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四章 决胜关中(八)
    战争年月,丁点的闪失所带来的往往都是不可弥补之后果,这等后果也往往都是以生命作为代价的,很显然,渡口营地里的幽州军将士就正在为自己的疏忽大意付出血的代价——在关中军的狂猛攻击面前,毫无防备的幽州军将士根本不堪一击,瞬间便被杀得个落花流水,近五百的将士中,除了腿快的百余人从营后栅栏翻出,得以逃出生天外,余者不是横死当场便是成了关中军的俘虏。

    “快,冲过河去!”

    尽管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已顺利将幽州军的渡口营地拿下,可李堪却并不满足于此,但听其一声令下,率一万两千余步骑便冲上了浮桥,气势如虹般地便向对岸直冲了过去。

    华阴城虽是紧要之地,然夹在幽州两路大军之中,算得上是纵深腹地,故而守军其实并不甚多,原本有驻军五千,可随着战事的愈演愈烈,补充渠道不甚畅通的幽州军逐步消减了驻军的数量,如今就只剩下两千之数而已,个中五百兵力已在渡口营地中被关中军基本歼灭,在这等情形下,李堪自是不觉得己方有甚小心之必要,这一全军过了河,只略略调整了下队形,便即飞速向残破不堪的华阴城直冲而去。

    “呜,呜呜,呜呜……”

    华阴本就不是什么大城,时值战乱之际,周边村镇百姓能逃的早就逃光了,剩下逃不了的也基本上都被幽州军收拢进了城中,四乡八里尽是一派荒芜之景象,李堪所部冲将起来,自是毫无阻碍,顺遂无比地便冲到了离城不足三里之距上,只是到了此时,李堪的好运气显然是用光了的——但听一阵凄厉的号角声暴然而响中,城外左侧一处废弃的村庄内以及右边一处密林中突然各有一彪军疯狂冲出,左翼迭摩达,右翼马超,各统三千步骑。

    “该死,中计了,撤,快撤!”

    这一见左右两翼伏兵齐出,李堪顿时大吃了一惊,再一看跃马横枪而来的赫然是本该在灞桥大营的马超,心顿时便沉到了谷底,哪敢留下来迎战,一拧马首,高呼着便要掉头向回狂逃,这等反应不可谓不快,奈何先前关中军冲得实在太猛了些,此时要想掉头,又岂是件容易之事,饶是李堪都已是拼了命地打马加速了,可愣是被自家乱兵给缠住了,马速怎么也快不起来。

    “蟊贼,受死!”

    待得李堪好不容易从乱军中冲出,正自斜刺里打马要逃之际,马超已然快马杀到了近前,一声大吼之下,手中的虎头湛金枪已是狂猛无俦地挥击了出去,快若闪电般直取李堪的左肋。

    “啊呀呀……”

    李堪生平最憷的就是马超,此际见得马超挺枪攻来,心顿时便慌了,一声怪叫之下,拼尽全力地一横枪,试图架开马超的攻杀之势。

    “铛,噗嗤!”

    李堪得武艺本来就远不及马超,这会儿心慌意乱之下,出手更是没谱,一身的力量发挥不出七成,又哪能经得起马超的大力,但听一声脆响过后,李堪手中的长枪便已被震得飞上了半空,而马超的枪势不过只是微微一颤而已,这都还没等李堪作出调整,锋利的枪尖便已从其左肋刺入,又从腹部透了出去。

    “啊……”

    剧痛袭来之下,李堪忍不住便惨嚎了起来,空着的双手下意识地便往枪柄上扣了去,可惜没等他再有所动作,就听马超一个开声吐气之余,双臂猛然一用力,便已将李堪强行挑离了马背。

    “马超在此,尔等若不早降,这就是下场!”

    饶是李堪哀嚎得凄厉无比,可马超却无丝毫的恻隐之心,就这么双手一挺,已将串在枪尖上的李堪高高地举了起来。

    “将军饶命,我等愿降。”

    “饶命,我等降了,降了啊!”

    ……

    马超在关中人眼中本就是战神一般的存在,此际亲眼目睹了其将李堪挑在半空的霸猛,早已无丝毫士气可言的关中军将士哪还有甚战心,乱纷纷地全都跪满了一地,至于那些试图逃窜者么,又岂能快得过两路幽州铁骑的横扫绞杀,一场伏击战前后不过一炷半香的时间便已告了终了……

    “次元(李通的字)兄留步,次元兄留步!”

    从函谷关到潼关东城的谷道中,曹军李通所部正自一路急行不已间,一名中年文官突然策马从后队处疾驰到了中军,一边奔驰着,一边还惶急不已地呼喝着。

    “嗯?孝先,你这是……”

    听得身后响动不对,正自在中军处策马而行的李通赶忙勒住了座下的战马,回首一看,见匆匆赶来的人是东曹掾毛玠,不由地便是一愣。

    “次元兄,前方不远处便是老鸦岔脑了,前番我军便曾在那处遇伏,须得提防贼军故技重施啊。”

    毛玠并非军师,原本也不在出征的随军文官名录上,只是因着与李通旧交甚笃,这才跟着一道去袭取潼关东城的,正因为此,他与李通并非上下级的关系,说起话来,也就没甚太多的顾忌。

    “这……”

    李通光想着要趁幽州军不备之际奇袭潼关东城,还真就没想到己方是否会中伏一事,此际被毛玠这么一说,一时间还真就有些个反应不过来。

    “次元兄,你且仔细瞧瞧,那老鸦岔脑处是否有不少鸟儿在空中翱翔?”

    这一见李通兀自在那儿发愣不已,毛玠可就不免有些急了,赶忙紧着又出言提醒了一句道。

    “飞鸟?你是说……”

    听得毛玠这么一说,李通这才发现老鸦岔脑处在天空中翱翔的鸟儿未免太多了些,叫声也明显透着股不安与惶恐之意味,李通的脸色陡然便是一白,显然已想到了个中的关键之所在。

    “次元兄明白便好,那些鸟儿之所以乱飞乱鸣不已,无非是无法归巢之故罢了,足可见山峰两侧必有大批伏兵之存在,我军若是再贸然前行,必遭贼军之暗算啊。”

    事关重大,哪怕明知李通已然想到了关键处,可毛玠还是紧着便将蹊跷处道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