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 强袭高句丽县(十)
    “援军已至,弟兄们,杀啊!”魏延正自疯狂地砍杀着冲上了墙头的高句丽士兵,并未第一时间察觉到沈飞所部的到来,只是待得发现山脚下的高句丽军突然一派大乱,这才发现了正从东面狂飙而来的沈飞所部,大喜过望之下,顿时便

    来了精神,一边疯狂地挥刀劈杀着,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个不休。乱,大乱,铁血营本都已在墙头上取得了数处突破口,最多再有个半柱香的时间,便可将幽州军打下墙头,到那时,拿下明岭军寨也就属板上钉钉之事了的,可惜时间明显没站在高句丽一方,随着高开禾的率先逃走,聚集在寨墙下的高句丽将士当即便乱了套,哪还有谁会去理会正在墙头上苦战的袍泽们,只顾着丢盔卸甲地撒腿便逃,没了后援的铁血营将士就有若被抽掉了脊梁的猛兽一般,再也没了先前

    的凶悍与狠戾,取而代之的则是惊慌与恐惧,不少抢不到云梯的将士为了逃命,甚至不惜跃下墙头,结果么,不是摔破了头便是摔断了腿。

    “突击,突击!”面对着乱作了一团的高句丽军,沈飞自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可言,顾不得连赶了六十余里路的艰辛,一声咆哮之下,率手下三千铁骑便有若狂涛般冲进了乱军之中,顷刻间便杀得高句丽溃兵们鬼哭狼嚎不

    已。

    “跟我来,开门出击!”数个时辰的血战下来,魏延早已疲得够呛,不仅如此,身上更是带了几处刀伤,纵使如此,他也自不打算错过这等追歼残敌的大好机会,卜一杀光了墙头上的高句丽将士,立马狂吼着便冲下了墙头,率残

    部冲出了寨门,一路追杀着溃退中的高句丽攻城部队。

    “吹号:命令各部停止追击,就地打扫战场。”明岭军寨一带地处长白山边缘地带,尽管周边其实并无甚太高的山峰,都是些低矮的丘陵,然则山道弯弯却是不争之事实,骑军的突击力在这等地形地貌中,虽能勉强发挥作用,却无法将杀伤力完全展现

    出来,几番冲杀过后,马速骤降也就属无可避免之事了的,加之担心前路可能有高句丽军的伏兵,沈飞自是不敢就这么肆意地穷追下去。“沈将军,如今日头虽已偏西,然,离天黑尚早,末将以为贼将察知我军不曾追击后,定不会径直回归高句丽县,十有**会在半道上收拢残部,若是我军稍后再去袭之,当可再创贼军,甚或趁势拿下高句

    丽城也自不无可能。”

    魏延已然杀红了眼,对沈飞的收兵之将令自不免有些不太满意,只是彼此间官阶相差不小,他自是不敢公然抗命,这便纵马赶到了沈飞身旁,躬身拱手地进谏了一番。

    “唔……好,传令下去:全军就地休整,半个时辰后再行追击!”自幽州军真正崛起之后,沈飞已是再难有亲自上阵之机会了,不是他不想上阵,而是因着幽州军将星荟萃之故,已轮不到沈飞去沙场建功了,对此,沈飞虽不曾有过抱怨,可心下里却还是不免有些不甚甘

    心的,正因为此,这会儿一听魏延如此说法,沈飞的好胜心登时便被激起了,只略一犹豫,便即下定了决心……

    “禀侯爷,我部已到五百三十二人。”

    “禀侯爷,我部已到六百二十一人。”

    ……魏延料得不差,一路狂逃了十余里之后,高开禾真就当道停了下来,以等候溃散的各部前来汇合,这一等便是足足大半个时辰,而此时太阳已将将下山,陆续来归的溃兵们已然渐渐稀少,各部将领显然都

    不打算再在这等荒郊野外多呆了,彼此略略交换了下意见,齐齐赶到了高开禾休息之所在,依次将已收拢的兵丁人数报了出来。

    “嗯……回城罢。”时值众将们报人数之际,高开禾的双眼虽是始终半睁半闭着,看似一派淡然,可其实心中却是一直在默默地计着数,待得惊觉所剩的残军赫然已不足八千之数,高开禾的心顿时疼得宛若被人当胸剐了一刀

    似的,只是又不愿在众将面前失了体面,也就只能是强装镇定地吭哧了一声了事。

    “敌袭、敌袭……”高开禾倒是想着要早些收兵回城,可惜幽州军却根本不打算给他这么个机会——就在高句丽军残部匆匆整队之际,远处山道上突然扬起了大股的烟尘,旋即便见大批的幽州铁骑有若狂涛般从山弯后头高速

    冲出,一见及此,队尾处的高句丽士兵顿时全都慌了手脚,惊呼声此起彼落地便响成了一片。

    “该死,撤,快撤!”高开禾之所以冒险于半道上收拢残部,只因高句丽县城中的兵马都已基本被他带出来了,若是不赶紧收拢些兵马,高句丽城根本无法保住,当然了,他之所以敢这么做,也是因着探知幽州骑军不曾穷追而来之故,可眼下本该已收兵撤回明岭军寨的幽州铁骑赫然已杀到了近前,偏偏己方此际连行军的队形都不曾整顿完毕,又哪有可能在短时间里完成当道列阵之余裕,明知留下来必死的情况下,高开禾也就

    顾不得手下将士的死活了,嘶吼了一嗓子之余,率亲卫队便往东狂逃而去。高开禾这么一逃不打紧,本就慌乱不堪的高句丽军当即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无数的兵马彼此拥挤践踏之下,没等幽州骑军杀到,便已死伤了不少,不少机灵的士兵纷纷丢弃手中的兵刃,不管不顾地便

    往道旁的山林里蹿了去,可更多的士兵却是傻乎乎地在山道上乱冲乱撞。

    “挡我者死,杀,杀,杀……”说时迟,那时快,没等高句丽军将士们从惊恐中醒过神来,魏延已是一马当先地杀到了近前,手持佩刀,疯狂地嘶吼着便冲进了乱军之中,一路左劈右砍个不休,所过处,胆敢挡在道上的高句丽将士无不被砍翻在血泊之中,硬是凭着一己之力,在乱军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