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九章 意外变故(一)
    “主公,贼军营中火势如此之大,必不是失火所致,想来应是曹贼情急之下要焚营遁逃了,此,正是破贼之良机也,末将请命

    率部追击!”

    曹营的火势起得是如此之突兀与汹汹,幽州军众文武们自是立马都被惊动了,用不着公孙明着人去请,很快便全都汇集在了前

    营了望塔上,个中又数庞德性子最急,仅仅只扫了对面曹营的火势一眼,便已昂然抢了出来,朗声自请了一番。

    “主公,庞将军所言甚是,我等皆愿率部出营杀贼,还请主公恩准。”

    “主公,末将等都已待命一天了,您就下令罢。”

    ……

    今日之战虽是激烈,可仗基本上都是步军在扛着,骑军将领们根本就不曾捞到丝毫的出战机会,早就已是憋坏了的,而今一有

    了庞德的带头,达达尔古等一众骑军将领们又哪还能摁捺得住,呼啦啦地便全都跟着瞎咋呼了起来。

    “主公,贼军纵火焚营之举颇见蹊跷,时值暗夜,须防其中有诈,还请主公三思则个。”

    牵招并不清楚公孙明心中其实早有决断,此际见得诸将们纷纷闹腾着要战,可就稳不住神了,赶忙从旁抢出,朗声进谏了一句

    道。

    “子经所言甚是,曹阿瞒素性奸诈,此番撤军倒是不假,然,必有重重埋伏于途,敌情不明之下,我军若是穷追,难免遭敌暗算

    ,姑且任由曹阿瞒自以为得计上一阵好了,吾意已决:着司马懿率两万三千步卒并三千骑留守大营,阎行、牵招为其副,骑军

    各部即刻整顿兵马,随某出后营,天亮前务必赶到潼关东城。”

    既已判断出了曹军的真实动向,公孙明下起决断来,自是不会有丝毫的含糊,在嘉许了牵招几句之后,紧着便下了最后的决断

    ……

    “报,禀丞相,未发现有贼军向我骊山进发。”

    在玩了把疑兵之计后,曹操丝毫不敢大意,一夜急撤八十里,直到进抵骊山之后,方才止住了狂奔的脚步,紧着安排好了几处

    埋伏之余,又匆匆派出了大批的游骑去哨探幽州军之行踪,结果却愕然地发现公孙明居然不曾率部追击。

    “哦?再探!”

    前番曹军佯退之际,公孙明也同样不曾率部追杀,对此,曹操虽略有不解,却也不是太在意,随口吩咐了一句之后,便即将前

    来禀事的报马打发了开去。

    “不好,明公,公孙小儿应是率骑军走潼关东城赶去洛南了,事不宜迟,明公当须得尽快派兵去援,以防商县有失!”

    曹操话音方才刚落,站在一旁的贾诩却是突然变了脸色,紧着抢出之余,赶忙朗声提醒了一句道。

    “呃,好个奸诈的公孙小儿,快,公明、仲康,尔二人即刻率骑军赶赴商县,文达率本部兵马在此断后,其余各部随老夫为后援

    ,徐徐而动!”

    商县可是曹军的退路之所在,一旦被幽州军攻下,纵使武关能保得不失,曹军照样会被困在关中,这等后果可不是曹军所能承

    受之重,一念及此,曹操又怎敢有丝毫的懈怠,紧着便连下了数道将令……

    “呜,呜呜,呜呜……”

    辰时将尽,洛南南城外八里开外处的山弯后头突然扬起了一大股的烟尘,旋即便见大批曹军将士从山弯处冲出,一路狂奔着便

    向洛南城急赶而来,正自在城头上值守的幽州军哨兵们立马便被惊动了,刹那间,告急的号角声便即暴烈地狂响了起来。

    “怎么回事,快去看看。”

    城守府的大堂上,高览正与手下诸将商榷着进兵商县一事,冷不丁听得南城处号角声大作,眉眼登时便是一肃。

    “报,禀将军,贼军夏侯惇所部正向我洛南城冲来,兵马不知几许,距城已不足七里了。”

    听得高览声线不对,堂下随侍的亲卫自是不敢怠慢了去,轰然应诺之余,匆匆便奔出了城守府,不多会便见一名轮值军侯已匆

    匆赶到,冲着高览便是一躬身,紧着禀报了一句道。

    “嘿,手下败将还敢来送死,当真好胆,来人,传本将之令,全军集结备战!”

    这一听是昨日被杀得大败亏输的夏侯惇率部来犯,高览登时便不屑地骂了一嗓子,不以为意地便下了道将令,很快,随着城守

    府门口处的数面大鼓隆隆暴响不已间,高览所部近万步骑纷纷依令而动,整个洛南城中顿时便是好一派的兵荒马乱之景像。

    “全军止步,就地列阵!”

    曹军到得很快,一炷半香之后,便已赶到了离城不足一里之地,随着夏侯惇一声令下,九千步卒、两千骑兵便即就此停了下来

    ,乱糟糟地在城下拉开了阵型。

    “哈哈……一群溃卒而已,也敢前来邀战,当真不知死活,来啊,打开城门,诸军随本将出城破敌!”

    曹军兵马虽不算少,可大多数将士都是一派甲胄不齐的狼狈样,无疑都是昨日一战被击溃的那些残兵败将罢了,一见及此,高

    览又哪会将夏侯惇所部放在心上,哈哈大笑之余,紧着便下了道将令。

    “将军,不可,贼军甲胄不齐兀自敢来邀战,其中必然有诈啊,我军实不宜……”

    这一听高览要率部出战,副将孙轻之弟孙方可就沉不住气了,赶忙紧着便要进谏上一番。

    “无妨,尔率两千步卒在城上守御,某自挥军出城破敌便好!”

    高览心气正高,又哪肯听孙方之所劝,不等其将话说完,只见高览一挥手,面色肃然地便下了最后的决断,而后么,也没等孙

    方有甚表示,便已领着手下亲卫匆匆下了城头,须臾。便但听鼓声隆隆暴响不已间,紧闭着的两扇城门已轰然洞开,高览一马

    当先地冲出了城门洞,率部径直到了离曹军不足两百五十步的距离上,这才挥手止住了手下将士的奔行。

    “夏侯老儿,昨日饶了尔一条狗命,不思感恩,尤敢来犯,当真找死!”

    幽州军乃训练有素之师,布阵速度自是不慢,不过片刻功夫而已,便已在城下列好了迎战阵型,旋即便见高览跃马横枪地来到

    了两军阵前,用手中的精钢长枪一指对面的曹军阵列,声如雷震地便咆哮了一嗓子。

    “狗贼,老夫与尔誓不两立!”

    夏侯惇本就不是啥好脾气的主儿,这一听高览如此狂妄无礼,登时便怒了,但见其猛地一踢马腹,已是咆哮如雷般地纵马冲出

    了本阵,势若奔雷般地便向高览冲杀了过去。

    “枪下游魂,安敢猖獗,受死!”

    这一见夏侯惇冲速极快,高览也自不敢掉以轻心了去,一声断喝之下,也自紧着便是一个打马加速,毫不示弱地迎上了前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