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八章 讹诈与调停(七)
    “回师君的话,我家主公所言已皆在信中,并无特别之交待。”

    张鲁双眼里满是期盼地看着公孙雷,明显是想从其口中探出个虚实来,遗憾的是公孙雷的脸色淡然如常,所给出的答案也浑然不是张鲁所想听的言语。

    “原来如此,某知道了,公孙大人还请暂在馆驿休息一番,待得某绸缪一二,再设宴为大人洗尘可好?”

    尽管对公孙雷的回答颇为的失落,然则张鲁却并未因此而怠慢了去,但见其很是客气地拱手告罪了几句之后,这才令随侍的小道士将公孙雷请去了馆驿。

    “大哥……”

    公孙雷方才刚退下,边上便有一名身材魁梧的道士昂然站了出来,朗声便咋呼了一嗓子,此人正是张鲁的弟弟张卫,于教中专管军务,性子最是急躁。

    “不急,都传阅后再议好了。”

    张鲁此际正自心慌意乱不已,自是不愿听其弟之进言,没等张卫再有甚言语,便已是不耐地挥手打断了一句道。

    “大哥,汉中是我教之汉中,那公孙小儿凭甚来此指手画脚,哼,区区五万兵马算个毬,给某三万军兵,但消守住了阳平关,公孙小儿又能奈我等何。”

    尽管先前的发言被张鲁所打断,可脾气火爆的张卫在草草看过了公孙明的来信之后,又是头一个咋呼了起来。

    “二叔此言差矣,我军主力正与张任战于雒县,而今能调用之兵不足两万,欲挡幽州军之强横,无异于以卵击石,殊不可取,父亲,孩儿以为此时之要务当是不给幽州军入汉中之借口,至于与蜀中暂时休战,不过只是未得全功尔,较之蛮横行事以致于鸡飞蛋打,相差实不可以道理计。”

    因着军权之争,张鲁的长子张富与其叔张卫之间矛盾颇深,在公孙雷未到之前,二人便是各领嫡系对喷不休,这会儿张卫既已表明了态度,张富自是不会有甚含糊,毫不犹豫地便站到了对立面上。

    “少师君所言大谬也,我军目下可用之兵虽仅两万,然,我教众尤有数十万之巨,愿为我汉中尽忠者岂在少数,但消师君振臂一呼,再得数万大军非难事,而后凭险而守,谅幽州贼难有大作为可言,加之彼军皆疲兵,岂耐久战,只消守得月余,敌必自退焉。”

    “王太常所言甚是,我教正值鼎盛,数十万教众皆忠心不二之辈,何惧幽州贼之猖獗!”

    “师君,我等皆愿死战到底!”

    ……

    张卫一系都是主战派,往昔与张富一系便有着极深的矛盾,这会儿一见张富出头驳斥张卫,立马便群起而攻了起来。

    “师君,战端万不可擅启啊,那大散关中虽只有五万余兵马,然,关中之幽州军尤有雄兵十数万,猛将如云、谋士如雨,一旦挥师杀来,我汉中何以御敌?”

    “师君,我军征蜀中乃是以有道伐无道,故而将士皆能奋勇厮杀,可一旦大将军挥师西进,大义在彼,大势之下,我军焉能坚守?”

    ……

    身为少师君,张富自然也不缺拥护之人,此际见得张卫一系攻讦张富,自是都不敢坐视,立马也是呼啦啦地从旁闪出,七嘴八舌地嚷嚷不已,直吵得张鲁额头上的青筋都因此暴了出来。

    “够了,都给某闭嘴!”

    这一见张卫与张富两系人马又争吵上了,还说的都是早前便说过的那些陈词滥调,张鲁忍无可忍之下,当即便怒了。

    “师君何须焦躁若此,依某看,大将军并无攻略汉中之意,所图者,名也,予自又能如何哉。”

    张鲁这么一发飙,两系人马自是都不敢再乱说乱动,大殿里立马便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张鲁焦躁万分的急喘之声,可就在众人皆噤若寒蝉之际,却见一名长须飘飘的中年道士不慌不忙地站了出来,朗声便给出了个判断,这人正是教中功曹长老阎圃。

    “嗯?乐乡(阎圃的字)此言何意?”

    这一听阎圃此言蹊跷,张鲁也就顾不得生闷气了,紧着便出言追问了一句道。

    “师君且仔细看看信中所言,大将军先是说刘璋有负师君,以致于刀兵四起,此处说的便是师君出兵有据,并无大错,后头又言曰:连年征战,百姓苦困,因一人之罪而累及万民,实有不妥,言下之意便是师君若是不能拿下刘璋,那就不妨姑且先歇兵回师,给百姓一个休养生息之机会,此事于我汉中也好,于蜀中百姓也罢,都是好事一桩,若能如此,大将军便可得体恤爱民之名声,呵,若是某料得不差的话,大将军这是在为将来造舆论了的。”

    阎圃乃是汉中第一名士,也是张鲁麾下第一谋士,文韬武略皆有过人之处,一番分析下来,最终却是得出了个语意不明的结论。

    “将来,你是说……”

    张鲁能在汉中割据称雄几近二十载,自然不是等闲之辈,饶是阎圃说得含糊,可他却是一听便猜到了根底,眼神陡然便为之一亮。

    “此事,师君心中有数便好,静观其变也就是了,万不可说破。”

    没等张鲁将话说完,阎圃便已是紧着出言打岔了一句道。

    “嗯……,既如此,那某便与大将军结个善缘好了,传令下去:着广儿(张鲁次子张广,素有勇力,为汉中军第一勇将。)即刻从雒县撤军,并着人大肆宣扬我军撤兵非不敌张任,实乃尊崇大将军体恤爱民之令谕,另,即刻设宴,今夜某要与公孙雷一醉方休,尔等一体作陪。”

    张鲁行事一向果敢,尽管能力只算一般,却极有自知之明,早早便已做好了要抱公孙明大腿之准备。

    “大哥,您……”

    张鲁这一连串的命令一下,一向野心勃勃的张卫可就忍不住了,紧着便从旁闪了出来,朗声便要进谏上一番。

    “吾意已决,二弟就不必多言了,都散了罢。”

    张鲁根本不打算给张卫开口的机会,只见其面色陡然便是一肃,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吩咐了一句之后,便即起身往后殿行了去,对此,张卫虽是满心的不甘,却也没得奈何,只能是悻悻然地就此转身走了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