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三十章 关门打狗(六)
    刘雄乃是马贼出身,一向重视机动性,其所部纵使是步卒,也大多配有战马,至于诸羌部落军就更不用说了,全都是轻骑兵,值此兵败之际,自是都逃得个飞快,饶是幽州铁骑已然将网拉得极开了,可一网打捞下去,收获也自不多,大半个时辰的清剿下来,拢共也就只抓到了三千多的战俘,个中基本上都是带伤逃不快的,战果只能用寥寥一词来加以形容。

    “罪人张横叩见大都督。”

    张横所部一直呆在原地,直到幽州军再次完成集结之后,张横这才空着手策马从圆阵中缓缓而出,径直行到了屹立在帅旗下的张郃马前,一个滚鞍下了马背,满脸愧色地便趴伏在了地上。

    “张将军不必如此,且快快请起,您能阵前举义,便是有功之人,我家主公闻知,断不吝重用,张将军还请放宽心好了。”

    见得张横这般做派,张郃自是不好再端坐马上了,紧着便翻身下了马背,笑容满面地伸手将张横扶了起来,好言好语地安抚了其一番。

    “末将惭愧。”

    在韩遂的八部将中,张横年岁最长,能力也相对一般,自是不怎么受重视,在关中军几番与幽州军的对决之际,张横不是奉命留守扶风郡,便是奉命充任运粮官,真算起来,他与幽州军之间还真就不曾真正作战过,正因为此,在自忖手上无血债的情况下,张横对投降幽州军自是无丝毫的顾忌心理。

    “张将军既举了义旗,便是我幽州军中一员,为免扶风郡生灵涂炭,还请将军随某一道兵进雍城可好?”

    对张横所部的战斗力,张郃虽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然则为了树立起一面旗帜,以尽可能地收拢各处关中军归降,张郃自是不吝给其以极高的礼遇。

    “固所愿,不敢请尔。”

    刘雄所部既败,杨秋独木难支之下,更不可能会是幽州军的对手,在这等情形下随军行动,哪怕什么都不做,也能捞到一份战功,对此,张横又岂有不乐意的理由,根本连考虑都不曾考虑,便即满口子应承了下来……

    “报,禀使君大人,不好了,刘雄将军战败,已不知所踪,其所部尽皆溃散而逃,目下贼军张郃所部正兼程向我雍城而来。”

    天已将午,可杨秋却是半点食欲全无,焦躁万分地在城守府的大堂上来回踱着步,正自烦心不已间,却见一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狂奔着抢上了堂来,冲着杨秋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惶急不已地便嚷嚷了一嗓子。

    “该死的废物,快,传令下去,全军集结,即刻向大散关撤退!”

    尽管早就料到刘雄此去必败无疑,可真听得噩耗传回,杨秋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嗓子,当然了,这等危机关头上,他骂归骂,却是断然不敢稍有迁延的,紧着便下了撤退之将令,须臾,但听号角声连天震响不已间,杨秋所剩下的一万五千余残军推着大量的大车乱哄哄地便往西门处汇集了过去……

    大散关,关中四塞之一,位于雍城四十余里开外的秦岭北麓,乃川陕之咽喉,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年刘邦“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所走的便是大散关,韩遂据有扶风郡后,为防张鲁入寇关中,曾大量强征民壮重修了此城,以为雍城之西北屏障,然,因道路难行之故,城中屯兵却是向来不多,最多时也不过就四千人马而已,数月前杨秋率部前去与曹操汇合之际,更是将城中的守军抽调走了不少,如今城中也就只有千余老弱戎卒罢了,因久无战事之故,防御也谈不上有多严谨。

    “何人闯关?”

    大散关在韩遂时期乃是私盐走私入川的要道,可自打韩遂死后,关中军就再不曾从幽州方面得过一粒私盐,走私要道也就彻底失去了存在的根基,在杨秋执掌扶风郡后,索性封了关,以杜绝张鲁那头源源不断派来关中的传教道士,时值幽州军即将对扶风郡发起全面攻击之时,大散关更是日夜皆关门紧闭,这不,哪怕一彪骑军打着关中军的旗号疾驰到了关前,关上的守军也自不曾急着开关迎接,当值的军侯更是摆足了架子地在关城上打起了官腔来。

    “混蛋,本将军在此,尔等还不赶紧打开城门!”

    当值军侯的话音方才刚落,一骑便已昂然策马而出,用马鞭一指城头,声色俱厉地便呵斥了一嗓子。

    “呀,是张将军来了,末将眼拙,恕罪,恕罪。”

    当值军侯定睛一看,见那员大将赫然竟是关中军元老张横,登时便慌了神,忙不迭地便躬身告罪不已。

    “啰嗦个甚,还不赶紧打开城门,误了本将的事,尔有几颗脑袋够砍的,嗯?”

    饶是那名当值军侯已是诚恳认错了的,然则张横却依旧没给其好脸色看,但见张横不耐至极地挥了下马鞭,怒不可遏地便又咒骂了一句道。

    “啊,是、是、是,来人,快,打开城门!”

    见得张横发飙若此,当值军侯自是不敢稍有迁延,一迭声地应诺之余,紧着便呼喝了一嗓子,自有十数名把门士兵手脚麻利地卸下了门栓,将两扇厚实的城门从内里推了开来。

    “进城!”

    城门方才刚刚洞开,张横便已有些个迫不及待地挥了下手,率部便径直冲进了城门洞中。

    “张将军,末将……”

    当值军侯唯恐张横降罪于己,自是第一时间便抢下了城头,陪着笑脸地向张横迎了过去,试图好言奉承上一番。

    “杀!”

    当值军侯的热情显然是白费了,等待他的不是宽恕,更不是嘉奖,等来的却是张横一声断喝,以及一道雪亮的刀光,只一下便将倒霉的当值军侯给枭了首。

    在幽州军的突袭之下,战事根本没啥悬念可言,措不及防的把门士兵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乱刀砍倒在了血泊之中,至于在关中各处休闲的守军将士们也同样没能落得个好——仅仅两刻钟不到的时间而已,一千守军将士非事即降,无一逃脱,大散关就此落入了幽州军的掌控之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