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九章 关门打狗(五)
    “杀!”

    饶是幽州铁骑气势如虹,可径直冲向张郃的那名满脸络腮胡的刘家军偏将却并未被吓倒,不单不慌,反倒是全力一夹马腹,人马合一地便蹿了起来,只一瞬间便到了张郃的近前,一个开声吐气之下,手中的长马槊便已若闪电般暴刺而出,呼啸着便捅向了张郃的胸膛,与此同时,与其配合的另两名刘家军将领也开始了最后的冲刺,一左一右地向张郃包夹了过去。

    “开!”

    区区一无名下将而已,纵使再如何拼命,枪法上的破绽还是难免要暴露出来——枪速倒是够快了,枪上所附的力道也算得上不小,可惜缺乏变化,落在张郃这等枪法大家眼中,自是不值一提,但听张郃一声大吼间,双臂猛然便是一送,于瞬息间突破了空间的距离,准确无误地挑在了来敌枪柄的中段末稍,一招连捎带打,在挑中敌将长枪重心所在处之余,顺势便是一撩,电光火石间便已刺中了来敌的小腹,巨大的力道一放即收,饶是如此,那名倒霉的络腮胡将领也自被震得倒飞了开去,于空中翻滚了几圈之后,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很快便被后续涌来的大批骑兵生生踩成了一滩肉泥。

    “拿命来!”

    “看刀!”

    ……

    就在张郃一枪毙敌之际,从左右包抄而来的两名敌将已几乎同时冲到了近前,固然有些心惊于同袍的惨死,可在出手之时,却并无丝毫的含糊,但听二将几乎同时开声吐气之下,一刀一枪便已是交错着杀向了方才刚刚收回长枪的张郃。

    “哈!”

    两名敌将虽是几乎同时出的招,然则枪走直、刀走斜,从临身的次序上来说,枪无疑要快于刀,尽管相差无几,可对于张郃这等绝世勇将来说,这么点差别已然足够破敌之用了,只听张郃一声咆哮之下,双臂猛然一个斜送,于急速架开左面之敌的长马槊之同时,双手手腕微微一松再一紧,手中的精钢长枪便已借着反震的力道突然在手心里向后缩退出了老大的一截。

    “铛!”

    右边那名敌将正自奋力挥刀劈砍,却万万没想到张郃借力暴退的枪尾陡然一长之下,赫然已封死了刀锋劈砍而下的线路,此时此刻,再想收手变招已是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右边那名敌将只能是疯狂地用尽全力继续挥刀向前,重重地与张郃硬碰了一记。

    “噗嗤!”

    张郃后缩的那一枪虽是精妙绝伦,然则到底是硬碰之后的变招,力量上自是无法用足,尽管弹开了对手的刀锋,可自身同样被震得身形微微一歪,看似落了下风,实则不然,只见张郃握枪的双手突然又是一松一紧,借着反震的力道,手中的精钢长枪已然顺势撩向了左边之敌的咽喉,可怜那名敌将正被张郃先前那一枪震得身形歪斜不已,这会儿纵使已察觉到了不对,却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便已被张郃一枪捅破了咽喉,当即便是一个倒栽葱,就此滚落了马背。

    “哎呀。”

    右边之敌方才刚稳住被弹开的斩马大刀,冷不丁却发现左边的同袍赫然已是一声不吭地跌落了马下,心顿时便虚了,哪敢再次出刀,一声怪叫之下,拼命地一点马腹,慌乱不堪地便往斜刺里狂逃了开去。

    “刘雄小儿,受死!”

    值此一举溃敌的紧要关头,张郃又岂会去在意一无名下将的死活,一冲而过之后,便就此冲进了汹涌而来的乱军之中,双臂连振之下,瞬息间便幻化出了无数的枪影,将胆敢冲上前来的刘家军将士全都挑成了空中飞人,势不可挡地便向刘雄冲杀了过去。

    “挡住他,上,挡住他!”

    刘雄本就已起了退缩之心思,这一见张郃有若神魔下凡般冲杀而来,当即便乱了分寸,一边拨马逃向一旁,一边声嘶力竭地狂吼个不休。

    “轰……”

    见得刘雄这个首恶要逃,张郃自是不肯善罢甘休,纵马便奋力向前冲杀着,可惜就在此时,汹涌而来的幽州骑军已然高速杀到,只一下便将兵力大体相当的刘雄所部冲得个七零八落,无数的溃兵四下乱窜间,饶是张郃眼力过人,也自无法再找到刘雄的身影。

    “继续突击!”

    没能将刘雄阵斩当场固然遗憾,只是这当口上,张郃也自无法分心去追寻其踪迹,毕竟后头还有着十数拨敌军骑兵集群正自纷乱地急冲而来。

    别看刘雄所部连同诸羌部落兵马加起来足足是幽州骑军的三倍有余,可一来彼此间的单兵战斗力以及战术素养相差悬殊,二来么,联军仓促间陆续发起的冲锋零散不堪,根本无法体现出兵力上的绝对优势,结果么自然不会有丝毫的意外,十数拨骑军集群无一能挡得住幽州铁骑的穿凿,仅仅只一个照面的对冲而已,联军便已彻底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再难有甚抵抗之力。

    “大都督快看,前头那拨步军中有人举了白旗!”

    随着联军骑军的彻底溃散,张横所部仓促组成的圆阵便已暴露了出来,就在张郃准备率部绕阵一周,以寻找破阵机会之际,冷不丁却听紧随在身后的亲卫统领突然高呼了一嗓子。

    “嗯?吹号,传令下去:先不理会敌军圆阵,各部以营为单位,即刻散开,四下围歼残敌,不降者,杀无赦!”

    尽管暂时无法确定那拨敌军的投降是真是假,然则张郃也自不是太在意,毕竟周边大多是平地,就算那拨敌军步卒是假投降,也断然躲不过己方骑军的追杀,在这等情形下,暂时搁置不理无疑是最佳之选择。

    “降者不杀,顽抗者死……”

    张郃的命令一下,紧随其后的一名号手立马便吹响了号角,很快,九千幽州铁骑便即分成了九队,迅速地拉成了一张大网,四下拦截那些胡乱逃窜的溃兵,劝降之声此起彼伏地响个不停间,已然没了斗志的溃兵们一旦被围在网中,不是被杀当场,便是高高地举起了双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