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六章 黎阳危机(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牧野位于黄河与淇河之间,距离重镇黎阳仅仅只有三十余里,乃是河内郡的产粮大县,今岁夏收刚过不久,城中所屯之粮秣极多,足可供三万大军一年之用,倘若被曹军所占,后果自是不堪设想,有鉴于

    此,率部出了黎阳城之后,吕旷马不停蹄地便往朝歌赶,一个时辰不到便已急行了近半的路程,饶是如此,吕旷依旧放心不下,一路上不停地催兵加速再加速,恨不得一口气便杀到朝歌城下。

    “报,禀将军,贼军徐晃所部五千步骑已在前方四里处当道列阵。”

    大军正自疯狂赶路之际,却见一骑报马突然从西面疾驰而来,直抵中军处,待得见着了吕旷,紧着便是一个滚鞍下了马背,单膝一点地,气喘吁吁地禀报了一句道。

    “嘿,找死,传令下去:全军加速向前!”这一听徐晃没去攻打兵力空虚的朝歌城,反倒跑来跟己方决战,吕旷紧绷着的心弦当即便是一松,也没去细想个中是否别有蹊跷,不屑地冷笑之余,毫不犹豫地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中军处号角声暴然

    狂响不已间,幽州军本就不慢的行军速度陡然便更快了三分。四里对于急行军的幽州大军来说,并不算是段太长的距离,仅仅两刻钟不到的时间而已,吕旷所部便已赶到了战场,这一见对面的曹军阵容严谨,吕旷也自不敢就这么径直冲杀过去,在离曹军大阵还有两

    百余步的距离上便勒住了疾驰的兵马,随着中军处的号角声响起,一万五千幽州步骑飞速地以中军帅旗为基准,向两翼拉开,不多会便已列好了迎战之阵型。

    “徐晃在此,何人敢与某一战?”时值幽州军列阵之际,徐晃并未急着挥军进攻,始终稳稳地屹立在帅旗之下,直到幽州军的阵列成型之后,这才不紧不慢地纵马而出,用手中的长柄宣花斧一指吕旷所在处,运足了中气地便大吼了一嗓子

    。

    “杀鸡焉用牛刀,叔父,此阵便容小侄前去见功了!”徐晃乃是成名已久的绝世勇将,吕旷自是不敢大意了去,一声冷哼之余,这便要提枪亲自上阵了,却不曾想他尚未来得及催马向前,背后便有一将高速冲出,狂呼着便向徐晃杀将过去,此人正是吕旷的族

    侄吕诚。

    “嗯……”见得吕诚突然杀出,吕旷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没旁的,吕诚虽是吕家的后起之秀,可入伍时间尚短,武艺虽尚可,然,在吕旷看来,应尚不是徐晃之对手,他自是不希望吕诚折在阵前,奈何吕诚冲

    得实在太快了些,吕旷根本来不及拦阻,无奈之下,也只能是暗自做好了出手接应之准备。

    “老贼,受死!”

    吕诚年方十八,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压根儿就没将徐晃往昔的威名放在心上,这一纵马冲上前去,紧着便抢先攻出了一枪,试图杀徐晃一个措手不及。

    “呔!”

    徐晃的战阵经验何其之丰富,只一眼便已看出了吕诚枪招的破绽之所在,又岂会惧了其之凶悍,但听其舌绽春雷般地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猛然一抡,手中的长柄宣花斧便已快逾闪电般地斜挑而出了。

    “铛!呼……”吕诚自恃力大,有心欺徐晃年高,哪怕已瞧见了徐晃的挑击之势,也自不曾变招避让,反倒是猛加了一把力,指望着能在弹开徐晃的斧势之余,趁机捅穿徐晃的胸膛,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现实却是无比之骨感——枪与斧只一个交击之下,吕诚只觉得手心一麻,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被震得歪斜了开去,这都还没等他从惊诧中回过神来,就见徐晃双腕猛然一翻再一甩,一道斧影便已急速斩向了吕诚的脖

    颈之间。

    “哎呀!”

    吕诚显然没想到徐晃的力量竟是如此之大,待得惊觉不对之际,斧影赫然离其脖颈已不到一尺半之距了,心惊之下,赶忙拼尽全力向后便是一倒,试图以铁板桥躲过被枭首之下场。

    “噗嗤!”吕诚的反应已然算是不慢了的,可惜他的反应早在徐晃的预料之中,就在其方才刚向后猛倒之际,就见徐晃再度一翻腕,左臂一抬的同时,右臂狂猛地便是一沉,原本直劈而出的斧头陡然变向一个下劈,

    没等吕诚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锋利的斧刃已是毫不容情地斩进了其之胸膛,可怜吕诚只来得及惨嚎了一声,便已翻滚着跌落了马下,手足胡乱地搐动了几下之后,便就此没了声息。

    “可恶,徐晃休走,看某杀你!”饶是吕旷都已是精神紧绷地随时准备出手救援了的,奈何徐晃的斧招实在是太过精妙了些,仅仅只一个照面而已,便已将吕诚斩落了马下,面对着这等惨剧,吕旷彻底怒了,只见其一点马腹,已是咆哮如

    雷般地冲出了本阵。

    “来得好,吃某一斧!”

    徐晃本就打算激吕旷出战,这一见其纵马飞奔而来,自不会有甚畏惧可言,毫不示弱地便纵马冲上了前去,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双臂猛然一抡,手中的长柄宣花斧便已快逾闪电般地斜劈而出了。

    “啊哈!”

    见得徐晃这一斧势大力沉已极,吕旷纵使正在火头上,也自没敢硬接,但听其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急速地便是一振,一招“三连击”便已是暴然出手了。

    “铛、铛、铛!呼……”吕旷的枪速奇快无比,三枪一出,接连点中了宣花斧的斧头处,当即便将斧势卸到了一旁,而此时二将座下的战马已然将将齐平,只见吕旷双臂猛然一收,借着反震之力道,急速地将枪收回,而后全力一

    翻腕,左臂一摆,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若长鞭般抽击而出,呼啸着便砸向了徐晃的腰腹之间。

    “铛!”吕旷这一记变招可谓是迅猛无比,然则徐晃的反应也自不慢,只听其一个开声吐气之下,双臂陡然便是一沉,再一推,硬是用斧柄架开了吕旷的抽击之势,虽说身形难免被震得猛然一歪,可此时两马已然高速对冲而过,吕旷虽抢到了先手,也自来不及再攻出第三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