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八章 奇袭濊城(六)
    “传令下去:全军最后一次换马!”四天五夜的疾驰中,每日里就只歇息两个半时辰,光是累死的战马便足有两千匹之多,这等代价不可谓不大,然则公孙明却并不感到心疼,在第一眼瞧见了地平线上那座低矮的木栅城之际,一路急赶所累积起来的疲劳瞬间便消散了大半,精神大振之余,公孙明毫不犹豫地便下了道将令,须臾,但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中,众幽州军将士们于行进间纵越着换好了战马,除百余士兵留下来收拢逸马之外,全军近

    万骑奔腾如雷般地便向濊城疾驰而去。

    “敌袭、敌袭……”

    万马奔腾的声势是如此之浩大,方才刚换完岗的城头守军很快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呼唤声、号角声便即骤然狂响成了一片。

    “怎么回事,嗯?”

    王宫的寝宫中,早起练完了武的轲比能正准备用早膳,骤然听闻南城方向号角声暴然狂响不已,眉头不由地便是一皱。

    “报,禀大单于,不好了,汉贼大军突然杀来,离城已不足十五里了。”

    左右随侍人等都在宫中,又哪能得知南城处到底在闹些甚,自然也就无人能给出个答案来,好在一名轮值千夫长匆匆赶了来,这才算是解了众人之尴尬。

    “嗯?来了多少兵马,何人领的军?”

    尽管早就料到幽州军会大举杀来,可轲比能却是万万没想到幽州军会来得如此之快,心惊之余,登时便不免有些个稳不住神了。

    “回大单于的话,隔得太远,瞧不清汉贼之旗号,然,看烟尘之规模,来敌应不在万骑之下。”

    鲜卑军并未在城外部署游哨,轮值千夫长也就只是在城头略略计算了下来敌之规模,便即匆匆跑来告急,目下所能给出的自然也就只是个笼统的答案。

    “万骑?来人,擂鼓聚将!”这一听来敌只有万骑之数,再一想幽州军击溃拓跋部落的时间,轲比能立马便判断出这一拨幽州骑军无疑是日夜兼程狂赶而来的,心中的慌乱顿时便消减了大半,取而代之的则是临战之振奋,没旁的,在轲比能看来,己方可是有着八千余控弦战士,就兵力而论,并不比幽州骑军少到哪去,加之又是养精蓄锐多时的精锐部队,完全可以正面击溃来犯之敌,一念及此,轲比能也就不再多犹豫了,扯着嗓子便

    高呼了起来……

    “全军听令:下马缓行!”战略上可以藐视对手,可在战术上却是须得重视对手,对此,公孙明可是一向奉为座右铭的,于临战之际,自是不会有丝毫的轻忽,策马飞奔到了离濊城不足六里之际时,但见其一扬手,已是紧着下了道

    将令,旋即便听号角声暴响不已间,众幽州军将士们纷纷勒住了狂奔的战马,齐齐翻身下了马背,牵马列阵向城墙所在处缓缓行了去。

    “开城出击!”

    就在幽州军下马缓行了两刻来钟之后,轲比能总算是靠着大单于之威严,强行压制住

    了诸王关于是战是撤还是守的争论,悍然集结起了城中的所有兵马,浩浩荡荡地杀出了城去。

    “全军止步!”

    这一见鲜卑大军呼啸着从城中冲出,公孙明立马第一时间扬手止住了手下将士的前行,但却并未急着下令全军上马,近万将士就这么静静地牵马而立,毫无畏惧地看着高速冲来的鲜卑骑军。

    “停,列阵备战!”鲜卑骑军的冲锋速度不慢,一炷香多一点的时间便已冲到了离幽州军阵不足四百步的距离上,而此时,幽州骑军依旧纹丝不动地牵马而立着,这等诡异之情形一出,轲比能心下里难免便泛起了嘀咕,竟是

    没敢就这么径直冲杀过去,早早便扬手高呼了一嗓子。

    “全军听令,上马,出击!”

    鲜卑骑军方才刚刚停下,这都还没来得及调整部署,就听公孙明突然扬声高呼了一嗓子之同时,一哈腰,就此翻身上了马背,顺势抄起搁在得胜钩上的精钢长枪,一马当先地便发起了狂猛的冲锋。

    “幽州铁骑,有我无敌,幽州铁骑,有我无敌……”见得自家主帅如此勇悍,众幽州军将士们顿时便全都兴奋了起来,刹那间,整齐的战号声便即暴然狂响了起来,近万幽州铁骑飞快地分成了三路,分别以公孙明、迭摩达、马超为箭头,势若奔雷般地便向

    兀自乱作一团的鲜卑骑军杀将过去。

    “该死,快,吹号,全军出击,杀啊!”轲比能万万没想到幽州军会在这么个节骨眼上突然发起攻击,心头不由地便是一沉,哪还顾得上列阵不列阵的,厉声咆哮着便率部冲了起来,反应倒也不算慢,问题是鲜卑骑军先前方才刚刚停下,如今又

    要狂猛加速,本就纷乱的阵型难免便更乱上了几分。

    “狗蛮子,受死!”公孙明虽是第一个发起冲锋的,但却并未第一个与敌交手的——马超仗着座下紫云聪的神骏,仅仅只几个打马加速,便已率部越过了公孙明,一马当先地便迎上了高速冲将而来的段部酋长段日达辉,但听

    马超一声大吼之下,双臂猛然一振,顷刻间便幻化出了无数的枪影,飞速地形成了道枪之河流,势不可挡地便向段日达辉罩了过去,这一出手赫然便是最强之杀招——天崩地裂!

    “哇呀呀……”

    这一见马超的招式如此之凌厉,段日达辉当即便被吓坏了,但听其怪叫连连之下,双手拼命地舞动出无数的枪影,试图强行挡住马超的攻杀。

    “铛、铛铛……噗嗤、噗嗤……”段日达辉在鲜卑族中也算是排名靠前的勇将了,可真论及武力值,了不得与吕翔一个档次罢了,较之马超这等即便在绝世武将这一级别中也算是最顶尖之人,明显有些不够看,饶是其已将吃奶的力气全都用上了,却依旧无法挡住枪河的惊涛骇浪,仅仅只招架了十数枪而已,便被马超攻破了防御圈,但听一阵密集的着肉声过后,可怜的段日达辉便已被生生捅成了筛子,连声惨嚎都没能发出,其残破的身体便已鲜血狂喷地跌落了马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