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二章 洛南大战(一)
    “简雍在此,子奂兄还请出面一叙可好?”

    高览败退回洛南城后不多久,南面烟尘滚滚大起中,刘备与南阳太樊洪两部联军已然赶到,与夏侯惇、关羽等合兵一道,总兵力已然多达三万两千余之众,整齐列阵在洛南南城外,但并未急着发动攻击,但见简雍施施然地策马从中军行出,不紧不慢地便来到了城下,浑然没理会城头将士的剑拔弩张,冲着城头便是一拱手,朗声招呼了一嗓子。

    “何事?说!”

    高览受伤不轻,纵使军中郎中已是尽心为其处置了伤口,可身上的疼痛却并未有丝毫的缓解,然则为了鼓舞士气,高览依旧坚守在城门楼中,待得听闻简雍在城下呼喝,他本不待理会,可转念一想,能拖延一下敌军攻城的时间也是好事一桩,这便强撑着走到了城碟处,探出身子,声线冷厉地喝问了一句道。

    “子奂兄,一别经年,弟思念甚矣。”

    简雍与高览乃是同乡,往昔曾有旧交,自是清楚高览吃软不吃硬的性子,虽是前来劝降的,但却并未一上来便直奔主题,而是笑容满面地先寒暄了一番。

    “哼。”

    高览为人一向恩怨分明,于他而论,旧交归旧交,如今已成敌国,所谓的旧交根本不值一提,错非拖延时间之故,他压根儿就不打算露面的,又哪耐烦跟简雍有甚寒暄之言。

    “子奂兄乃忠良之人,何苦助纣为虐哉,今,我家刘皇叔已率军至此,城破已是难免,然,为我汉家百姓着想,实不愿行玉石俱焚之举措也,子奂兄何不顺天应人,高举义旗,尤不失为汉室重臣啊。”

    简雍就是一说客,脸皮厚实得跟城墙似的,又哪会在意高览的冷淡以对,但见其伸手捋了捋胸前的长须,满脸笑容地鼓动三寸不烂之舌,一派深明大义状地便瞎扯了一大通。

    “呵呵,你家刘大耳不是总说曹阿瞒名为汉相实则汉贼么,怎地如今又来助曹贼为虐了,自打耳光,着实可笑之至。”

    高览虽是欲拖延时间,却并不意味着他要卑躬屈膝,此际一听简雍满口扯淡话语,高览不由地便冷笑了起来,毫不客气地来了个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

    “子奂兄误会了,我家皇叔已奉天子诏令为雍州牧,此番兵进关中便是欲止干戈,还太平于关中百姓的,我家皇叔素来敬仰子奂兄之为人,愿以上将军待兄,还请子奂兄早作决断方好。”

    这一听高览当众讥讽刘大耳的无耻行径,饶是简雍脸皮厚,眼神里也自不免掠过了一丝尴尬,但这并不影响其继续蛊惑之能事。

    “尔且退去,容某思忖一二再说好了。”

    城中仅有五千不到的兵力,个中还有千余有伤在身,加之檑木滚石等常规防御武器皆未曾备好,此时若是城外敌军立刻发起强攻,守军还真就未见得能支撑上多久的,对此,高览自是心中有数得很,为稳住刘大耳,他自是不得不紧着耍上了一把缓兵之计。

    高览一敷衍完便即缩回了身去,倒不是他不想多跟简雍拉呱上一阵,而是身上的疼痛已到了极限,再多站上片刻便会暴露出虚弱的本质,为防城外敌军看破虚实,不得不紧着退回城门楼去。

    “子奂兄,子奂兄,唉……”

    对于高览这么句明显的敷衍之言,简雍自是大为的不满,本还想着再游说上一番,奈何高览已然避而不见了,无奈之余,简雍也只能是摇头叹息了一声,策马便赶回了中军处。

    “玄德公,某早说过了,高览那厮早已沉沦,断无可救药,与其浪费唇舌,不若即刻强攻,公不信,偏要一试,如今结果出来了,那狗贼根本没半点诚意,要取城还须得用强才是。”

    夏侯惇本来就不赞成刘备的劝降之举,此际一见简雍无功而返,心中的不满登时便憋不住了,还没等简雍回到中军,他便已是满脸阴霾之色地埋汰了刘备一通。

    “不教而诛,非礼也,罢了,高览既是执迷不悟,那便强攻好了,某自率本部攻南城,元让可率军攻东城,一体用力,当可及早破城而入,如此可成?”

    刘备本钱薄,自然是指望着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可惜没能奏效,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是无奈地准备强取了。

    “善!”

    尽管军中投石机等攻城利器极为的匮乏,可守城一方同样没太多的防御准备,自忖兵多的情况下,夏侯惇自是不会反对分头发起攻城之战,但听其朗声应诺之余,领着本部兵马以及樊洪所部便径直往东城而去了……

    “禀将军,贼军分兵了,曹军转去了东城,刘备所部依旧屯于城下,看样子是要发起攻击了。”

    尽管与简雍的扯淡不过只是片刻功夫而已,可有伤在身之下,高览还是不免有些撑不住了,这才刚回到城门楼中,便已是面色煞白地瘫软在了蒲团上,正自急喘不已间,却见孙方已大步从外行了进来,忧心忡忡地禀报了一句道。

    “嗯……,某自守南城,凛远(孙方的字)且率两千人马去守东城,人在城在,城破人亡!”

    信使虽已派出,可高览却不知道援军何时能至,心中无底之下,他也只能是做好了死战到底之决心了的。

    “末将遵命!”

    孙方同样不缺死战到底之血勇,紧着应诺之余,匆匆点齐了人马,便即沿着城墙一路向东城冲了去。

    “开始罢。”

    刘备的军略能力虽是平平,却也知晓洛南的重要性之所在,眼瞅着无法不战而屈人之兵,他自是不愿再多迁延,这都还没等夏侯惇所部完全转过墙角呢,就见其已是一挥手,声线冷硬地便下达了攻城之将令。

    “嘭、嘭、嘭……”

    受限于刘表的提防,刘备虽是竭力将兵马扩充到了一万五千之数,可装备却并不甚理想,弩车没几辆不说,投石机也就只有寥寥四十余架而已,饶是如此,齐齐发动起来的声势也自不小,但听机簧声大作间,一枚枚大小不一的石弹便已从军阵前列腾空而起,呼啸着便往城墙所在处砸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