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五章 决胜关中(九)
    “孝先老弟既是看破了贼军之埋伏,想必已有了应对之良策,还请不吝赐教则个。”

    李通看了看险峻的山势,原本就煞白一片的脸色顿时便更惨淡了几分,显然心中正自后怕不已,当然了,后怕归后怕,重任在身之下,他还是没敢就这么掉头撤走,而是期颐着毛玠能想出个破敌妙招来。

    “次元兄明鉴,窃以为贼军既是伏兵于此,想必已然识破了我军袭取潼关东城之计划,在这等情形下,我军谋夺潼关东城已无可能,所能做的无外乎是予伏于此处的贼军一个教训罢了。”

    只一听李通这般问法,毛玠便知其心中还想着要按预定计划行事,眉头当即便不自觉地为之一皱。

    “这……,也罢,那就请孝先老弟多多费心好了。”

    这一听毛玠都已将话说到了这么个份上,李通也自无奈得很,不得已只能是退而求其次了的。

    “贼军伏于山上,我军若欲仰攻,战必不利,唯有以火攻之策破敌方是上策,次元兄可着前军逐次向前,以火箭抛射山林,中、后两军在此压阵,待得贼军溃逃,再以骑军从后袭杀,当可得一大胜。”

    见得李通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毛玠微皱着的眉头总算是平复了下去,但见其伸手一捋胸前的长须,不紧不慢地便给出了招火攻之谋划。

    “好,那就这么定了,来人,传令下去:前军稳步推进至老鸦岔脑处,以火箭抛射两旁山岭,待得火起后,再逐步向谷道内挺进,一旦贼军大举来袭,则尽速后撤,不可与敌缠斗!”

    李通乃老于战阵之人,一旦有所决断,行动起来自是不会有丝毫的含糊,但听其一声令下,其前军三千步卒便已开始了前移,缓缓向老鸦岔脑处逼将过去。

    “将军快看,消息树倒了!”

    老鸦岔脑左侧的山腰处,马岱正自面色凝重地盘坐在一颗大树下,冷不丁却听其身旁的一名亲卫突然低声惊呼了一嗓子。

    “好,快,传令下去:各部即刻进入战位,不得发出声响,违令者,斩!”

    这一听响动不对,马岱立马紧着便起了身,回头看了看山顶处事先立着的假树果然已经不见了,心中当即便滚过了一阵的激动之情绪。

    “嗖、嗖、嗖……”

    马岱显然是高兴得太早了些——曹军先头部队是来了,但却并未行进狭窄的谷道中,而是在谷口外便大肆往两侧的山腰抛射着火箭,烈日下失水严重的草木很快便被引燃了不少的火头,大火一起,便已顺着东风向西面蔓延将过去,如此一来,原本埋伏在两侧山腰处的幽州军将士们可就稳不住阵脚了,在大火的胁迫下,哪还顾得上甚将令不将令的,呼啦啦地便往西面狂撤不已。

    “该死,快,吹号,全军下山,都给老子冲出谷口,杀光贼子!”

    曹军的火箭攻势方才一发动,马岱便知己方的伏兵之计已然被对方看破,登时便急红了眼,但听其咆哮了一嗓子之后,紧着便从身旁的亲卫手中接过了马缰绳,一哈腰,就此翻身上了马背,顺势从得胜钩上取下了斩马大刀,呼啸着便率亲卫队冲下了山坡。

    “撤!”

    马岱的将令这么一下,凄厉的号角声顿时便暴然而响了起来,大批的幽州军步卒纷纷冲出了山林,呐喊着冲到了谷底,在马岱的统领下,急速地便向谷口处狂冲将过去,一见及此,曹军先锋大将李由自是不敢稍有大意,紧着便一拧马首,率部掉头便往本阵方向急撤了去。

    “弓箭手准备,六十五步抛射,放箭!”

    谷外两里不到处,李通早已率部待命多时了,这一见己方先头部队果然将幽州军伏兵引了出来,嘴角边当即便荡漾出了一丝狞笑,但见其一扬手,便已是中气十足地断喝了一嗓子。

    “嗖、嗖、嗖……”

    随着李通一声令下,密集排列的一千五百名曹军弓箭手们立马纷纷松开了扣在弦上的手指,刹那间,箭啸声大作中,一千五百支雕羽箭密集如蝗般从曹军阵列中腾空而起,在空中划出一道死亡的弧线,劈头盖脸地便扎进了狂奔而来的幽州军先头部队之中,只一瞬间,惨嚎声便即暴然狂响成了一片。

    “混蛋,该死的曹贼,撤,快撤!”

    马岱作战勇猛,每逢战事,总是冲锋在前,此际自然也不例外,也正因为他冲得极猛,几乎都已缀在了曹军先头部队的队尾,故而侥幸躲过了箭雨的洗劫,可待得见己方足足有三百余将士被生生射成了刺猬,马岱的心登时便虚了,哪敢再往前冲杀,赶忙一拧马首,怒骂了一声,率部掉头便要赶紧撤出这等险地。

    “弓箭手闪开,骑军听令:跟我来,杀贼,杀贼,杀贼!”

    见得马岱所部要逃,李通自是不肯善罢甘休,一声令下,率一千五百余骑就此发起了狂猛的冲锋,可怜幽州军此际正自乱得个不可开交,被曹军骑军这么一冲,当即便陷入了崩溃状态之中,大批的步卒不是死于刀枪之下,便是被乱蹄生生践踏而亡,死伤可谓是惨重得个无以复加!

    “鸣金,快鸣金!”

    大胜之际,李通自是恨不得率部就这么穷追着杀到潼关东城下,然则没等他率部冲进已然烟雾缭绕的山谷,毛玠已是紧急叫了停,刹那间,锣声便即暴然而响了起来,一闻及此,李通虽是不甘得很,可到底还是依令就此收了兵。

    “孝先老弟,我军大胜之际,正是取战功之良机也,为何在此时鸣金?”

    尽管依令收了兵,可这一见着毛玠的面,李通还是忍不住出言埋汰了一番。

    “次元兄,贼军伏兵虽已败走,其主力恐随后便会杀来,我军兵微将寡,实难抵敌之势大,此时不撤,却恐想走亦难了。”

    李通这等不甘之状一出,毛玠忍不住便苦笑了起来,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紧着便给出了个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