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六章 决胜关中(十)
    “追兵?孝先老弟,我军沿途过处,多有谷道狭窄之所在,可否以其人之道反制其人之身?”

    这一听毛玠如此说法,李通不单不惊,反倒是就此起了倒算幽州军一把之心思。

    “若是旁的将领率部来追,倒是不妨将计就计上一番,可若是张郃其人亲自率部前来,某恐其会看破我军之谋算,一旦被敌大军缠住,战恐不利,稍有闪失,只怕函谷关都将难保,次元兄还请三思则个。”

    毛玠明显是不赞成李通的冒险行事的,此无他,曹军这一万余兵马已然是东都洛阳所能凑得出来的仅有之力量了,倘若全丢在了此处,整个东都便已是彻底放空了去,一旦幽州军顺势东进,不止是函谷关天险必将不保,东都洛阳只怕也会落入幽州军的掌控之中,真到那时,许都只怕都难有保全之可能,这等险,毛玠实在不敢去冒。

    “唔……,也罢,那就急撤好了,传令下去:后队变前军,火速撤回函谷关!”

    李通虽是心有不甘,可将毛玠所言细细地琢磨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没敢冒险行事,一声令下,率部便沿着谷道一路向东急撤了去。

    毛玠的预算还真就对了,就在曹军撤走之后不到半个时辰,张郃便已率五千精锐骑军以及一万步军高速赶到了战场,一路向东追击了一段之后,见无法追上高速撤退的曹军,不得已,只能是无奈地就此回转潼关西城去了……

    “报,禀丞相,不好了,夏侯将军于渡河之际遇袭,所部尽丧,贼军高览所部已趁势进占了洛南城。”

    郑县城外的激战依旧在持续着,哪怕是已然接到李堪兵败身亡的消息,曹操也自不曾下令收兵,自晨时起,到如今都已狂攻了近五个时辰了,前后投入的兵力也已多达近四万之数,战损已巨,饶是如此,曹操依旧还在咬牙坚持着,却不曾想一骑突然从西面疾驰而来,直抵中军处,这一见到曹操的面,就见那名浑身大汗淋漓的报马紧着便是一个滚鞍下了马背,冲着曹操便是单膝一点地,满脸惶恐之色地禀报了一句道。

    “什么?”

    对于李堪所部的败亡,曹操可以不在意,左右那支兵马并非曹营嫡系,加之其攻取华阴的战略意义说起来也并不甚大,只是起着诱使幽州军分兵的作用罢了,成固然大佳,不成也自不会影响到总体战局,可夏侯惇所部的覆灭就不是曹操所能承受之重了,道理很简单,丢了潼关东城之后,曹军已然无法从东都转运粮秣辎重,只能靠走南阳过武关这么条运输路线来勉强维持前线之军需,而今洛南这么一丢,粮道就随时可能被幽州军切断不说,更令曹操惊恐的是幽州军若是突然以一部兵马强袭武关,便可彻底封死曹军主力的退路,真到那时,坐困关中的曹军主力只怕真就要成瓮中之鳖了的。

    “禀丞相,夏侯将军于渡洛河之际遇贼军突袭,兵败……”

    见得曹操惊怒若此,前来禀事的报马明显是慌了神,赶忙紧着便要将先前所奏之事再度重复上一番。

    “好个细作,竟敢乔装来老夫面前散布谣言,当真贼胆包天,可恶!”

    没等那名报马将话说完,曹操突然双眼一瞪,纵马便冲将上去,手往腰间一抹,便已将佩剑抽在了手中,顺势一挥,剑光急速地便掠过了那名报马的咽喉。

    “呃呃……”

    倒霉的报马万万没想到曹操会突然下杀手,根本来不及躲闪,便已被曹操一剑切断了喉咙,鲜血狂喷之下,可怜的报马只来得及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咕噜声,很快便一头软到在了地上,手足胡乱地搐动了一阵,便即没了声息。

    “诸公,公孙小儿卑鄙无耻,似这般下作的谣言手段都敢公然使将出来,着实可恶至极,传令下去:着前军加大攻击力度,务必在日落前突进敌营!”

    报马所言当然不是谣言,这一点,其实曹操心里头敞亮得很,问题是目下战局已危,一旦消息传扬开去,后果实不堪设想,为稳住军心士气,曹操自是毫不犹豫地便将屎盆子扣在了公孙明的头上,至于那名倒霉的报马之性命么,曹操根本就不曾放在心上。

    曹操这等辟谣的手段虽是恶劣,可论及效果么,却是不差,至少在短时间里,“谣言”是不会就此扩散了去的,也不至于会影响到前军的疯狂攻击,当然了,要说鼓动效用么,也基本为零,师老兵疲的曹军前军早已没了甚斗志,哪怕后阵中战鼓隆隆暴响不已,可前军发起的攻势却是一浪低过一浪,根本无法奈何得了有若磐石一般的幽州军大营。

    “铛、铛铛……”

    戌时将至,天已擦黑,曹军后阵中终于响起了鸣金之声,本就已是困顿到了极点的曹军攻击部队当即便呼啦啦地全都撒腿往本阵处撤了去。

    “主公,贼军已疲,末将请命派骑军出营追击!”

    见得曹军要撤,司马懿自是不肯错过这等趁机破敌之良机,只是出于谨慎,他却是不敢僭越了去,但见其一旋身,冲着公孙明便是一躬,紧着出言请示了一句道。

    “不必了,曹贼今夜必会连夜撤军,且着各部抓紧时间休整,准备夜袭敌营!”

    尽管曹操在指挥作战上进退有据,似乎完全没受各路兵马惨败之影响,可这等故作姿态只能骗骗不明所以的曹军将士,却又哪能瞒得过公孙明的法眼,在已然料到曹操今夜必会遁逃的情况下,公孙明还真就不甚在意眼前这么一场小胜的——曹军前军虽是在急撤中,可其本阵处的防御并未有所放松,此际派出骑军前去追杀,所能击溃的也就只是曹军的前军而已,战果当真大不到哪去。

    “主公英明。”

    司马懿先前光顾着指挥防御作战,心思还真就不曾转到绸缪大局上来,而今一听公孙明这般说法,眼神陡然便是一亮,可也没甚多的言语,只称颂了一声,便即恭谦地退到一旁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