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五章 分而化之(三)
    “禀军师,抓到了名贼军探子,自言是贼酋刘雄帐中主薄桑彦,说是奉了刘雄的密令,有要事要面见军师。”

    戌时三刻,夜幕已然完全落了下来,中军大帐中,数支燃着的粗大牛角烛将偌大的帐篷照得个透亮,文案旁,徐庶与张郃相对而坐,正自手谈着,冷不丁听得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中,却见一名轮值校尉大踏步地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徐庶便是一拱手,朗声禀报了一句道。

    “带上来好了。”

    一听轮值校尉这般说法,徐庶当即便与张郃默契地相视一笑,但并未有甚多的言语,仅仅只是不动声色地吩咐了一声。

    “天水桑彦见过徐军师。”

    轮值校尉应诺而去后不多久,便已领着两名士兵,押解着一名身着刘家军士兵服饰的中年汉子从外头行了进来,这一见到高坐在文案后头的徐庶,那名中年汉子立马紧走了数步,抢到了文案前,恭谨万分地便行了个礼。

    “桑先生客气了,且请坐下叙话好了。”

    徐庶乃是七窍玲珑心之人,只一听桑彦这么一自报家门,立马便猜到了桑彦的真实心思之所属,但却并未带到脸上来,仅仅只是言语平和地让了座。

    “谢徐军师抬爱,某来前,刘将军有信一封在此,请徐军师过目。”

    桑彦客气地谢了一声,但却并未去一旁的几子后头就座,而是紧着便从贴身小衣处取出了一封密信,双手捧着,恭谨地向前便是一递,自有一名随侍的帐中亲卫紧着便抢上了前去,伸手接过了密信,转呈到了徐庶的面前。

    “嗯……”

    信不算短,洋洋洒洒近千言,可扣除掉那些无甚营养的崇仰之废话外,所说的其实就一件事,那便是刘雄明确表示愿归附幽州军,并愿意配合幽州军剿灭杨秋所部,对此,尽管早在徐庶的预料之中,只不过徐庶却并不打算急着表态,而是故作一派狐疑状地沉思了起来。

    “刘雄阵前起义之心思确然无虚,然,某却不建议军师真按约定行了去。”

    桑彦静静地等了好一阵子,见徐庶始终不曾有所表示,这便从旁出言打岔了一句道。

    “哦?此话怎讲?”

    早在桑彦自报家门之际,徐庶便已知此人断非真与刘雄是一条心之人,之所以故作犹豫状,等的便是桑彦自己将心思说破。

    “好叫军师得知,某本是天水人氏,因略有薄名,以致被刘雄以家小性命相胁迫,强征桑某入伍,为其帐中主薄,两年余来,日夜在其左右,对其人之秉性不敢言通透,却也堪称了解,于某看来,此獠不过反复小人耳,唯利是图之辈,一旦管束稍懈,其必会再图造乱,实社稷毒瘤也,留之便是害人害己,殊不可取。”

    听得徐庶有问,桑彦紧着便先将自身在刘雄军中任职的缘由解说了一番,又将刘雄的秉性剖析了个透彻,末了方才给出个此人不可留之结论。

    “唔……,那依桑先生看来,我军当如何行事为宜?”

    刘雄其人秉性究竟如何,徐庶早就已从军情局的报告中得知了的,至于说到该如何处置其人么,徐庶却是不敢越俎代庖的,他本打算将此人去留的最终决断权上交给公孙明,可若是能设谋让刘雄与杨秋同归于尽,徐庶倒是不吝试一试。

    “回军师的话,您一张白纸入城,便已令刘、杨二贼彻底离心,如今城中看似宁和,实则内里已是剑拔弩张之势,只要稍有个风吹草动,内乱必然大起,某回城后,可先于刘雄面前假称军师已同意配合行事,并许其率部回归凉州,如此便可坚此獠起兵攻杨之决心,而后某在密派亲信于杨秋军中散布流言,称刘雄动手在即,杨秋惊悸之余,必会抢先动手,城中大乱一起,某自可假传刘雄之命令,打开东门,迎军师大军入城,待得杨秋灭杀了刘雄之后,再一举荡平此獠,以除后患。”

    桑彦显然是有备而来的,此际说起所谋之部署来,当真是面面俱到,饶是徐庶与张郃皆智谋之士,也自不得不佩服桑彦的手腕之老辣。

    “好,难得先生如此忠义,待得战后,某自当具本为先生请功,以我家主公之慷慨,断不会亏待了先生的。”

    徐庶的心思何其之敏锐,心念电转间便已判断出桑彦所言之策甚是可取,自是不会有甚迟疑,紧着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禀将军,今日早间,军中流言突然大起,有说您将发兵攻灭刘雄的,也有说刘雄已暗中投靠了幽州贼的,据说此獠今夜便要引幽州贼入城,诸般传言沸沸扬扬,以致军心大乱,末将以为空穴来风,恐非无因,还请将军慎重则个。”

    九月十二日巳时末牌,北门守将王符在察觉到军中流言大起之后,片刻都不敢耽搁,急匆匆地便赶到了城守府,将此等诡异之情形告知了杨秋。

    “什么?竟有此事?”

    因着那封白纸密信之故,杨秋对刘雄已是起了猜忌之心思,也确实在暗中做了些部署,但并未真下定动手之决心,尚在犹豫不决之际,这冷不丁听闻军中的流言居然已喧嚣到了这般地步,顿时便被惊得个寒毛倒竖不已。

    “此事断然不假,不止是末将军中肆意乱传,东门处的刘雄所部亦然如是,此性命交关之大事也,末将岂敢虚言欺瞒将军。”

    王符乃是杨秋的绝对心腹,此际见得杨秋震惊若此,自是不敢稍有轻忽,赶忙紧着便给出了个说明。

    “嘶……”

    一想到那封白纸密信,杨秋可就无法淡定了,倒吸了口凉气之余,一时间还真就不知该如何应对方好了的。

    “将军若是不信,可派人去请刘将军前来商榷军务事宜,若是其肯来,流言便可不攻自破,若是其推脱不来,其心必异无疑。”

    这一见杨秋脸色大变,却迟迟没个决断出来,王符可就不免有些沉不住气了,紧着便提出了个试探的法子。

    “呼……,来人,即刻去请刘将军来此议事,就说贼军不日将发起攻城,城防尤有漏洞,须得做好协调方可。”

    杨秋将王符所献之策细细地琢磨了片刻之后,这才长出了口大气,紧着便高呼了一嗓子,自有一名亲卫躬身应了诺,匆匆便退下了堂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