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九章 攻守易势(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狗贼,某跟你拼了!”

    仅仅一个照面的对冲而已,居然就被高万里杀得如此狼狈,魏延的脸面显然有些个挂不住了,恼羞成怒地大吼了一声,一个打马盘旋,杀气腾腾地便又向高万里冲杀了过去。

    “废物,受死罢!”若说魏延的战阵经验是刚刚入门这么个级别的话,高万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菜鸟,这才头一回真正跟人单挑而已,自是无法看破魏延根本不曾尽力,只觉得自家的武勇非常人可及,傲气大发之下,又哪会

    将魏延的凶煞放在心上,但听其不屑地骂了一嗓子之余,紧着又策马杀向了魏延。

    “哎呀。”怒火与战斗力显然无法画上等号,这不,饶是魏延的咆哮声越来越响,可在高万里的狂猛攻击下,招架起来却越是狼狈,仅仅六个回合而已,便已被高万里一刀削去了头盔上的红缨,心胆俱丧之下,哪敢

    再战,惊呼了一声,紧着便策马往本阵狂逃了回去。

    “狗贼休走,留下头来!”

    见得魏延要逃,已然杀得兴起的高万里又岂肯善罢甘休,厉声狂吼着便衔尾在后死追着不放。

    “全军突击,杀啊!”

    尽管有些意外高万里的神勇,然则一见胜机已现,高开禾也就顾不得与高万里置气了,一声咆哮之下,率部便发起了狂猛的冲锋。

    “撤,快撤!”

    魏延本就已是惊慌失措,再一听身后响动不对,顿时便更慌了几分,这都还没逃回本阵呢,便已是惊恐地高呼了起来。

    “追上去,杀光贼子!”俗话说得好,将乃是兵之胆,魏延的表现如此之糟糕,众幽州军将士们又哪还有甚作战之勇气,呼啦啦地全都掉头狂逃了起来,一见及此,高万里登时便兴奋得简直难以自持,不管不顾地便策马狂冲不止

    ,很快便杀进了溃退中的幽州步军后队之中,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四下狂劈不已间,竟是连杀数人,当即便令幽州军将士全都被赶得放了羊。

    “呜、呜呜、呜呜……”幽州军大败之下,逃得自然是飞快,而大胜的高句丽军追得也是狂猛无比,两军一追一逃之下,很快便冲出了五里之距,来到了一处较为开阔的谷地上,就在高句丽军追得兴起之时,谷地两旁的山林中突

    然响起了一阵紧似一阵的号角声,旋即便见两拨幽州步骑齐齐从左右两翼狂冲而出,有若两道滚滚铁流般向高句丽军席卷了过去。

    “儿郎们,不要慌,贼军不多,拼死一战,稳住,稳住了!”这一见幽州军两路伏兵齐出,高开禾的心头当即便是猛地一沉,但却并不打算撤退,没旁的,此处的谷地还算开阔,足有十数里方圆,可身后的谷道却颇见窄小,此时若是撤退,所有兵马根本不可能快速冲进谷道中,只会在谷口处挤成一团,真到那时,用不着幽州军上前屠杀,光是彼此践踏,高句丽军便会死伤半数以上,既如此,倒不如在这等开阔地上与幽州军决一死战,但消能抵挡得住半个时辰左右

    ,己方的中军主力便能赶到,反败为胜也自不无可能,正是出自此等考虑,高开禾第一时间便下达了迎战的将令。

    “弟兄们,贼军中计了,跟我来,反身回杀!”

    两翼伏兵一出,魏延登时便来了精神,一声咆哮之下,猛然一拧马首,率部便反身杀了回去。

    “无耻狗贼,受死!”高万里先前一直冲在全军的最前方,仗着马快,一路狂追下来,还真就让他击杀了十数名掉队的幽州步卒,自以为是当世无敌之勇将,此际见得魏延这个手下败将反身冲杀而来,不单不慌,反倒是起了阵

    斩魏延之心思,一声咆哮之下,纵马便向魏延冲杀了过去。

    “找死!”

    魏延心急着要去冲击兀自乱作一团的高句丽军,又哪有甚耐心跟高万里纠缠的,这一见其杀气腾腾地冲杀而来,登时便怒了,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猛然一挥,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若奔雷般直劈了出去。

    “杀!”

    高万里自忖力量远在魏延之上,自是无惧于跟魏延来上记硬碰的,这一见魏延挥刀斩来,立马毫不示弱地便挥刀斩出,不避不让地迎向了魏延的刀势。

    “铛!”二将的刀势皆快且直,自是毫无花俏地便撞在了一起,但听一声惊天巨响中,高万里只觉得虎口一麻,手中的斩马大刀便已被震得倒飞了出去,不仅如此,其身子也被震得猛然一个倒翻,竟是从马臀处翻

    滚着跌落了马下。

    “死罢!”

    没等高万里从昏眩状态中醒过神来,魏延已纵马冲上了前去,双臂一抡,一刀便劈向了高万里的脑门。

    “这不……”高万里怎么也想不到魏延是如何从绵羊变成猛虎的,望着当头劈下的雪亮刀锋,高万里很想说声“这不可能!”可惜他也就只来得及吐出两个字而已,锋利的刀锋便已将其从上到下生生劈成了两片,鲜血与

    内脏当即便狂溅而出,死状之惨着实令人不忍目睹。

    “突击,突击!”区区一个高万里,对于魏延来说,不过就只是只蝼蚁般的货色而已,一刀砍死之后,他连看都来得再看其一眼,咆哮如雷般地便纵马杀进了乱军之中,手中一柄斩马大刀疯狂地左砍右劈,所有挡在其冲锋

    路线上的高句丽将士无不被砍翻在血泊之中,手下竟是无一合之敌,直杀得高句丽军上下心胆俱丧。

    “稳住,列圆阵,挡住了,援军须臾即至,儿郎们杀啊!”遭幽州军三路夹击之下,饶是高句丽军兵力众多,也自没能支撑上多久,形势便已恶化到了崩溃的边缘,这等情形一出,高开禾登时便急红了眼,一边率亲卫骑军往来冲杀地四下救火,一边声嘶力竭地狂

    吼个不休,试图稳住已将崩坏的局面。

    “老贼,拿命来!”魏延正自冲杀间,突然发现高开禾就在自己前面不远处,登时便来了精神,奋力冲散了挡道的乱兵,急若星火般地便向高开禾杀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