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二章 先北后东(二)
    “诸公不必再劝了,前贤陈汤尝有言曰: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某虽不才,却也断不愿弱于古人,此事就这么定了。”

    程昱话音方才刚落,公孙范紧着也张了口,正欲跟着劝谏上几句之际,却见公孙明已是一摆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了最后的决断。

    “主公是欲薄惩,抑或是灭国?”

    这一见公孙明态度如此之坚决,众军机大员们自是不敢再劝,彼此对视了一眼之后,这才由着庞统率先开了口。

    “高句丽灭国,轲比能必诛,鲜卑各部愿降者,依乌恒例,编入骑军为用,不降者,皆押去矿山为苦役。”

    对异族,公孙明向来铁血得很,更遑论鲜卑与高句丽两族在他看来都不是啥好鸟,处置起来,自然不会有甚仁慈可言。

    “既如此,那便须得仔细绸缪了去方可,唔,鲜卑人多骑乘,擅攻不擅守,高句丽人则恰恰相反,欲大破二族,便不能给二者有联兵一道之机会,主公不妨假意准了高、轲二贼的请罪,并多赐珠宝,以懈其心,待得二贼各自归巢之后,再以奇兵各个击破,如此,方可于最短时间内平灭边患。”

    公孙明给二族所下的判决虽是血腥残酷无比,然则在场的都是见惯了生死之人,对此,自是都不以为意,仅仅只片刻的沉默之后,便听庞统不徐不速地先为此战定了个调子。

    “各个击破么?嗯,不错,接着往下说。”

    在无法出动全部主力的情况下,各个击破无疑便是速胜的最佳选择,对此,公孙明自不会有甚异议。

    “主公明鉴,高句丽虽擅守,然,在我幽州军面前,不过是画地为牢罢了,破之不难,所耗者,无外乎是时间而已,唯鲜卑各族平日里皆散布各处,欲聚而歼之殊为不易,故须得行险而为,某有一策,或可行之:主公不妨先以辽东诸军猛攻高句丽,高位宫必惧而向轲比能求援,唇亡齿寒之下,轲比能必会下令大聚各部兵马,是时,我军则趁机以骑军长途奔袭轲比能之金帐所在,一战破敌非难事,而后再调头转攻高句丽,如此,当可保得辽东数十年之绥靖。”

    这一见公孙明对总体战略并无异议,庞统立马便紧着将具体之战术安排娓娓道了出来。

    “先北后东?善,此事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某便宣二贼之使节前来,好生抚慰了去。”

    公孙明本身也是军略大家,只略一寻思,便已明了了庞统所献之策的核心意义之所在,个中尽管风险不小,可无疑是平定边患的最快捷之办法,一念及此,公孙明自是不会有甚迟疑,只一击掌,便已下了最后之决断……

    “主公。”

    大军西征归来方两日,难得有个轻松之闲暇,阔别蓟县已两年余的公孙雷自是少不得要去走亲访友地应酬上一番,却不曾想就在杯来盏往之际,突然接到了公孙明的召见命令,仓促间,公孙雷根本来不及更换衣衫,只能是带着一身的酒气匆匆赶到了大将军府的内院书房中。

    “尔等全都退下。”

    一闻到公孙雷身上的酒气,公孙明的眉头当即便下意识地微微一皱,明显有些不喜,只是一想到公孙雷今日并不当值,也就没出言苛责于其,仅仅只是面无表情地一挥手,将书房中的随侍人等全都屏退了开去。

    公孙明先前那眉头微皱的动作虽不算明显,可公孙雷却是瞧得个分明,心头不由地便是一跳,张了张口,似欲自辩上几句,可最终还是不曾有甚言语,也就只是低垂着头,恭谨地等待着公孙明的指示。

    “十七哥这两年余来皆在为关中之战奔波,确是辛苦,稍稍放松一下,也属人之常情,本无可非议,只是而今天下纷乱依旧,尚不到你我享乐之时啊,若是旁人如此,某也自不会有甚见怪,然,十七哥到底不是寻常人,不单是某之兄长,亦是某之臂膀,某却是不得不多问上一句:打今日起,若是某要十七哥五年内滴酒不沾,尔可能办到否?”

    待得随侍众人尽皆退下之后,公孙明并未急着道出急召公孙雷来见之用意,而是先行提出了个严苛的要求。

    “主公放心,某从即日起,必当滴酒不沾,若违此誓,甘当军法!”

    尽管尚不清楚公孙明为何要如此严苛,可公孙雷却无一丝一毫的含糊,紧着便表明了态度。

    “十七哥之忠心,某一向是信得过的,无须彻底戒酒,只消五年内不饮即可,概因某有一桩事关天下之要务要十七哥去办,事虽不算难,可却琐碎得很,更兼机密要紧,万不可有丝毫之风声走漏,某遍观麾下诸般人等,唯有十七哥可担当此重任,还请十七哥助某一臂之力。”

    军中汉子多好酒,更遑论公孙雷本是行走江湖的豪侠,酒量更是惊人得很,这些年来虽是不曾因酒误过事,可因着要办之事实在太过重大了些,公孙明自是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在道明底细之前,不得不再三强调了一把。

    “主公如此厚待,某便是赴汤蹈火也自在所不惜!”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公孙雷的神情立马便是一凛,紧着便表态了一句道。

    “好,十七哥这话,某记住了,尔且先看了此文再说。”

    该交待的既都已交待过了,公孙明自是不会再反复啰唣,但见其一伸手,便已将一本搁在文案一角的小册子取在了手中,往前便是一递。

    “火药?主公,此物真有如此之神奇么?”

    见得公孙明如此慎重,公孙雷自是不敢大意了去,赶忙上前一步,伸出双手,接过了小册子,飞快地过了一遍之后,脸上的惊疑之色自不免便浓了起来。

    “此物之威力,远超尔之想象,若能顺利研发出来,横扫天下不过三数年之事罢了,可若是消息走漏,后果同样不堪,某给尔一道密令,但凡我幽州军控制范围内之人财物皆可由尔随意调动,无论何人,没有某之手谕,皆不可过问研究所之事宜,有敢私下泄露此事者,皆可先斩后奏,尔可敢为否?”

    尽管前世是文科生,也不是军迷,可对于黑火药这么个四大发明之一,公孙明还是知晓其配方的,之所以一直不曾拿将出来,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道理很简单,国人的山寨能力实在太可怕了些,无论古今都是如此,在没有稳固根基之前,这玩意儿要是落入了割据群雄手中,那后果着实不堪设想,而今北方基本初定,也有了一大批忠心耿耿的追随者,显然已到了火药武器面世的时候了,公孙明自然也就不必再藏着掖着了的。

    “末将甘当军令状!”

    这一听公孙明给了自己如此大的权限,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热流当即便打公孙雷的心底里狂涌了起来,热血沸腾之余,他自不会有丝毫的含糊,朗声便给出了承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