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九章 张郃抗命
    “大将军何故如此,某……”

    公孙明这等狂态一出,简雍脸色瞬间便被憋得个红里发紫,羞恼之余,心火也自不免便大起了,但见其一咬牙关,张口便欲指责公孙明的无礼。

    “嘿,战场上得不到的,尔安敢奢望从谈判桌上窃取,着实可笑之至,哼,每一寸江山、每一寸土地都是我幽州军上下用命换来的,就凭尔几句轻巧的废话便想夺走?妄想!回去告诉刘备,让他老老实实回新野去,再敢强自插手关中战事,来得怕是回不得了,滚罢!”

    公孙明之所以同意接见简雍,可不是真有心要与其扯淡的,更不是有甚和议之心思,根本目的就两个,一是坚定手下将士再战的勇气与决心,此无他,关中大战至今已持续了近四个月,战损破巨之余,军心士气难免有些疲了的,若不设法提振上一番,很难说会否出现不应有的麻烦,毫无疑问,简雍的到来,恰好能给手下将士们竖立起一个打击的靶子,同仇敌忾之下,提振士气自是不难,至于第二个目的么,那便是要借此机会,透露出称帝的意图,让众文武们都有个心理准备,很显然,几番应对下来,这两个目的都已是基本达成了的,在这等情况下,公孙明又哪还会再多跟简雍扯淡个没完,毫不客气地呵斥了其一通之后,便已是声色俱厉地下了逐客之令。

    “你……,公孙明,尔安敢如此猖獗,竟敢公然抗旨不尊,某便是拼得一死也不与尔甘休……”

    饶是简雍脸皮厚如城墙一般,可还是无法容忍这等被公孙明轻蔑驱逐之情形,大怒之余,当即便暴了,也不管帐中的幽州军文武如何怒目而视,癫狂无比地便咆哮了起来。

    “好胆,来啊,拖出去,重打三十军棍,轰出大营!”

    公孙明本来就对刘备的厚颜无耻极为的歪腻,对光会耍嘴皮子的简雍更是厌恶到了极点,这会儿一见简雍在那儿破口大骂,又哪会跟其有甚客气的,一拍文案,便已是冷声断喝了一嗓子,自有数名在帐中随侍的亲卫轰然应诺之余,一拥而上,架起简雍便往帐外拖了去,不多会,惨嚎之声便即在不远处狂响了起来。

    “主公,刘大耳狂悖无礼,当诛,末将请命为先锋,还请主公恩准!”

    “主公,刘备不过一插标卖首之徒而已,竟敢与曹贼沆瀣一气,是可忍孰不可忍!”

    “主公,令明所言甚是,我等大好男儿,岂可让刘备这等鼠辈欺上门来!”

    ……

    公孙明的激将之法果然管用,众文武们显然都被刘备的无耻行径给激怒了,伴随着简雍的惨嚎声,庞德等众文武们全都呼啦啦地抢到了文案前,七嘴八舌地嚷嚷着要兵进商县。

    “诸公之忠勇,某一向是知晓的,今,刘、曹二贼合流,背依武关天险而守,声势浩大,实劲敌也,不尽全力,难有破敌之可能,诸公各归本部后,先切实做好进兵之准备,将刘、曹二贼之妄想告知全军将士,待得儁乂攻陷了潼关西城,便是我军南下杀贼之日!”

    鼓舞士气是一回事,发兵商县又是另一回事,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公孙明也不敢真就这么冒失了去,此际面对着众文武们的群情激奋,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安抚罢了……

    “参见大都督!”

    潼关西城东门外的幽州军大营中,一身整齐甲胄的张郃正自眉头微皱地沉思着,冷不丁却听一阵沉重的脚步声响起中,副将柳齐已大踏步从帐外行了进来,冲着张郃便是拱手一礼。

    “静山(柳齐的字)来了,坐罢。”

    见得柳齐已至,张郃的眉头当即便是一扬,一摆手,面色凝重地便让了座。

    “大都督可是有心事么?”

    这一见张郃神情有异,方才刚落了座的柳齐忍不住便发问了一句道。

    “主公来了密信,着我等三日内拿下潼关西城,静山对此可有甚想法么?”

    张郃将柳齐从前线召回,本就是要与其商议时局的,此际听得其有问,张郃自不会有甚隐瞒,紧着便将公孙明的密令道了出来。

    “这……,若是不计代价,或许能成,只是伤亡恐是不低啊。”

    数日来,幽州军一直在按部就班地层层筑土墙推进,一开始的三道土墙因着距城远之故,倒是没受甚阻碍便已立起,可从第四道土墙开始,情况就截然不同了,守城的曹休所部不单不时地用守城弩轰击,更没少派兵突然袭击,死活不肯让幽州军在距城不足七十步之处垒起土墙来,两日里双方在此处反复争夺了十数回,尽管幽州军仗着兵力雄厚的优势,守住了土墙所在处,可垒墙的进程却是难免放缓了下来,照目下的进度来看,没个七八天的缠战,恐难有将土墙筑起之可能,正因为此,这一听密令要求三日便攻下潼关西城,柳齐的头登时便大了好几圈。

    “欲速则不达啊,伤亡过大,军心士气必遭重挫,纵使移军南下,怕也难有大作为,也罢,某这就上本主公,请求宽限些时日好了。”

    张郃能理解得了公孙明急欲拿下潼关西城之心情,此无他,哪怕大战折损不少,又被公孙明先后调走了近三万的步卒,可在大量的并州府兵补充进来后,麋集在潼关西城周边的幽州步骑依旧有着近六万之巨,但消能解决掉潼关西城之敌,便可将这股巨大的力量彻底解放出来,到那时,无论是投向长安方向,还是南下加入商县战场,都可一举打破均衡之势,问题是潼关西城并不是那么好打的,没有第四道土墙的掩护,正面强攻的话,不在城下丢上个万余人命,怕是根本无法撼动此城,而这,正是张郃的担忧之所在。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兹事体大,末将也联个名好了。”

    这一听张郃如此说法,柳齐的眉头不自觉地便是一皱,很明显地犹豫了一下之后,这才咬着牙提议了一句道。

    “嗯。”

    自幽州军崛起之日起,公孙明便是军中神一般的人物,其所下的决断还从不曾被下头的将领抗辩过,哪怕是张郃,在下定抗辩的决心时,也是犹豫再三的,而今见得柳齐竟能顶着天大的压力支持自己,张郃心中自不免便为之一暖,可也没甚多的言语,仅仅只是重重地颔了下首,便算是同意了柳齐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