潜回了黎阳城,除此之外,再不曾向黎阳城派去一兵一卒,主力始终稳稳地呆在邺城不动,面对这等情形,曹操自不敢再多迁延了,于七月二十四日辰时正牌,亲率已然过了河的五

    万精锐部队开出了营垒,个中徐晃、张辽二将各率一万步骑攻东西二城,而曹操自提三万主力陈兵黎阳城南门外,摆出了一副总攻之架势。

    “擂鼓!”

    辰时过半,曹军三路大军皆已在城外列好了攻击阵型,曹操并未有甚战前动员之言,仅仅只是面色肃然地一扬手,便已是高声断喝了一嗓子。

    “咚、咚咚……”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中军处一字排开的十数面大鼓便即被众鼓手们擂得个震天狂响不已,旋即便见三千盾刀手列阵而出,掩护着投石机部队就此开始了前压。

    “各机位都听好了,贼军一进入射程之内,即刻发起攻击!”

    南城墙上,新任黎阳镇守使孙方早已做好了迎战之准备,曹军方才一动,他便已紧着下了道将令。

    “嘭、嘭、嘭……”整齐的脚步声中,三千曹军盾刀手们如山移一般地向前推进着,很快便到了离城墙两百五十步之距处,就在此时,一阵机簧声暴响不已中,城上一字排开的八架守城弩几乎同时轰然发动,八支巨大的弩箭

    呼啸着划破长空,急速地便向曹军盾刀手们暴射将过去。

    “不要乱,稳住了,继续向前,有敢迁延不进者,杀无赦!”守城弩的最大射程虽是能达四百步之遥,可真正有效射程其实也就只有两百五十步左右罢了,在如此远的距离上发起攻击,杀伤效果自然不会太好,八支弩箭也就只有两支真正扎进了曹军阵列中,拢共也

    就杀伤了六名曹军将士而已,可这等出人意料的攻击却令措不及防的曹军阵列不由自主地乱了起来,好在带队出击的曹军中郎将反应及时,总算是靠着严令弹压住了军中之骚乱。

    “各机位自由攻击,给老子狠狠地打!”孙方本来就没指望第一轮攻击便能挫动曹军的攻城决心,他只不过是以此来宣示己方决死抵抗的意志罢了,待得见曹军瞬息间便稳住了阵脚,尽管对曹军的精悍与训练有素早有预料,可孙方的眉头还是不

    自觉地为之一皱,只是此时此刻,他也没甚旁的法子可想,所能做的也就只有一件事,那便是趁着曹军立足未稳,最大限度地利用守城弩给曹军制造些麻烦。

    “全军止步,立盾!”守城弩的威力虽是不小,可装填起来却是极为的麻烦,饶是弩车兵们都已是全力以赴了,可在曹军推进到了离城一百五十步之际,也就只来得及再攻击了一轮,再度杀伤了二十余名曹军盾刀手,那等血肉

    横飞的场景虽是慑人心魄,可对于曹军这等百战之师来说,也不过是等闲事而已,很快,随着曹军指挥官的一声令下,众曹军盾刀手们便已在离城一百二十余步之处,垒起了面严实的盾阵。盾阵防箭矢的能力极强,可用来防御威力巨大的守城弩么,效果其实不咋地,可不管怎么说,总归还是能起上些作用的,尽管在城头守军的疯狂打击下,盾阵后方的曹军士兵死伤不少,可却成功地给己方

    远程部队的部署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时间。

    “各机位注意了,目标,敌城头守城弩,给我打!”见得前方的袍泽为了掩护己方投石机部队而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曹军远程部队指挥官的眼珠子早已泛了红,这才刚部署好了阵型,片刻都不曾迁延,紧着便咆哮了起来,刹那间,但听机簧声暴响不已中,

    大量的石弹呼啸着划破了长空,如雨般向城头狂砸了过去。轰击,再轰击,双方将士都已打红了眼,不断地对轰个不休,十数轮的对撼下来,幽州军虽有着居高临下的地利优势,可架不住曹军投石机众多,又有着盾阵之掩护,很快便被曹军彻底压制住了,一架架

    弩车陆续损毁,战场态势明显不甚有利,饶是如此,残存的几架守城弩依旧在坚持着最后的努力。

    “出击!”城头弩车兵们的坚持固是精神可嘉,可惜寡不敌众之下,也就只坚持了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所有的守城弩便已逐一被曹军的投石机部队所摧毁,一见及此,曹操可就不打算再等了,但见其一扬手,便已

    是声线冷厉地断喝了一嗓子,旋即便听呐喊声暴响不已中,三千曹军将士已扛着云梯冲出了本阵,有若潮水般向城墙所在处涌将过去。

    “嘿,传令下去:投石机部队给老子狠狠地打!”见得曹军的攻城部队大举杀出,孙方不单不惊,反倒是阴冷地笑了起来,只见其默默地估算了下距离,扬手间便已断喝了一嗓子,自有一名传令兵急速地冲到了城墙后方,舞动着手中的两面小旗子,将命令传达给了部署在城墙后方的投石机部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