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一章 先打再谈(六)
    “快,左转,冲进山道!”

    关羽虽勇,可此际身边就只剩下关平与周仓二人,面对着狂飙而来的迭摩达所部,也自没敢冲上去迎战,无奈之下,只得一拨马首,一马当先地便往左侧逃了去,一见及此,关平与周仓自是都不敢稍有迁延,齐齐拨马便跟着了关羽的身后。

    “追上去,休走了关羽老儿!”

    见得关羽要逃,迭摩达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紧着一拨马首,率部便衔尾狂追了上去,逼得关羽一行人等根本不敢稍有停顿,只能是拼命地打马绕城而过,急速地冲进了蜿蜒的山道,饶是如此,迭摩达也自不肯罢休,不依不饶地率部便跟着冲进了山道之中。

    “吹号,命令各部加速打扫战场,不降者,皆杀无赦!”

    庞德冲出了乱军之后,见得迭摩达已率部去追关羽,也就没再跟着去凑上一手,一拧马首,再度冲进紊乱的战场之中,声如雷震般地便咆哮了一嗓子,众将士轰然应诺之余,全都疯狂地砍杀了起来,走投无路之下,残存的两千余刘家军士兵们很快便纷纷丢下了兵刃,老老实实地跪地当了俘虏。

    “快,跟我来,撤往后门,弃城!”

    商县的北城头上,负责守城的廖化本指望着能有奇迹发生,可待得见关羽所部残军已是尽墨,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自知凭着手下区区五百步卒根本无法守住城池,自是不敢再据城而守了,趁着幽州军尚未发动围城之际,紧着便招呼了一声,率部飞奔着冲下了城头,一溜烟地沿着长街冲到了南门处,打开城门,撒腿便冲向了远处的山林,不多会便已隐入了密林之中,就此不见了踪影……

    “禀主公,蒯越在后营闹着要见您,说是今日若是无法见到主公,便要请辞而回了。”

    未能擒杀关羽父子固然稍显遗憾了些,可对于庞德所部能在短短两日里便拿下了商县城,公孙明还是极其满意的,这一率主力进抵了商县,立马下令大肆嘉奖有功之臣,先锋大军上下无不喜笑颜开,当然了,这世上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这不,才刚将欢天喜地的庞德等人打发走,这都还没等公孙明好生喘上一口大气呢,薛逸便已寻了来。

    “哦?那就传好了。”

    仗打到目下这么个地步,其实已然到了收尾的阶段,公孙明原就打算明日请蒯越等人前来一叙的,而今其既是如此着急地下了最后通牒,公孙明也自无所谓将计划稍稍提前上一些的。

    “荆州从事蒯越(荡寇将军张允),见过大将军。”

    薛逸应诺而去后不多久,蒯越与张允二人便在中军官凌锋的陪同下,缓步从帐外行了进来,这一见得端坐在文案后头的公孙明,二人自是不敢丝毫的闪失,紧着便齐齐抢上了前去,齐齐见礼不迭。

    “异度兄,虎涛兄,都是熟人了,何须拘礼若此,且坐下再叙好了。”

    算上这一回,公孙明都已是先后两次软禁蒯越了的,然则在彼此见面之际,公孙明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如既往的和煦与亲热。

    “大将军明鉴,我家主公奉天子诏令斡旋关中乱战,今,曹丞相既已退让而去,大将军何不早止干戈,以利百姓?”

    蒯越心里头显然是憋足了气,饶是公孙明都已是笑脸相迎了,他却并未领情,也不曾去落座,而是紧着便转入了正题。

    “止戈么?倒也不是不行,只是武关尚在盗寇之手,为关中百姓之安宁,本将怕是还须得多操劳上些时日啊。”

    蒯越的言行明显有些无礼,然则公孙明却并不在意,概因他很清楚真正急的人不是蒯越,而是刘表,原因很简单,一旦幽州军拿下了武关,就有了南下荆州的通道,到那时,强大的幽州军便随时有可能出关征战,刘表再想在荆州逍遥地当着土皇帝也就没了可能,他若是不急,那才真是怪事了的,当然了,心中清楚归清楚,该装傻时,公孙明还是不吝装上一回的。

    “大将军怕是误会了罢,武关守将乃是当今皇叔玄德公,奉的可是天子之诏令,大将军肆意攻打武关,殊有不妥,我家使君向来视刘皇叔为弟,大将军若是执意兴兵,我家使君怕是无法坐视不理了。”

    这一见公孙明在那儿装愣充傻,蒯越心底里的火气可就真按捺不住了,紧着便慷慨陈词了一番,言语间威胁之意味已是浑然不加掩饰了的。

    “嘿,好个刘玄德,对某不宣而战,几杀我幽州重将高览,此仇,某尚未与其清算呢,如今还敢兴兵与某对阵,当真是自寻死路,你家使君每每自诩公道,如今缘何偏袒那刘玄德,是欺某年轻么,嗯?”

    在蒯越面前,公孙明一向表现得很好说话,可却绝不意味着公孙明能接受其之威胁,脸色一变之余,已是毫不客气地呵斥了蒯越一番。

    “这……,大将军明鉴,窃以为个中应是别有误会罢,今,玄德公已然知错,愿向大将军赔罪,两家且就此止戈可好?”

    公孙明这么一变脸相向,蒯越可就绷不住了,此无他,荆州虽号称有雄兵二十余万,可这么些年来,就没打过什么像样的恶战,战斗力实在堪忧,真若是公孙明铁了心要乘胜南下,纵使刘表与刘备联手,也断然不是幽州军的对手,在这等情形下,蒯越还真就不敢将公孙明往死里得罪了去,无奈之余,也只能是放低了身段,提出了个和解的大体方略。

    “赔罪么?也不是不行,且让此獠交出武关,某便不与其计较那么许多了,若不然,某只好亲率大军去取了。”

    蒯越的态度这么一软之下,公孙明不单不曾见好就收,反倒是更强硬了几分,摆出了不取武关誓不罢休之架势。

    “大将军能否换个条件?”

    武关乃是关中南下荆襄的最便捷之通道,又是易守难攻之要隘,那是无论如何都不能交到公孙明手中的,正因为此,哪怕面对着公孙明的凌厉目光之逼视,蒯越也自不肯稍有退缩,虽不曾明言拒绝,可另行提议本身就表明了荆州一方的明确态度之所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