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八章 攻守易势(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建安十年七月十一日,末时三刻,从上殷台县(今之吉林通化县附近)到高句丽县的长白山隘口谷道中,一支为数多达四万的高句丽军正自缓缓前行着,显得格外的谨慎,尤其是在过了米岭军寨之后,行军速度骤降不说,派出去侦查敌情的前卫斥候竟是多达两千余,几乎将大军前方的各处山林狭道处都地毯式地搜索了一遍,可谓是谨慎小心到了极致,此无他,前军主将高开禾前番可是因着大意之故吃了

    个大亏,一朝被蛇咬之下,难免十年怕井绳。

    “报,禀侯爷,前方四里处发现汉贼当道列阵,看旗号,领军大将乃是魏延,其所部兵马约有骑兵一千、步军四千。”

    高开禾的谨慎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不,大军方才离开米岭军寨不过四里而已,前去侦稽的游骑便给高开禾带回了条重要敌情。

    “魏延?又是这个狗贼,来啊,传令下去:全军加速,准备接敌!”这一听是魏延在前头拦路,丧子丧师之痛当即便打高开禾的心底里狂涌了起来,火冒三丈之下,哪还顾得上去细想究竟,怒骂了一声之余,紧着便下了道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原本缓缓

    前行的高句丽军就此开始了加速。

    “魏延在此,何人敢与某一战?”

    高开禾所部方才刚敢到幽州军列阵之所在,这都还立足未稳呢,就见魏延已是昂然策马而出,嚣张至极地用刀一指对面的高句丽军,声如雷震般地便狂吼了一嗓子。

    “此獠凶恶,非独战能胜者,全军听令:杀过去!”

    尽管恨不得活剐了魏延,可高开禾却并未被仇恨彻底冲昏了头脑,根本不打算跟魏延玩甚单挑的把戏,扬手间便要就此下达总攻之将令。

    “慢,区区一小贼而已,岂可因之丢了我高句丽的脸面,郑台,尔且去砍了那厮的狗头!”

    高开禾的话音方才刚落,这都还没等传令兵吹响战号,策马立在高开禾身旁的副将高万里已是满脸不屑之色地出言打岔了一句道。

    “你……”这一听高万里跟公然跟自己唱起了反调,高开禾的脸色顿时便是一黑,张口便要呵斥上一番,只是话都已到了嘴边,最终还是强忍了下来,此无他,高万里乃是国主高位宫最疼爱的侄儿,此番说是来给他

    高开禾当副手的,可其实却是监军一般的人物,惨败过一回的高开禾自忖惹不起此獠,纵使心火再旺,也自没敢发作出来。

    “末将遵命!”

    郑台乃是高万里的心腹手下,自然不会去理会高开禾的怒火有多旺,也没去在意高开禾的态度究竟如何,昂然应诺之余,拍马舞刀便冲出了本阵,咆哮连连地便向魏延冲了过去。

    “斩!”

    见得对面有敌将冲来,魏延登时便兴奋了起来,一踢马腹,高速地便迎了上去,与两马将将相交之际,舌绽春雷般地便是一声狂吼,双臂猛然一抡,一刀便急速狂劈了过去。

    “啊哈!”

    这一见魏延刀势如此之狂猛,郑台当即便被吓了一大跳,哪敢有丝毫的大意,赶忙暴吼了一声,抡刀便发起了反击。

    “铛!”

    双方刀速皆快,两柄斩马大刀自是毫无花俏地便硬碰了一记,但听一声惊天巨响中,郑台的身子顿时便被劈得个歪斜不已,而反观魏延不过只是略微晃了一下罢了。

    “噗嗤!”没等郑台从晕眩状态里回过神来,就见魏延一翻腕,便已将被略略荡开的斩马大刀生生顿住了,紧着又是一挥,但见一道雪亮的刀光快逾闪电般地便从郑台的脖颈处一切而过,一声闷响过后,郑台的首级

    便已翻翻滚滚地飞了起来,而其鲜血狂喷的无头尸体则“扑通”一声跌落了马下。

    “还有何人敢来送死?”

    一刀斩杀了郑台之后,魏延的嚣张气焰当即便更旺了几分,嘶吼的咆哮声里满满皆是狂傲之意味。

    “狗贼可恶,看某杀你!”

    眼瞅着自己依为心腹的爱将居然一个照面都没能撑过,高万里的脸面可就挂不住了,大怒之下,纵马便冲出了本阵,挥舞着三尖两刃刀,咆哮着便向魏延冲杀了过去。

    “……”这一见高万里居然亲自上了阵,高开禾登时便急了,紧着便是一扬手,下意识地便要下令全军出击,然则话到了嘴边,却又改了主意,没旁的,高开禾可不是啥心胸开阔的主儿,一想起高万里这一路行来

    的无礼,这就起意要让高万里去多吃些苦头了的。

    “看刀!”

    一瞧见高万里那一身亮晃晃的金甲,魏延便知此人必是高句丽军中之要员,心下里登时便有了计较,这一冲上前去,紧着便是一刀劈杀而出,招式看似狂猛无俦,可其实手下却是偷留了几分力。

    “找死!”

    见得魏延这一刀寻常得很,高万里自是不放在眼中,厉声断喝之下,狂霸地便挥刀迎了上去。

    “铛!”

    两刀急速对撞之下,当即便暴出了一声惊天巨响,这一回吃力的可就轮到魏延了,竟是被高万里一刀劈得个身形猛然向后一仰,而反观高万里不过只是晃动了几下便稳住了身形。

    “呼!”魏延这等不济的表现一出,有心要为郑台报仇的高万里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就在两马已将交错而过之际,高万里双臂猛然一甩,被略略荡开的刀势再度回旋,高速地斩向了魏延的脖颈之间,这等情形与先

    前魏延斩杀郑台时几乎如出一辙。

    “呀……”

    惊觉不妙之下,魏延显然有些慌了神,一声怪叫之余,奋力地一横臂,用刀柄斜斜地架向了急速袭来的刀锋。

    “铛!”魏延的“努力”果然没白费,总算是在最后关头挡住了三尖两刃刀的进击线路,饶是如此,仓促间明显用不上力,当即便被震得个七歪八斜,险险些就此栽落马下,好在此时两马已然就此交错而过了,这才算是给了魏延一个喘息之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