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臣服还是灭亡(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诺!”听得公孙明有令,凌锋自是不敢不应,然则应归应,人却是根本不曾挪动上一下,双手紧握着枪柄,笔直地站着公孙明的身旁,警戒着不远处兀自混乱一片的修罗杀场,对此,公孙明也自没再多言罗唣,

    双手柱刀而立,大口地喘着粗气,胸膛有若风箱般起伏个不停。

    “枪!”好一阵的狂喘之后,公孙明总算是回过了气来,而此时,不远处的激战也已到了尾声——幽州骑兵还有着十三骑之多,而反观鲜卑一方,则只剩下七骑了,最多再有个一炷香左右的时间,占据了绝对优势

    的幽州骑兵们便可全歼鲜卑骑兵,然则公孙明却是不打算再等下去了,但见其手往后侧一伸,已是声线冷硬地断喝了一嗓子。

    “这……”

    这一见公孙明有伤在身还要亲自上阵,凌锋可就不免有些急了,张口欲劝之际,突然间被公孙明回头瞪了一眼,到了嘴边的话语愣是没敢说将出来,只能是无奈地将手中的长枪递到了公孙明的手中。

    “杀,一个不留!”公孙明根本没理睬凌锋是怎个表情,一把握住了枪柄之后,几个大步便行到了凌锋的座骑旁,一哈腰,就此翻身上了马背,脚下一点马腹,声线暗哑地低吼了一嗓子,纵马便冲进了战场之中,运枪如飞之下,瞬息间便连着挑杀了四名鲜卑骑兵,剩下的三名鲜卑骑兵见势不妙,惊慌地想要分散逃走,可惜已然来不及了,血战余生的众幽州骑兵们从四面合围而上,刀枪齐出,很快便将那三名残存的鲜卑骑兵

    全都绞杀了个精光。

    “主公,末将来迟一步,累主公受伤,末将死罪,死罪!”就在幽州骑兵们拖着疲惫已极的身体打扫战场之际,远处烟尘滚滚大起中,一彪骑军已是奔腾而来,众幽州骑兵们登时便全都紧张地翻身上了马背,做好了随时遁逃之准备,好在来的并非敌军,而是迭摩

    达所率的三千搜索部队,但见迭摩达疾驰地冲到了公孙明的马前,紧着便是一个滚鞍下了马背,单膝一点地,满脸惶恐之色地告罪不已。

    “某没事,前方战事如何了?”

    公孙明向来不是个喜欢迁怒于人者,自然不可能真去降罪迭摩达,但见其一摆手,便已是哑着嗓子发问了一句道。

    “回主公的话,蛮子大败,贼酋慕容博诚负伤遁逃,马将军率部追杀,缴获牛羊马匹无算。”

    听得公孙明见问,迭摩达自是不敢稍有迁延,赶忙紧着便将战况简略地陈述了一番。

    “好,全军听令:追歼残敌,不臣服就灭其族!”这一听己方缴获了大批牛羊马匹,公孙明不由地便是一愣,可很快便释然了,此无他,游牧民族作战往往都是兵马在前,老弱赶着大批牛羊马匹在后,一旦战败,那些作为军粮之用的牛羊马匹根本躲不过

    胜利者的收缴,此番一战自然也不会有甚例外,而这,无疑大大缓解了幽州军后勤供应上的麻烦,有此缴获在手,公孙明可就不打算给慕容部落留下喘息之余裕了的。

    “末将遵命!”

    公孙明这等霸气十足的命令一出,迭摩达的眼神立马便是一亮,紧着应诺之余,一骨碌便翻身上了马背,略略一整顿兵马,簇拥着公孙明便往西北方向疾驰而去了……

    “报,禀大王,不好了,汉贼赵云率一万两千骑已到了松花江对岸,目下正在赶建浮桥!”自打兵败濊城之后,宇文燕铭第一时间就逃了,根本不去理睬轲比能的死活,日夜兼程便往东北方向狂逃不已,这一逃便逃过了松花江,径直便赶回了其部落所在地——肃慎(今之黑龙江双城一带),饶是都已回到了家,却兀自不敢松懈下来,不断地派人去联络周边的秃发、段部等中大型部落,试图组织起个自保联盟,以抵御幽州军的可能之攻击,却不曾想派出去联络的使者尚未归来,反倒是幽州骑军

    先行赶到了。

    “什么?该死,快,传令下去:所有人等即刻打点行装,拔营起行,撤往奴尔干(今之哈尔滨北面)。”这一听赵云所部竟有着一万两千骑之多,宇文燕铭登时便被吓坏了,自忖手下那可怜兮兮的八千控弦战士根本不够幽州军一口吃的,哪敢有丝毫的迁延,霍然而起之余,紧着便下了道命令,不旋踵,但听

    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中,偌大的营地里便已是一派的轰乱之噪杂……

    “报,禀将军,宇文部落营地已空,看痕迹,应是已向奴尔干方向撤走多时了。”赵云所部除了携带部分干粮之外,后勤供应上完全采用了游牧民族的行军方式,征集了大批的牛羊随军行动,赶路的速度自是奇快无比,仅仅十日时间而已,便已行进了近一千五百里之遥,在全军渡过了

    松花江之后,马不停蹄地便往肃慎赶,却不曾想方才走到半道,派去侦查的游哨便已给赵云带回了条笼统的消息。

    “奴尔干?再探!”听得游哨这般说法,赵云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皱,没旁的,概因他早已从擒获的鲜卑族战俘口中得知了松花江北岸鲜卑诸部落的大体分布情况,自不会不清楚奴尔干位于宇文、秃发、段部三大鲜卑族部落的中心处,如今宇文燕铭往那地儿逃了去,无疑是打算凝聚周边诸部落之力共抗幽州军之征讨了的,对此,赵云虽是无惧一战,可还是不免有些担心战事会打成僵持之局面——幽州军远道而来,后

    勤供应线实在太过漫长了些,目下随军牛羊看似不少,可也就勉强够全军一个月之用的,一旦不能在最短时间里击溃鲜卑各部的抵抗,后果当真不堪设想了去。

    “诺!”这一见赵云声色不对,前来禀事的游哨自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紧着应诺之余,一哈腰便上了马背,匆匆便往北面狂冲了去,对此,赵云并未再有甚多的言语,眉头微皱地便望向了北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