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 奇袭濊城(四)
    “啊呀……”

    “哈!”

    ……

    拓跋志兄弟俩此番原本还打算先行发动抢攻呢,却万万没想到赵云突然攻出了如此狂猛无俦的一招,大惊之余,哪还敢有丝毫的轻忽,齐齐狂吼着舞枪自守。

    “铛、铛铛……噗嗤、噗嗤……”

    拓跋志兄弟俩的武艺虽堪称不错,可也就只是不错而已,离着绝世武将这一级别还有着段不小的距离,较之赵云这等在绝世武将中都属最顶尖者,无疑差得太远了些,先前之所以能跟赵云杀得个难解难分,靠的不过是兄弟间的默契之配合罢了,这会儿面对着赵云的绝杀之招,兄弟俩显然已顾不得配合,光靠着自守的情形下,又哪有可能挡得住赵云这等暴风骤雨般的狂攻,但听一阵密集如雨打芭蕉般的撞击声以及沉闷的着肉声过后,拓跋志已是全身喷血地跌落了马下,而拓跋明虽还能坐在马背上,身上也同样有着三处鲜血狂喷的枪眼。

    “啊……”

    剧痛袭来之下,拓跋明当即便被疼得个惨嚎不已,心早已是彻底慌了,哪还顾得上自家二哥的生死,一丢手中的长马槊,拼命地猛踢了下马腹,往斜刺里便狂逃了去。

    “嗖!”

    拓跋明倒是逃得果决无比,奈何赵云根本就没打算饶其一命,但见赵云枪交左手,顺势往得胜钩上一摁,空着的右手往腰间一抹,便已将箭壶里的铁胎弓与一支雕羽箭抄在了手中,双手一合,再用力一拉,便即将弓拉得个浑圆,瞄着拓跋明的后背便是一箭射将过去。

    “扑通!”

    拓跋明光顾着伏鞍而逃,根本就没想到赵云会开弓放箭,待得惊觉不对之际,锋利的箭头已然射入了其之后背,又从前胸透了出来,可怜拓跋明只来得及惨嚎了一声,便已是一头栽落了马下,手足胡乱地搐动了几下之后,便已没了声息。

    “啊……,我的儿啊,上,杀了他,杀了他!”

    拓跋山本来还指望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能为第三子报仇雪恨,却万万没想到拓跋志兄弟俩竟然接连惨死在了赵云枪下,心头大恸之余,眼珠子登时便泛了红,哀声长嚎之余,一踢马腹,不管不顾地便率先狂冲了起来。

    “全军突击,杀贼,杀贼,杀贼!”

    高览的武力虽已大不如前,可战场敏感度却并未消减,这一见对面的拓跋部落军冲了起来,自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大吼了一嗓子,一马当先地便狂冲而出了。

    夹在两支相向对冲的骑军中间无疑极其的危险,然则赵云却是怡然不惧,但见其一拧马首,调整了下方向,而后有意识地控制住了马速,直到后续骑军跟上之后,这才开始了加速,很快,一万幽州铁骑便形成了个三箭头之冲锋阵型——中路赵云、右翼高览、左翼马岱,三箭齐发,势若奔雷般向乱哄哄冲来的拓跋部落军席卷将过去。

    “杀!”

    在丧子之疼的刺激下,拓跋山眼中就只有赵云一人,他根本不管对面冲来的幽州骑军有多狂猛,也不管身后跟着的拓跋部落军将士们是怎个表现,一双眼始终盯在了赵云身上,待得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拓跋山一声怒吼,双臂全力便是一送,手中的精钢长马槊便已若闪电般暴刺而出,急速地袭向了赵云的胸膛。

    “唰、唰、唰!”

    尽管先前刚战了两场,体力消耗已然不小,然则对于久经战阵的赵云来说,影响并不算太大,这一见拓跋山发狠攻来,赵云不避不让地便还了招“三连击”,一枪比一枪快,一枪比一枪重,暴烈的枪啸声夺人心魄。

    “铛、铛,呼……”

    赵云的枪势奇快无比,虽后发,却明显有着先至之必然,饶是拓跋山再如何想跟赵云同归于尽,也自不得不半途强行变招,但见其双臂一摆,原本笔直刺出的枪势瞬息间便荡出了十数道枪影,强行荡开了“三连击”中的前两枪,可也就技尽于此了,枪速最快的第三枪电闪雷鸣般地便突进了拓跋山的防御圈中。

    “咣当!”

    面对着迎面袭来的锋利枪尖,拓跋山当即便被吓得个亡魂大冒,仓促间赶忙耍了个铁板桥,总算是勉强躲过了被刺穿面门之下场,只是其头盔却是被这一枪挑得倒飞了开去。

    “哎呀!”

    险死还生之下,拓跋山已是彻底慌了神,哪还有甚为子报仇的勇气,怪叫一声之余,脚下拼命一踢马腹,不管不顾地便要往斜刺里逃将开去。

    “挡我者,死!”

    双方马速皆快,拓跋山这么一逃之下,赵云还真就无法再转向追杀了,不得已,只能将怒火全都倾泻到了那些狂冲上来的拓跋部落骑兵们身上,但听其嘶吼连连不已间,手中的亮银枪运转如飞一般,胆敢迎上前来的拓跋部落骑兵无一不被挑成了空中飞人,所过处,根本无一合之敌。

    “轰……”

    就在赵云冲乱了拓跋部落军骑阵不多会,后续冲上来的幽州铁骑也与拓跋部落骑阵重重地撞在了一起,一时间人嘶马吼声暴响个不停,大批的两军将士惨嚎着跌落了马下。

    “撤,快撤!”

    幽州骑军虽是长途奔袭而来的,体力与马力都不在巅峰状态,可无论是兵力还是战术素养,都远在拓跋部落骑军之上,双方这么一对冲下来,拓跋部落军当即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足足有五百余骑当场战死,余者皆被冲得个七零八落,一见事已不可为,拓跋山哪敢再战,呼啸了一声,率部便往西面狂逃了去。

    “吹号:命令高览率本部兵马赶往敌军老营,不降者皆杀无赦,其余各部随某来,休走了贼军!”

    拓跋山之所以不往自家大营方向逃,目的就一个,那便是想吸引幽州骑军来追,也好为部落老弱的转移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这等想法无疑很美,可惜赵云根本不上当,但听其一声令下,号角声便即凄厉地暴响了起来,不多会便见幽州骑军飞快地兵分两路,一路死死地咬在溃兵身后紧追不舍,另一路则势若奔雷般地向拓跋山的狼帐所在地疾驰而去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