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 奇袭濊城(二)
    “大兄,汉贼势大,我军兵马未整,怕是扛不住贼军之兵锋,不若先撤往濊城再做打算。”

    帐中众人等了片刻,见拓跋山迟迟未有一言,自不免便都有些急了,个中又属拓跋山的二弟拓跋野最沉不住气,紧着便从旁闪了出来,朗声提议了一句道。

    “不妥,父王,汉贼皆骑兵,离此已近,我军若是就此撤走,老弱恐难跟上,牛羊马匹一失,今冬难越,不若以主力断后,让老弱先撤。”

    拓跋野话音方才刚落,这都还没等拓跋山有所表示,其长子拓跋无波便已紧着抢了出来,面色凝重地提出了反对的意见。

    “父王,汉贼素来孱弱,我军兵马虽略少,却足可与汉贼一战,待得挫败汉贼前军,是战是撤都可两便。”

    “父王,孩儿等愿与汉贼决一雌雄!”

    “父王,打罢,区区汉贼而已,我拓跋部落何惧之有!”

    ……

    拓跋山共有五子,个个武艺高强,在鲜卑族中素有五虎将之美誉,皆好勇斗狠之辈,这会儿有了长兄的带头,自是全都来了精神,呼啦啦地便全都站了出来,人人喊打,个个喊杀。

    “大兄,汉贼来得如此突兀,定是日夜兼程之结果,其军必疲矣,我军兵虽略少,亦非无一战之力,先挫敌锐气,而后再图撤军也自不为迟。”见得诸子齐齐要战,拓跋山自不免有些意动,只是一想到幽州军之势大,心下里还是难免有些个患得患失,正自犹豫不决间,却见一名身材略显消瘦的中年汉子从旁闪了出来,语调平和地进谏了一番,此

    人正是拓跋山的幼弟拓跋楚,部落中唯一精通汉学之人。

    “好,来人,即刻给大单于去信,就说汉贼已大举犯境,我拓跋部落守土有责,自当与贼军死战到底,只是兵微将寡,恐难支持太久,提请大单于早派兵马来援!”拓跋楚虽偏文弱了些,可却是拓跋部落中少有的智者,拓跋山对其一向信赖有加,而今其既是言可战,本就已是意动的拓跋山自是不会再有甚犹豫,昂然便下了最后的决断,须臾,但听拓跋部落营地中号

    角连天震响不已间,大批的拓跋族控弦战士呼啸着纵马冲出了营地,在拓跋山的带领下,气势如虹地便一路向南奔驰了去……

    “将军快看!”

    辽阔的平原上,赵云率部正自高速疾驰间,紧跟在其身后的一名亲卫突然手指着北面,朗声高呼了一嗓子。

    “全军止步,列阵备战!”听得响动不对,赵云赶忙眯眼向远处一看,入眼便见地平线上烟尘滚滚大起,明显是有大批的骑军正向此处冲来,对此,赵云自是不敢掉以轻心了去,扬手间便已下了道将令,不旋踵,但听号角声暴然狂

    响不已间,正自奔腾如雷般的一万幽州骑军登时便缓了下来,后队骑军左右一分,很快便以赵云所在处为中心,列好了座迎战之阵型。

    “停!”

    大老远见着幽州骑军的大阵杀气蒸腾不已,饶是拓跋山自负勇武,也自没敢就这么径直率部狂冲将过来,在离着幽州军大阵还有三百余步之距时,便已是一扬手,紧急叫了停。

    “父王,孩儿去打头阵!”拓跋部落军方才刚刚停将下来,就见一名身着皮甲的年轻小将已嘶吼着冲出了本阵,此人正是拓跋山的第三子拓跋年,但见其一冲到了两军阵前,便即用手中的精钢马槊指向了屹立在帅旗下的赵云,扯着

    嗓子便用鲜卑语叽里呱啦地狂吼了起来。

    “子龙,杀鸡焉用牛刀,且看某去取了那厮的狗头!”尽管听不懂拓跋年到底在吼些甚,可见其那副嚣张的样子,明显是在邀战,对此,赵云自是不打算让拓跋年猖獗了去,这便一抖马缰绳,打算亲自上阵杀敌了,却不曾想策马立在其身旁的高览手快,一把

    便摁住了赵云的胳膊,朗声自请了一句道。

    “善。”

    见得高览要去,赵云倒也没甚不放心的,干脆利落地便准了其之所请。

    “蟊贼,受死!”高览去岁流年不利,先是被钟繇的伏兵计杀得大败亏输,后头又险些惨死在关羽刀下,尽管公孙明并不曾因此而有所重责,可高览在军中的威望却是不免因之大坠,对此,一向心高气傲的高览自是难耐万

    分,早想着要寻机为自己正名了的,而今机会就在眼前,他又岂肯轻易错过了去,这才一纵马冲出了本阵,身上的煞气便已是陡然大起了。

    “啊哈!”拓跋年年纪虽不大,可这些年来随其父在东北平原上四下征战不休,杀敌不少,战阵经验自是不缺,饶是高览身上煞气如虹,他也自怡然不惧,一打马便迎上了前去,待得到了两马将将相交之际,但听拓

    跋年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精钢长马槊便已若奔雷般暴刺而出了。

    “杀!”

    这一见拓跋年出枪如此凶悍,高览的眼神立马便是一凛,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同样一声大吼,双臂一送,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斜挑而出,速若闪电般撩向了拓跋年的来势。

    “呼……”拓跋年先前那一枪看似凶戾,可其实不过只是虚招而已,这一见高览出枪来迎,就见其双臂猛然一收,原本急速直刺的枪势陡然便是一顿,轻巧地让过了高览的撩击,而后再用力一送,寒光闪闪的槊尖便

    一呼啸着扎向了高览的胸膛。

    “铛!”尽管有些意外拓跋年这一招“二段寸手枪”耍得如此之精妙,然则高览到底是百战之将,哪怕丢了先手,却也不曾乱了分寸,但见高览深吸了口大气之余,左臂猛然一沉,上撩之势不单不曾停将下来,反倒是更狂猛了几分,于电光火石间便已将精钢长枪立了起来,紧接着,右臂一摆,竖着的长枪一个斜移,总算及时将已临身的槊尖格挡了开去,然则因着临时变招之故,力量并未使足,身形难免便被巨大的

    反震力生生震得猛然一歪。

    “呼……”一招既已抢到了先手,拓跋年自是不肯错过这等阵斩敌将之良机,就在两马已将交错而过之际,只见拓跋年双臂一抡,手中的精钢长马槊便已若长鞭般抽出,直取高览的后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