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先北后东(一)
    果然不出公孙明之所料,庞统率部一赶到辽东,正在辽东各处纵兵劫掠的高位宫与轲比能立马便齐齐退了兵,不仅如此,还各自派出了使者,前去庞统军中告罪,言称此番进犯辽东皆是手下将领不听号令所致,自言将下狠手整顿部众,愿与幽州军睦邻友好、永不互侵云云,对此,庞统并未有甚置评,在派兵将使节送往幽州之余,挥军剿灭兀自流窜在辽东各处的小股鲜卑流寇,以安定各处之民心。

    “禀主公,子龙将军来了。”

    在太原解散了近八万并州籍府兵之后,公孙明自率三万余幽州铁骑于建安九年十二月初三赶回了蓟县,休息了一晚之后,素来勤政的公孙明不顾旅途之劳累,次日一早便到了军机堂,准备召集几名军机重臣好生总结一下今年之战事,却不曾想议事尚未开始,就见凌锋已是大步从堂外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嗯,传罢。”

    用不着去听,公孙明也知赵云的来意究竟是甚,无非是要请命出击辽东,以报其义兄振武将军赵初之血仇罢了,对此,公孙明虽是有意成全于其,只是目下时机尚未成熟,早早走漏了消息显然不是啥好事,有鉴于此,公孙明方才不曾急着在高句丽与鲜卑族的请罪一事上有所置评,可眼下赵云既至,这个态怕是不表都不成了,一念及此,公孙明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然则略一沉吟之下,倒也不曾拒绝赵云的求见。

    “主公……”

    凌锋应诺而去后不多久,一身带待孝的赵云便已大踏步从堂外行了进来,冲着公孙明便是一个单膝点地,仅仅只唤了一声,便已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唉……,子龙节哀,元辰(赵初的字)之陨,某亦深为痛心,只是我军连连征战不休,目下已是师老兵疲,短时间里恐难再度挥师东进,容某绸缪一二再行进击可成?”

    见得赵云悲伤若此,公孙明的头不禁便大了好几圈,奈何眼下兵马困顿不说,财政也已到了枯竭的边缘,此时纵使有心,也自无力东征,在这等情形下,公孙明除了好言安抚赵云一番之外,也真没甚旁的法子好想了的。

    “谢主公周全。”

    赵云虽尚未入军机堂,可到底已是兵部尚书,位列军中第一人,他自不会不清楚连番大战过后的幽州军之困顿窘境,此番前来求肯,也只是希望公孙明能有东征之表态罢了,并未奢望即刻便能成行,而今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心事也就此去了大半,深深一礼之后,也自不曾再在军机堂中多有逗留,起身便退出了堂去。

    “主公,辽东地形地势复杂,除幽州控制范围之外,皆是苦寒之地,山高林密之处不少,也自不乏草原之辽阔,若欲一战而平灭高句丽与鲜卑,实非易事,窃以为不若先以抚为主,待得鼎定天下后,再以重兵平边患也自不为迟。”

    赵云倒是放心地走了,可庞统的心却是就此揪了起来,此无他,高句丽所居皆山势险峻之所在,而鲜卑族则是散布于白山黑水间,两者彼此勾连之下,幽州军虽是强悍无匹,可要想一举荡平二者,难度实在太大了些,庞统自不免会担心国力消耗过巨,万一要是影响到了灭曹大计,那后果自是不消说的严重。

    “主公明鉴,窃以为士元老弟所言甚是,还请主公三思则个。”

    程昱虽也有行险的时候,可总体行事风格却是偏稳,在对待边患一事上,倾向于庞统的意见也就不足为奇了的。

    “不错,确该慎重些才是,今年一战下来,我军虽是顺利拿下了关中,然,折损颇巨,库中资财已然见了底,若无两、三年之积累,恐难再战,贤侄万不可因怒而兴兵啊。”

    公孙范虽不怎么懂得军略,然,就理财来说,却尚算得力,一向兼管着户部的差事,对财政状况自是再清楚不过了的,此际见得庞统与程昱都先后出言反对东征之举,出于财政之压力,他自是乐得跟着进谏上一番。

    “元直可有甚想法么?”

    这一见三名军机大员一致表示反对东征,公孙明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微微一皱,但并未急着表态,而是不同声色地便将问题丢给了沉默不语的徐庶。

    “主公明鉴,窃以为高、轲二贼之所以敢捋我幽州之虎须,十有**便是认定我军暂时无力东顾,打着的便是能抢便抢、不能便先服软之主意,若是我军只抚不剿,彼等之气焰势必更为嚣张,他日我军主力再度南征之际,二贼必定还会耍趁虚而入之把戏,此大患也,焉能不早早根除。”

    徐庶一向都是激进派,本就不赞成庞统等人的暂时妥协之主张,只是鉴于人单势孤,不好强行跟庞统等人公然唱反调罢了,这会儿听得公孙明的语气有异,他也就不打算再藏着掖着了,昂然便表明了自己的主战之态度。

    “元直所言正是某之所想,高、轲二贼皆奸诈之辈,久有窥视我汉家社稷之心思,今若不趁其羽翼未丰之际尽快剿灭,后果实不堪设想,吾意已决,明年夏收之后,即行进剿事宜,一举荡平二寇,以奠定南征之根基,诸公且就进兵事宜议上一议好了。”

    在庞统等人看来,高句丽与鲜卑不过只是疥癞之患而已,可在公孙明心目中,此二族却是不折不扣的心腹大患,又岂肯给二族留下趁中原战乱崛起之机会。

    “主公若是执意东征,三数载之内,我军怕是难有进击许都之可能,若让曹贼借机恢复了元气,恐于将来不利啊,还请主公三思则个。”

    这一听公孙明如此说法,庞统可就不免有些个稳不住神了,紧着便出言进谏了一番。

    “主公,窃以为还是先取了中原之地,回头再征剿二族为上。”

    固执的可不止是庞统一人,程昱同样也以敢言而著称,这都还没等公孙明有所表示,他也已紧着进谏了一句道。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