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攻守易势(四)
    ..雄霸三国

    “贼胚休狂!”

    “贼子,受死!”

    “汉狗,拿命来!”

    ……高开禾文武皆堪称不错,可也就只是不错而已,远谈不上出类拔萃,可要说到生儿子的本事,那就了不得了,这厮七房妻妾一共给他生了十九个儿子,扣除死在魏延手中的高仁义以及尚未成年的六子之外

    ,成年的儿子便有着十二人之多,此际全都跟在高开禾身后往来冲杀着,这一见得魏延狂猛杀来,立马便有六子嘶吼着冲上了前去,各舞刀枪拦住了魏延的去路。

    “都给我死,杀,杀,杀……”魏延正自心急着要去斩杀高开禾,这一见一群高句丽将领迎面急冲而来,登时便怒了,咆哮连连地纵马便冲上了前去,抡刀便是一通子狂劈乱砍,直杀得高家六兄弟手忙脚乱不已,可一时间却也没法突出高家六兄弟的围攻,倒不是高家六兄弟武艺绝伦,而是六人明显练了一套合击战术,彼此间的配合相当之默契,两名手持狼牙棒的主攻,两名持枪的主骚扰,另两名手持斩马大刀的则负责抵挡魏延的强攻

    ,饶是魏延武勇过人,可要想在短时间里击溃高家六兄弟的纠缠,也自不是件容易之事。魏延所部毕竟只是幽州军的二线部队,无论战斗意志还是战术能力,都无法跟幽州主力相提并论,尤其是在这等由佯败转入进攻之际,爆发力明显欠缺,在魏延这个箭头人物遭遇拦截之时,全军的攻势立马受阻,一时间根本无法从正面突破高句丽军的拼死阻击,而从左翼冲杀而出的沈耀所部一开始固是突击凶狠,所向无不披靡,可惜高开禾很快便率部打斜刺里冲了出来,顽强地挡住了沈耀所部的狂野突击,饶是沈耀所部上下无不用命,可一时半会也自无法击溃高开禾所部不惜一切的阻截,至此,两路幽州军的攻势皆先后受阻,暂时难得寸进,唯有从右翼杀出的牛贺所部却是势如破竹一般,很快便将高

    句丽军左翼杀得个分崩离析。

    “全军听令:反身回杀!”牛贺本是辽东北镇守使赵初手下一名校尉,后随其归降了公孙明,一直在辽东北部与扶余、鲜卑等游牧民族作战,累功晋升为偏将军,尽管年纪其实并不大,也就三十出头而已,却已可算是辽东部队中少数实战经验丰富的老将了,在指挥能力上,明显比沈耀这等没怎么上过阵的所谓后起之秀要强出了不老少——在发起冲锋之际,牛贺并未去强攻仓促抱团的高句丽中军,而是全力先行击穿了高句丽薄弱而又混乱的后军,而后接连不断地以往来冲杀之方式,将高句丽军层层剥皮,仅仅只三个来回的强突,高句丽勉强集结起来的圆阵便已被彻底冲垮,大批的溃兵顾不得自家主将还在苦战之中,纷纷丢盔卸甲

    地掉头便往谷口处狂逃不已。

    “呜,呜呜,呜呜……”牛贺的割肉战术虽简单,却极其之有效,已被拖住的高开禾父子尽管看出了不对,却根本无力阻止,随着大批的将士溃散而去,还能追随在高开禾父子左右的将士已然不足万数,形势对于高开禾来说,已

    然是危在旦夕了的,可就在此时,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狂响不已中,一彪骑军已从谷道中疯狂冲出,为首一员白发苍苍的老将赫然正是高句丽军主帅高树心!

    “突击,突击!”高树心乃是当今皇叔,也是高句丽国中最主要的鹰派人物,高句丽历次对外征战都是由其挂帅出征,如今年事虽高,可狠戾之风格却一如往昔,哪怕此际他所率的骑军兵力其实不过就四千骑不到而已,其

    步军主力兀自离此尚有近十里之遥,可在发起冲锋之际,高树心却无一丝一毫的迟疑,这一刚冲出了谷口,连队形都顾不得整顿上一下,紧着便发起了狂猛的冲锋,试图打幽州军一个措手不及。

    “跟我来,挡住贼军!”牛贺所部之所以采用割肉战术,而不是一上来便全力冲杀,目的就一个,那便是要保持机动力,防的便是高句丽援军的赶到,当然了,引诱高句丽军主力全力追杀方才是牛贺所部的根本目的,毫无疑问,在高句丽军主力赶到前,牛贺自是断然不能容许高树心所部就这么轻易地解了其前军之围的,有鉴于此,一察觉到了高树心所部的行动,牛贺立马第一时间放弃了对高开禾所部的冲击,拧转马首,率部便

    掉头向高树心所部迎了上去,与此同时,魏延、沈耀两部兵马则齐齐发起了最疯狂的冲杀,不给高开禾所部脱离战场之机会。

    “汉狗,受死!”高树心先前急着要救出前军,这一路可是马不停蹄地急赶而来,根本顾不上等候自家步军,甚至不曾将沿途溃逃的己方乱兵集结起来,本意是想以雷霆一击冲乱幽州军的围杀之势,却不曾想牛贺所部反应

    如此之快,居然真敢冒着被十数万高句丽军围杀的危险发起反冲锋,高树心的瞳孔不由地便是一缩,只是到了目下这般田地,他也自别无选择了,只能是疯狂地打马向前,舞刀便杀向了牛贺。

    “老狗,拿命来!”原辽东北镇守使赵初就是中了高树心的诡计,以致于兵败身亡的,牛贺无时不刻都在想着要为赵初复仇,而今见得高树心高速杀来,当真是仇人相见格外眼红,哪肯有丝毫的示弱,纵马狂冲而上,于两马

    将将相交之际,一枪如虹般便刺向了高树心的胸膛。

    “铛,呼……”高树心年轻时可是高句丽军中第一勇将来着,而今年事虽高,力量上已远不如往昔,可武艺却并未有太多的下降,饶是牛贺这一枪速度奇快无比,高树心也自怡然不惧,只见其双臂一抡,一刀便斜着架开了牛贺的枪势,双腕一翻,顺势便是一刀抹向了牛贺的左肋,刀速虽不算快,可出刀的角度却是刁钻得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