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 曹休之死(二)
    “来啊,将这十五个弃袋而逃者拿下,砍了!”

    六十余步之距对于弓箭手来说,虽稍远了些,可到底还是在射程范围之内,加之又是居高临下,箭矢哪怕是飞行了如此长的距离,依旧有着不小的杀伤力,在二十余名战俘惨嚎着倒下之后,余下的近五百名曹军战俘立马全都乱哄哄地掉头向回逃,只可惜他们逃得过自家同僚的射杀,却躲不过在后督阵的幽州军将士之屠刀。

    “饶命,不要杀我,不要啊……”

    “饶命,我等愿再回去筑墙,饶命,饶命啊……”

    ……

    随着压阵的一名幽州军校尉一声令下,立马便有数十名幽州军督战队员一拥而上,将那十五个被点了名的曹军战俘揪出了人群,当即便吓得那十五名战俘面色煞白地狂嚷嚷了起来,可惜根本没啥卵用——被押解到此处的战俘都是经劝说还不肯加入幽州军的货色,于幽州军将士们而论,这些人都是曹营的死硬分子,没理由都该杀,更别说此际胆敢违背军令,众幽州军将士们下起刀来,自是不会有丝毫的含糊,很快,随着一阵短促的惨嚎声接连响起中,十五颗人头便已滚落在地。

    “尔等都给老子听好了,每人完成四次搬运,即可回营休整,若再有弃袋而逃的,一律杀无赦!”

    尽管是在废物利用,可说到底这些战俘都是壮汉,为避免逼得这帮家伙奋起反抗,负责带队的幽州军校尉还是很慷慨地给出了个限定性任务条件。

    血淋淋的十五颗人头就在眼前,滴血的屠刀又在身后,众曹军战俘们虽是胆战心惊不已,可终究没敢顽抗,不得已,只能按着幽州军校尉的命令,拼死搬运土袋上前,虽说有不少人惨死在了城头弓箭手的箭雨洗劫之下,可一通抢运下来,还是有四百出头的战俘最终完成了任务,对此结果,带队的幽州军校尉在表示满意的同时,也自不曾食言,当真让那些侥幸存活下来的曹军战俘们撤回了战俘营,当然了,筑墙行动并未就此结束,第二拨曹军战俘又被押了上来,照例执行筑墙行动。

    为了阻止幽州军这等抢筑行动,曹休也自不得不拼了,在箭雨覆盖没能吓退己方被俘袍泽的情况下,不得不连着发动了几次突袭,试图在抢回战俘的同时,破坏掉幽州军的抢筑,虽也曾得手了一两回,可更多的时候却是被在第三道土墙前后严阵以待的幽州军狠狠地杀得个大败亏输,有几次险些连城门都被幽州军给夺了下来,曹休最终不得不放弃了派兵出城突袭的战术,结果么自然不会有甚意外,仅仅五天时间而已,围绕潼关西城的厚实土墙赫然已被幽州军强行筑了起来,其高度最终竟比城头还略高出了一分。

    土墙虽已抢筑完成,然则张郃却并未急着发动总攻,而是又花了足足两天的时间对土墙进行完善,在与城头守军展开对射的同时,构筑了大量的投石机、弩车之战位掩体,并修筑了上墙的坡道,至八月初六日落时分,终于完成了总攻前一切准备。

    “参见大都督。”

    日头西沉,天已擦黑,闻知曹休有请,负责把守西门的原潼关西城守将赵迪匆匆便赶到了东城的城门楼中,一见得曹休面色凝重地端坐在文案后头,自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紧着便抢上了前去,恭谨万分地行了个礼。

    “嗯,庭芳(赵迪的字)可都瞧清了对面的土墙了么?”

    曹休虚抬了下手,示意赵迪免礼的同时,也自无甚寒暄之言,紧着便发问了一句道。

    “是。”

    对面的土墙是如此之高大,距城不过就六十五步左右而已,赵迪又怎可能会看不见,然则在不明白曹休此问的情况下,他却是没敢胡乱开口,仅仅只是恭谨地应了一声。

    “贼军土墙既已筑起,只怕明日一早便会发起强攻了,依庭芳看来,我军可还能守得住么?”

    见得赵迪如此之谨慎,曹休不禁便摇头苦笑了起来。

    “这……”

    赵迪倒是想说守得住,问题是这么个答案,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会儿除了支吾之外,还真就不知该说啥才好了的。

    “呵,守不住的,贼军器具犀利且多,我军地利既失,要想死守,实难矣,而今之计,唯有夜袭破敌,若能拿下贼军此道土墙,这仗还有得大,若是不能,只怕是玉石俱焚了的,吾意已决,凌晨时分率部夜袭,庭芳可坐镇城中,以为某之后援,生死存亡在此一搏了!”

    见得赵迪窘迫得无以复加,曹休也就没再出言追问于其,而是自失地一笑,腰腹一挺,就此起了身,按剑而立,声线暗哑地便下了个决断。

    “啊……,不可,大都督乃千金之躯,岂可冒此奇险,一旦稍有闪失,那……”

    这一听曹休打算亲自率部去夜袭土墙,赵迪顿时大吃了一惊,下意识地便要进谏上一番。

    “不冒险便是坐而待毙,冒险一击,或可还有一线生机,事已至此,某唯有冒死以报效朝廷了,庭芳不必再劝,且自守好城便是了。”

    夜袭固然是以弱胜强的妙策,可也不是万能的,前几日曹军便曾发起过几次夜袭,可惜在幽州军的严防死守下,几无所得,反倒是自家损失不小,曹休自己对今夜一战其实也没太多的信心与把握,问题是他不赌也是等死,与其坐而待毙,不如奋起一把,看能否搏出个缓冲来。

    “大都督既是决意要夜袭,那便由末将率部前去好了。”

    这一见劝不动曹休,赵迪也自无奈得很,只能是紧着便自请了一句道。

    “唔……”

    听得赵迪这般言语,曹休不由地便是一愣,显然对赵迪的统军能力并不是太放心。

    “末将甘当军令状,若不能拿下土墙,自当提头来见!”

    赵迪乃是陈留起兵的老将了,尽管统军能力只是一般般,官阶也不高,可对曹氏却是极其之忠心,此际见得曹休犹豫不决,立马紧着便是一个单膝点地,朗声表态了一番。

    “好,某便给尔五千劲卒,寅时正牌出城袭贼!”

    这一听赵迪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曹休也就没再多迟疑了,于伸手扶起赵迪的同时,慨然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